【七夕贺文】物尽其用

送给我的副队,亲爱的徐宏,七夕快乐啊 @快乐西瓜水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
徐宏被一群孩子堵在广场
“哥哥,买束花送女朋友吧!!!”徐宏看了看,是大捧用月季假扮的玫瑰花。
徐宏眯着眼睛摇摇手指
“可是哥哥的女朋友不在这座城市哦”

“啊,哥哥异地恋啊,那一定要时常关心你女朋友啊,否则她会喜欢上别人的!”抱着花的小大人很认真。
“对啊,喜欢他的人确实不少。”徐宏摸了摸小大人的头顶,“那你说,像今天这种日子,我该怎么哄哄他呢?”
“去见她!”一个小女孩抢着搭话,“要是哥哥的女朋友今天看见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徐宏请小朋友们吃了冰激凌“谢谢你们呀,那我现在就去找他。”

他去花店,别的都不要,包了大捧的向日...

2018-08-17

【情书九】无医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

杨锐病了的时候,刑警大队正好给他放了公休假。

徐宏想着杨锐确实身体不舒服有一段时间了,趁着放假,不如好好调理一下。拖着他去看中医。

前蛟龙突击队的队长坐的端端正正的让老中医把脉,企图装出一丝乖顺的表象,可惜老中医的手跟扫描仪似的,一搭脉就把杨队长努力维持的表象给翻了个底儿掉。

“年轻人,天天熬夜吧?”

算不上年轻人但只要加班就熬夜看卷宗,不加班的时候就抱着手机不到徐宏抢不肯安心睡觉的杨队长露出一个尴尬的笑。

“饮食不规律啊你这,油腻辛辣的吃得太多了。”

工作太忙来不及回家吃饭,警队要么肯德基德克士麻辣烫方便面,要么集体忙完了杀到大排档撸串的杨队长抠了抠头,...

2018-08-13

蛋疼

【老夫老夫,鸡飞狗跳】
庄羽说:无人机又被新来的小子弄坏了,真让人蛋疼。
徐宏说:羽毛啊,淡定,人新来的,学学也就会了。

陆琛说:医务室简直是闲到蛋疼。
徐宏说:那还不好吗,难道你盼着大家天天去医务室挂水你才开心啊?

李懂说:顾顺是蛋疼吗!老跟星哥炸刺!
徐宏说:嗯…懂啊,别说脏话。

佟莉说:张天德这蛋疼玩意儿,就不能大大方方表个白吗,扭扭捏捏藏着掖着算什么大老爷们。
徐宏说:额…小莉…额…

杨锐说:徐宏…我…
徐宏说:嗯,队长,怎么了?
杨锐【超小声】:我蛋疼。

徐宏看一眼捂着下身的杨锐,赶紧把人扶到床边坐下。"怎么了这是?"
杨锐疼的冷汗往下滴,不停的吸气,话都说不利索了。
"...

2018-08-10

【情书八】明天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

【杨锐】
高舰长说:杨锐是最让人放心的

关于这一点,杨锐他老子和军区大院的其他领导们表示

放心个屁!

老早老早杨锐他们家还没从大院儿搬到别墅区的时候,隔壁王政委养了几只兔子打算过年吃,四五岁的杨锐偷偷给兔子为大葱,兔子夺门而逃,逮谁咬谁

后来周参谋在自家屋顶弄了个鸽子笼养鸽子,杨锐带着一群熊孩子往鸽子头上撒尿结果被鸽子围攻,险些断了后,不过现在好像也差不多就是了

再后来他想尝尝燕窝,捅了李师长檐下的燕子窝,结果一出门就能看见燕子屎的日子过了大半个月。

大院儿的诸位领导几乎每天都能看见杨司令拎着扫帚追杨锐。
"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

2018-08-09

【情书七】出现在我面前的你

【甜饼甜饼是个甜饼】


徐宏因为任务时不听命令私自行动受伤不是一次两次了,天知道杨锐每次看着他拆弹的时候心都恨不得能跳出来,面儿上却只能持枪警卫,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旁。

至少要死一起死。杨锐这么安慰着自己,每次都是。


可真的等到事情走到这一步的时候,突发因素却往往让他没办法守着徐宏。人质需要转移,受伤的兄弟需要掩护,杨锐不得不放任徐宏一个人拆弹。他相信徐宏,但他没料到的是,那堆尸体下,还藏着一个没死透的恐怖分子。精疲力竭瘫在地上的徐宏突然蹦起来抱住他的一瞬间,枪响的声音太近又太远。杨锐把恐怖分子的前胸打成了筛子,抱起徐宏就往安全地带冲,陆琛想把徐宏接过来放到...

2018-08-05

杨队长的直男浪漫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迟到的八一贺文,我昨天犯懒了对不起哈哈哈,我肯定还会继续懒下去的哦也~

“起床。”杨锐推推徐宏,把他埋到被子里的脑袋挖出来。

“我的生物钟告诉我,远不到该起床的时间。”徐宏翻了个身,用被子裹住杨锐。

“不到时间也该起了,今天八一,说好了去看升旗的。”杨锐在被子下手脚并用的折腾着。

“那你叫我起床能不能温柔点。”徐宏眯着眼睛苦着脸。

“得了吧,就你这非暴力不合作的,我温柔点能叫到10点都不一定能把你喊起来。”杨锐嗤之以鼻。他家小朋友这赖床的功力也不知道谁给惯出来的,诚然徐宏没有起床气,但杨锐觉得叫徐宏起床的人肯定会被气出起床气就是了。...


2018-08-02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昨天脑子不合适,今天发个小甜饼补偿一下大家。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不是农民设定,只是我们杨队的个人爱好啦~~~~看到最后有惊喜哈哈哈把自己搭进去的队长了解一下。

杨锐挑的房子带着一小片花园,春夏两季总是种着些时鲜蔬菜,徐宏喜欢在阳台摆一把椅子抱着布袋看杨锐带着帽子在地里忙活。

 

他从不插手帮忙,一是因为确实不会,二是杨锐负责种,他负责洗来吃。分工明确。

 

春天杨锐压了草莓苗,夏天徐宏就叼着甜滋滋的草莓,用舌尖压烂了再带着草莓的汁水去吻杨锐的唇。

 

春天杨锐种了荷兰豆,入暑后徐宏就抱着盆子在廊下细细洗过,把翠绿的豆子播出来,抬手喂...

2018-07-30

我还是很喜欢你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

很多年后,徐宏在家里浇花,看着杨锐热得从进门就一路走一路脱衣服,进浴室的时候脱得只剩一条平角裤。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徐宏把杨锐汗湿的衣服捡起来,推开浴室的门把它们扔到洗衣机里。旁边杨锐赤条条的给自己打沐浴露。

徐宏问他:“给你放个水你泡泡?”

杨锐洗着头眼睛进了点儿泡沫,闭着眼睛仰着头伸手捉他:“晚上了的吧,晚上一起洗。我这会儿就有汗,冲冲就成。”

徐宏主动把胳膊递到他手里,拿过毛巾替他擦着迷了眼的泡沫。

“行,那你洗着,我花还没浇完呢。”

“嗯嗯,别忘了给我的菜也浇个水。”
杨锐放开他,兀自洗头去了。

杨锐洗完才发现一路脱得畅快没带换洗衣服,想着反正...

2018-07-27

关于饮食

【老夫老夫,岁月静好】

徐宏是地道的北京人,不嗜辣,偏爱炸酱面
杨锐则是正经的成都人,不算无辣不欢,却也时常喜欢去吃个火锅,点特辣的汤底。

徐宏给杨锐做的第一顿饭,选择了在他看来辣到爆的水煮鱼。杨锐心疼的拉着徐宏切朝天椒被辣的火辣辣痛的手冲水敷冰袋,完了面不改色的把水煮鱼吃掉,嗯,汤也喝掉了。
徐宏用爪子抱着冰袋,看着杨锐喝水煮鱼的汤,觉得自己很失败。

杨锐专门找北京战友学了炸酱面,他第一次给徐宏做炸酱面徐宏就吃的很开心。杨锐往自己碗里拌两勺辣酱,笑着看徐宏呼哧呼哧的把脸埋进碗里。

成都盛产美食,杨妈妈总是喜欢寄各种各样的好吃的给他们,每次都叮嘱杨锐【哪个哪个要热着吃,你给徐宏用小火煎一下...

2018-07-25
1 / 6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