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德哈】我只是,在想你

甜饼一发完

双演员梗,ooc属于我,一切的问题都是我的锅···

这篇文写出来好久了,终于翻出来了···

德哈是我喜欢的第一对耽美cp,爱了很多年,也会一直爱下去。真的希望,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无论是不是巫师,他们都能幸福的在一起。


我只是在想你

阳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拱顶,被折射成了七彩的幻影。玫瑰线反射着点点微光,竟衬得这坟墓般死寂的教堂也有了那么一丝神秘、悠远的味道。

Draco独自站在圣坛边,那是这个教堂里唯一能被阳光照射到的地方。他就那么站着,安静的站着。铂金色的发丝服帖的束在脑后,略显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阳光洒落在他身上,空气中的纤尘在阳光下如同一个个闪着微光的精灵。它们在Draco身边飞舞着、环绕着,落在他铂金色的发上,落在他弧线优美的唇上,落在他一尘不染的白色西服上。Draco就这么站着,安静的站着,如同坠落人间的精灵王子,只是那么安静的站着,便衬出整个黑暗的人间。

睫毛轻颤,他迎着阳光睁开了眼睛。那双蓝灰色的眸子就如同深不见底的海洋,盛满了只消一眼便能让人沉溺的温柔。抬起手,覆上胸前的宝石领结,那是一颗颜色不怎么纯正的宝石,在阳光下正炫耀似的折射出翡翠般的透明绿意,却掺了一丝幽蓝的光。并不算上等的品质,当初母亲甚至觉得用这颗宝石会有损Malfoy家族的身份。但,确实是很美好的颜色,Draco心想,就和Harry的眼睛一样。就在领结的下方,有一枚用银丝穿起的戒指,正安安稳稳的挂在Draco的脖子上,藏在一尘不染的衬衣下,靠近心脏的地方。轻轻用力,指尖便衬出了戒指的大概形状。那是三天前和Harry一起挑的戒指,Draco还清楚的记得Harry兴高采烈的样子。可现在……Draco苦笑着将左手伸至面前,恐怕几分钟后这只手就要戴上与他人约定一身的誓言。他将手放回胸前,牢牢地压住那枚戒指,像是一松手戒指就会消失似的。他狠狠地压着那戒指,同时抬头望向那黑压压的人群,寻找着。圣坛下的座位上坐满了人,却独自没有那人的身影。失望的收回目光,又突然抬起头,望向坐在第一排的父亲。年迈却依旧威严的铂金贵族迎上了儿子的目光,微微转了转自己的手杖,一丝无奈又极尽嘲讽的笑爬上了Draco的嘴角,他把目光投向了缓缓开启的教堂大门。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纯血的、贵族的命运?

 厚重的大门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缓缓打开,阳光争先恐后的涌进来,却只能照亮门口的红毯。痴迷地看向不远处的光明,Draco多想看到Harry从那片阳光中向自己走来,可结果偏偏不是这样。手指依旧压在胸口,他笑得有些无奈,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定数,朝他走来的注定不是他的爱人,而是他的,新娘。

身披白沙的新娘由她父亲挽着,一步步走向圣坛,逐渐从阳光中的两个黑点扩大成了两个模糊的人形。

婚纱的后摆托在红毯上,将洒落满地的玫瑰花瓣收入裙摆,一并带走。Draco厌恶地看了一眼不远处娇羞兴奋的女子,她金色的长发在脑后盘成精致的样式,眼睛是温暖的棕色。太温顺了,Draco心想,看起来一点个性都没有,简直像是排练过几千次似的。Draco想起了Harry那双翠色的眼睛,每一次眨动都灿若星辰;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迎着阳光的时候,那双眸子,盛着他的一生。

婚纱的下摆随着新娘的脚步而微微晃动,偶尔,漏出一小片缀钻的鞋尖。Draco不易觉察的皱了皱眉,那婚纱太白了,白的刺眼,他和Harry都是讨厌白色的。他还记得第一次和Harry对戏的时候,Harry望着他的眼睛,冷冷的拒绝他的邀请,“不了,我想我分得清好坏”。虽然知道那只是在演戏,但是Harry当时的语气还是让他很不舒服。事后他有问过Harry为什么语气中会透出那么浓的嫌恶,Harry笑着回答:“因为你的衣服啊,我不太喜欢白色的衣服呢,太没个性了。”好像是从那天开始,他就再没穿过白色的衣服了,后来实拍的时候,也是换上了黑色的长袍。看看自己身上的白色礼服,Draco的嘴角掠过一丝嘲讽的笑,自己讨厌白色,似乎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新娘紧紧挽住自己父亲的手臂,微笑着缓缓前进。哼,肯定又是个娇小姐,Draco不屑地想。Harry就不会这样,那家伙,可是倔强到丝毫不肯让别人为自己担心的人。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拍爆破戏,Harry看着挂在头顶不远处的炸药,吓得脸色苍白,却硬和导演拍胸脯保证:“我没问题,你放心吧!”唉,他怎么能放心的下,那家伙明明就害怕的连声音都变了,还那么逞强。Draco记得自己和导演争了半天,最后导演让步了,那场戏是Harry和他一起拍摄的。镜头里是他们在爆炸中毫不畏惧的神情,近乎完美的冷静,镜头外却是在他的掌中,Harry颤抖的双手。

红毯并不很长,新娘已经快走到圣坛下了,Draco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微 的睫毛下,那双牛奶巧克力似的眼睛,他不禁有些痴了。那是一个月前吧,那天Harry叉着腰站在厨房门口冲着正在看电视的他大喊:“Draco,我宣布,厨房今天归我所有,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进来!”他头也不回的答道:“遵命,王子殿下,不过我能不能问一句,您打算做些什么呢?”Harry一边系着围裙一边回答:“巧克力!”“啪”的一声,厨房的门被重重关上了。Draco从沙发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上了楼。很快,他抱着一堆东西下楼来到厨房门口,将小型灭火器放到门口,把牛奶巧克力和湿毛巾放在餐桌上,然后开始给Dam联系牙医。刚放下电话便听见一声尖叫,拎起灭火器冲进厨房,把Draco从炉灶前拉开,熟练地灭了窜起的火苗,把锅里那奇形怪状的东西转移到水池里,然后拉着Draco到餐桌旁坐下,看着她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和自己抱怨那个锅子有多不听话。帮Draco擦了擦沾满巧克力的嘴角,顺便温柔地告诉她,由于刚才吃了太多的巧克力,所以明天他们需要去看看牙医,顺带取消了晚餐后的甜点。回忆着Harry当时的惨叫,Draco无奈却温柔地笑笑,那是第十七次Draco为了巧克力而“霸占”厨房,不过就是为了能吃到他藏起来的牛奶巧克力而已,那家伙就不能把过程弄得简单些吗?再说了,他之所以把巧克力藏起来还不是怕他吃坏了牙齿吗?明明害怕牙医,还每次都吃那么多……

神父轻咳着提醒走神的准新郎,Draco抬起眼,看着几步之外的新娘,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眼中闪烁的光,笑的有些无力,这样的眉眼,大约是Harry喜欢的吧。

那天他刚刚走进书房,看见Harry慌乱的藏着什么。那也是Harry第一次在戏外拒绝他的要求,他想看看Harry藏起了什么。Draco微笑着揉乱Harry的头发,取走他桌上空了的咖啡杯。Draco不会说他在那张慌乱之间揉皱的纸上看见了Harry的笔迹:“亲爱的,虽然很迟了,但是我还是想说一句,我···”

“我,我怎样呢?”Draco没有问,也不会问。他不是没想过,如果有一天Harry爱上别的人,他该怎么办。只是,能不提的话,他会选择装傻。只要不点破,Harry还是会陪在自己身边的,不是么?他自欺欺人的微笑着,嘴角优雅地翘起15度,体面的贵族假笑。

那天晚上,接到朋友通知的Draco,把Harry从酒吧拖回家。距离不算远,Draco便没有开车。Harry的体温熨在他背上。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继续多久。

他不是没想过,如果Harry有一天想要逃离他的掌控,如果Harry开始厌恶他的保护,如果···如果Harry有了自己想守护的人,那他该怎么办。他不是没想过。Harry趴在他背上安静的像只小猫,手臂无意识地收紧,手掌轻握,是他一贯的睡姿。Draco不用回头就能想象到Harry浅浅的酒窝,温暖的笑意。他有太多话想说给这个人听,却不知从何说起。

新娘已经走到了Draco 面前,Draco脸上的温柔微笑还来不及收回,他从新娘父亲的手杖接过那只戴着蕾丝手套的手——他未来妻子的手。指尖轻触的那瞬间,Draco的脸上已经成了贵族式的假笑。牧师问着那些可笑的问题,Draco机械的点头,完全不知道那些句子是什么意思,他在寻找着,寻找着那个更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可结果,还是让他失望了。牧师还在说些什么,可他根本听不懂,也听不见……

抬起头,阳光刺入他眼中蓝灰色的海洋,波涛汹涌,却最终变成一片死寂。他对着阳光张开了嘴,听见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说:“Yes , I do.”

“卡”,坐在摄影机后面的导演大喊,“这段演的不错,今天就拍到这里吧,各组收工。”Draco转身走到站在摄影机旁的Harry,“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脸不高兴?”

Harry转过身,背对着Draco,“你,是不是……”

“怎么了?”

“你,你”Harry突然转回身瞪着Draco,脸色泛红,“你为什么刚才拍戏的时候对着那个女人笑得那么温柔啊!”Draco笑了,他拉住Harry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将自家炸毛的小猫拥入怀中。

“我只是,在想你。”

   


评论(1)

热度(47)

  1. 红茶杯与苦咖啡钢铁侠的咖啡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