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盾铁】托尼对史蒂夫说了1000次我爱你,第999次他得到了回应

妖娆的猪肘子:


*被官方大糖砸晕的我今天还是处于羊癫疯状态,我爱的CP天下第一!


*彩蛋比正文还要长的蛇精病文,傻白甜预警,OOC预警,高糖预警!不喜勿点,谢谢!


*脑洞来自 @TYY是傲娇怎么办 以及感谢 @maybe罐头__RDJ是信仰 帮我扩梗,你们都是小天使(手动比哈特


±±±±±±±±±±


(1)


史蒂夫后来回想起来,其实托尼第一次对他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时,并不全是漫不经心的随口胡说。


彼时他们跟外星生物的激烈战斗刚刚结束,史蒂夫狼狈的跪坐在一块还算平整的混凝土废墟上,身边横七竖八散落着满地怪兽的残骸,他的盾牌还插在一个怪兽的胸口没有拔出来。


托尼半垂着眼皮靠在史蒂夫怀里,头发乱糟糟的,左边颧骨是大片的淤青,鼻梁上有一道很深的口子,血迹已经凝固。


“嗨托尼,跟我说话,就,随便说点什么都行,你要努力保持清醒,我知道你做得到这个。”史蒂夫试图用手压住托尼腹部那个狰狞的贯穿伤,温热的血正从托尼的黑色打底衫下滴滴答答的渗透出来,快速濡湿了史蒂夫的战斗服。


“跟你……说话……保持清醒……我可以做到这个的。”托尼配合的轻声重复史蒂夫的话,脸色灰白。


“你会没事的,托尼。”余光看到在浩克暴躁的清理出一大片空地后,直升机缓缓降落在远处,史蒂夫松了一口气。


“我很好……要是我能忽略掉这该死的头晕和恶心的话,”托尼费力的喘气,“如果我今天挂了,我想让你知道……我已经原谅你了史蒂夫……”


“我做了什么需要你的原谅,”史蒂夫看见有人跳下直升机从机舱里拖出来一辆医疗推车,“早上我不该阻止你空着肚子喝第三杯浓咖啡?还是早餐时强迫你吃掉了面包片里夹着的生菜叶?”他温柔的握了握托尼冰凉的手指,“还有,我就在这里你不会挂的,天才。”


“……我都要死了你就不能顺着我一次吗?”托尼艰难的翻了个白眼——做出那个平时简单的小表情现在对他来说有点困难,失血过多导致他的眼神开始涣散,视线变得模模糊糊的,“毕竟人人都爱美国队长……瞧,我就要说出来了,这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好吧如果我挂了……史蒂夫,我希望你知道这个,”他轻轻动了动被史蒂夫拢在掌心里的手指,歪着嘴角露出一个典型的斯塔克式笑容,“没错,像他们一样……我爱你。”


史蒂夫愣住了。他不确定怀里这个浑身是血的小胡子男人现在的大脑是否还保持着一贯的清醒。


挪了下屁股,大腿上不舒服的黏腻的潮湿感让史蒂夫忽然剧烈的心慌起来,“我说过你不会死的,”他粗暴的打断托尼,把对方的手更紧的攥住,“现在就急着宣读遗言还太早了!”


“嗯哼……钢铁侠总是有计划的……如果我侥幸没挂的话,老冰棍,”虚弱的男人被扣上氧气罩前,挣扎着用很严厉的语气说,“那么……刚才的遗言全部作废,一切还是照旧!”


“你神志不清了,托尼。”史蒂夫皱着眉把托尼抱上了手推车。


(2)


事实上,史蒂夫很快就听到了托尼在清醒状态下对他说的第二句,和第三句“我爱你”。


史蒂夫端着餐盘推开房门,托尼一手撑着床一手捂着肚子,弓着背站在床前。


“老天,班纳说你还不能下地活动,”史蒂夫快步走过去扶住托尼的腰,“我就是去给你煮了个粥而已,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回来再解决?”


“急事,非常非常非常急,”托尼笑嘻嘻的踢掉拖鞋坐回床上,“呣,我要尿尿。那么你打算怎么帮我解决这个生理问题?”他一本正经的问。


史蒂夫的脸一下涨得通红,掩饰的背过身把盘子放到床头柜上,“如果你不想让我给佩珀打电话把你重新押回医院,就给我乖乖的呆在床上——我是认真的托尼,”他掀开被子盖住托尼的腿,端起碗用勺子搅了搅热腾腾的粥,“还有,关于你的生理问题……我在的时候你才可以下床去撒尿。”


“美国队长不应该说出这种严重违背美国自由精神的屁话,”托尼伸长脖子看看碗里的麦片粥,嫌弃的扁着嘴抗议,“布鲁斯说我可以吃自己想吃的任何东西,草莓甜甜圈,双份芝士的巨无霸汉堡,加了巧克力碎的冰激凌,还有披萨和薯条……”


“你漏掉了你最爱的咖啡。”史蒂夫面无表情的补充,一边把托尼杵出被窝的光脚塞回被子里。


“你是故意气我的,史蒂夫。”托尼瞪着大眼睛露出一个被冒犯了的表情。


“呃,你用的什么牌子的睫毛膏?”史蒂夫好脾气的用勺子碰碰托尼的嘴唇。


“不好笑。”


“我可以考虑烤个蓝莓蛋糕给你,”史蒂夫妥协的叹了口气,“前提是你愉快的把这碗粥喝完。”


“成交!”托尼狡黠的挤挤眼,“我爱你的适时让步老顽固!”


史蒂夫不动声色的看着托尼愉快的喝完粥,顺便愉快的舔了舔碗底,最后顶着沾了一粒麦片的鼻子愉快的躺回被子里。


“等我醒来就可以看到我亲爱的蓝莓小蛋糕了,”他愉快的唠叨,“我爱小蛋糕。还有,我爱你甜心。”


(3)


史蒂夫把搅拌好的面糊推进烤箱,掏出一个小本子,认真的画下今天的第二颗小爱心,“贾维斯?你在吗?”


“随时为你服务,罗杰斯队长。”


(4)


“你终于来了史蒂夫,你再迟出现一分钟我就要尿在床上了!哦,我爱你,拯救了我内裤和床单的救世主!”


“我爱你大个子!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甜甜圈,虽然只有一个……你不知道我有多怀念这个!”


“你居然把笨笨带来了!嗨小家伙爸爸也想你,如果你能帮爸爸去厨房偷一杯咖啡上来的话爸爸会更爱你的……不不不史蒂夫,我就是说说而已!当然同时也……总之我爱你,你简直太贴心了!”


“你给我的新图纸配了色史蒂夫?我敢说这套盔甲如果穿出去一定会晃瞎所有反派的眼睛!卧槽,紫色的?你是认真的?我要代表神盾局说一句,我爱你美国队长——要知道不战而胜一直都是老卤蛋的终极梦想!”


…………


在养伤的一个月里,托尼一共对史蒂夫说了184次“我爱你”,史蒂夫的小本子上整整齐齐的排列着这些可爱的小红心。


(5)


托尼把护目镜推到额头上,回头看着窝在小沙发上画画的史蒂夫。


察觉到托尼的目光,金发青年抬起头回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其实不用每天都下来陪着我,”托尼靠着工作台耸耸肩,“呃,很无聊的。”


“并不,事实上我很喜欢呆在这里看你工作,”史蒂夫晃晃手里的素描簿,“想看看我刚完成的作品吗?”


托尼拖着脚步走过去坐在沙发扶手上。


画纸上是托尼拿着焊枪焊接盔甲手臂的背影,半弯着腰笼罩在一团明亮的电火花里,旁边是举着灭火器的小机械手臂。


“切,笨笨都比我占的画面要大!”托尼不满的撇嘴。


“如果你能安静的摆个姿势十分钟不动,我很愿意给你画一张正式的肖像画,”史蒂夫用铅笔敲了敲画纸上的笨笨,“这一点笨笨要比你有耐心多了。”


托尼翻了个白眼,“那还是算了,十分钟我可以做很多事,科学家的时间都是按秒收费的,”他仔细端详了一会那张画,“以你的视角看……我的屁股真有你画的这么翘?”


史蒂夫迅速阖上素描簿站起来,耳尖粉红,“我该去做饭了托尼,午饭想吃什么?”他走到玻璃门边回过头,“你会上来吃午饭吧?如果我做了你最喜欢的海鲜意面的话?”


“嗯哼,如果你不强迫我喝胡萝卜汁我会准时出现在餐桌边的,”托尼笑嘻嘻的冲着史蒂夫的后脑勺喊,“以我的视角看,你的屁股也很翘史蒂夫!我爱你,翘臀帅哥!”


玻璃门关闭之后,托尼沮丧的滚到沙发里。


“先生……”


“闭嘴贾维斯!让我自己呆一会……”托尼埋在沙发里的声音闷闷的,“我到底为什么要对着一坨榆木疙瘩施法?就是笨笨都要比他聪明!”


笨笨咯吱咯吱滑过来,起劲的用一块油腻腻的抹布蹭托尼的鞋,蹭完鞋面又蹭鞋底。


“多少次了贾维斯?”托尼无精打采的翻了个身。


“519次,先生。按照您的计划,第520次您应该是在床上对罗杰斯队长说的。您的原话是——”电子AI直接播放了一段托尼的音频:


【我相信不必等到我说第520次他就会回应我,即使我说了第520次——那也一定是我们滚床单时的小情趣!贾维斯亲爱的,记得那天帮我订个餐厅庆祝一下!】


“谢谢补刀老伙计,”托尼咬牙切齿的坐起来,“你惹人讨厌的样子越来越像我了!”


“呃……多谢您的夸奖?”智能AI迟疑了一下不确定的回答。


(6)


托尼头重脚轻的走进公共休息室时,复仇者们正围着茶几玩纸牌游戏。


“吾友,来加入我们!”裸着上半身的索尔热情洋溢的发出邀请,“中庭娱乐真是博大精深,下次回去我要跟洛基一起玩这个甚是美妙的纸牌脱脱脱游戏!”


“游戏规则很简单,输的人要脱一件衣服以示惩罚,”克林特把洗好的牌码放在茶几中间,“有兴趣挑战下吗铁罐?”


托尼狐疑的转转眼珠,“队长居然会纵容你们玩这么下流的游戏?”


“那是因为队长掰手腕输给索尔了,赢家可以选择今晚的娱乐项目,”娜塔莎同情的看看兴致勃勃的金发雷神,“布鲁斯以为又会是拔锤子什么的——毕竟我们的王子对这个游戏一直都情有独钟,可是索尔说克林特教他的中庭飞行棋'甚为有趣'——所以,这个纸牌游戏其实是克林特代选的。”


索尔快乐的咧着大嘴,“吾友鹰之眼代选!”


“难怪只有你一个人被扒了衣服,”托尼环视了一圈衣着整齐的众人,“要玩就玩大的——现在游戏升级,输的人除了脱衣服还要喝酒……”


“托尼!你已经喝多了,”史蒂夫担忧的皱起眉毛,“这个规则对你不公平。”


“得了吧史蒂夫,我又不一定会输!”满身酒气的男人豪迈的挥了挥手,趔趄一下差点摔到纸牌里。


“铁罐威武!”克林特跃跃欲试,“铁罐霸气!”


布鲁斯和史蒂夫同时叹了口气。


(7)


托尼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醒来时有短暂的几分钟迷茫,他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大脑一片空白。


宿醉带来的头痛就像索尔正拿着锤子在拼命砸他的脑袋,“贾维斯?”他掀开被子看着自己身上扣得严严实实的睡衣,“昨晚纸牌游戏的大赢家是谁?”


“班纳博士。博士很快就掌握了纸牌的规律所以只输掉了一只拖鞋,罗曼诺夫特工除了拖鞋还输掉了她的丝巾,罗杰斯队长输掉了拖鞋和袜子,”智能管家停顿了一下,“您和奥丁森先生只剩下内裤时,罗杰斯队长强行终止了纸牌游戏。”


“我和傻大锤?!艹!”托尼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呣……那绝对是因为我到家时就已经喝醉了,不然我不会和大厦里智商最低的神并列最后一名的……”


“事实上您加入游戏时奥丁森先生就已经输掉了他的斗篷,外套和背心,先生,”贾维斯轻快的说,“不过奥丁森先生比您多穿了一条秋裤——穿秋裤真是个健康的好习惯。”


“……那肥啾?”托尼想了想,不死心的追问。


“显然巴顿特工对这个游戏非常精通,即使遇到班纳博士和罗曼诺夫特工这样强大的对手也只是稍落下风……”


“好吧停止讨论这个,就,说点别的贾维斯!”托尼闷闷不乐的用枕头压住脑袋。


“呃,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生您要先听哪个?”托尼觉得他的老管家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那就……好消息?我想?”


“罗杰斯队长在您即将耍酒疯脱掉最后一条内裤的前一秒,把您带离了公共休息室。”


“喂!做为绅士我是不会对着女士玩裸奔的!”托尼脑补了一下黑寡妇转着匕首的恐怖画面,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哆嗦,“老贾,记得提醒我送束花给史蒂夫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那坏消息呢?”


“第一个坏消息,您在电梯里还是裸奔了先生,罗杰斯队长不得不用他的格子衬衫把您包起来扛回房间。”


托尼崩溃的在枕头底下呻吟。


“第二个坏消息,罗杰斯队长给您穿睡衣时您吐了他一身,还试图强吻他。”


“我的天……把我的左轮手枪拿给我……”


“您没有左轮手枪,先生。以及最后一个坏消息,999次。”


“什么?!”生无可恋的小胡子男人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惊跳起来,“昨晚我去参加酒会前才用掉了第967次!不过是玩了个该死的纸牌脱脱脱就凭空消失了32个我爱你?!”


“电梯里7次,走廊里4次,房门口3次,罗杰斯队长帮您擦脸、换睡衣、盖被子时,分别5次9次3次。”


“还有一次哪去了?!”托尼愤怒的攥着拳头。


“罗杰斯队长离开房间在门口跟您道晚安时,1次。”电子AI干巴巴的回答。


托尼绝望的栽回床上,“我要孤独终老了贾维斯,”他充满悲伤的捂在床单里说,“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老伙计。”


“我会一直陪着您的,先生。”沉默了一会,“容我提醒,先生——您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托尼安静的趴着。


“先生?”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我把史蒂夫最高权限的口令修改成'我爱你托尼'的话……算不算是作弊?”他小心翼翼的问。


“…………”


(8)


史蒂夫回到大厦已经接近午夜了,他拎着盾牌走进电梯,头发灰噗噗的纠结在一起,战斗服的袖子撕裂了长长一道口子。


“贾维斯?托尼还好吧?”他的手指在楼层键板上犹豫不决。


“罗杰斯队长,先生中午就彻底清醒了,在实验室闹了一下午脾气。现在一个人在天台。”


“我……”史蒂夫皱着眉毛看看自己脏兮兮的制服,“贾维斯,送我去天台。”


托尼双手插在连帽衫的口袋里,脚前不足一英尺就是黑蘧蘧的夜空。


史蒂夫把盾牌靠在墙边慢慢走过去,跟托尼并排站在天台边缘。


“你看,曼哈顿居然有这么多盏灯,”托尼微侧了下头,“有一盏灯就会有一家人,父母,孩子们,或者还会有一条趴在沙发上吐着舌头的大金毛,”他被自己描述的场景感染到,快活的弯起嘴角,“做为超级英雄——能维护其中一盏照亮爱人们归家的灯,也很有成就感的。”


史蒂夫悄悄向托尼挪近一小步,“那正是你成为钢铁侠和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出任务的原因,托尼。”


两个人安静的俯视城市璀璨的夜景。


然后,“托尼……”  “史蒂夫……”他们同时开口,愣了一下又同时轻声笑起来。


“这个地方是你先占领的——你先说。”史蒂夫抱着胳膊碰碰托尼的肩膀。


“我只是心痛我的战斗服,”托尼的视线扫过史蒂夫撕破的袖子,“嗨大兵,你又毁了一套我熬夜升级的新制服,”他退后几步拉开和史蒂夫的距离,快速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灰头土脸的年轻男人,明显松了口气,“还好只有一只袖子废了,回头让布鲁斯给你补补还能凑合着穿——你知道博士除了摔神最擅长的就是针线活了。”


史蒂夫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蓝眼睛映着星光闪闪发亮。


“该你说了,大个子。”


“刚才我走上天台时,你的背影很……,”史蒂夫酝酿了一下,虚握着拳头放在嘴边略显窘迫的干咳,“……很好看。背景是纽约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它们拥抱着你,”他温柔的勾起嘴角,“我应该多欣赏一会的——你不知道那让我感觉多温暖,就像是……你也是融入其中的一盏灯。”


一盏指引我归家的灯,从容,执着,安心。史蒂夫想。


托尼歪着脑袋没说话,背着光史蒂夫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托尼,我是不是……说的太肉麻了?”史蒂夫忽然紧张起来,他左边胸口的皮肤好像挨着一块烧红的烙铁,连带着他的心脏也变得滚烫起来,“我吓到你了?听着托尼……”


“比起灯泡,我更倾向于自己是霓虹灯,”就在史蒂夫手心冒汗想要孤注一掷时,托尼语速极快的说,“密闭的玻璃管内充满了氖、氦、氩,灯管两端装有铜制的电极,引线接入电源电路,再配上一只高压变压器,将10~15kV的电压加在电极上——由于管内的气体是由无数分子构成的,在正常状态下分子与原子呈中性,在高电压作用下,少量自由电子向阳极运动,气体分子的急剧游离激发电子加速运动使管内气体导电,”托尼指了指远处五颜六色的霓虹广告牌,“于是,铛铛铛铛——我就发出了漂亮的辉光。那么你知道是什么决定霓虹灯颜色的吗史蒂夫?如果在淡黄色管内装氖气我就会发出金黄色的光,如果在无色透明管内装氖气我就会发出黄白色的光…… ”


“托尼!”最初的震惊过后,史蒂夫懊恼的打断对方喋喋不休的霓虹灯发光原理科普,“上帝,现在你成功吓到我了物理天才!”他用手压着自己的胸口,手指触摸到小本子长方形的轮廓——那里有999颗小红心正紧贴着他的心脏,“我穿着这件袖子废掉的又脏又破的战斗服,没有洗脸没有洗头也没有洗澡,不是来听你讲氖氦氩的。”


“是你先说我像灯的。”托尼无辜的瞪着大眼睛,揣在连帽兜里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


史蒂夫无奈的叹气,“好吧那是我的错,我不该说你像盏灯,”他停在托尼面前,深呼吸,“现在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托尼。”他把手探进制服的隐形拉链里,捏住画满爱心的小本子。


“……不!!我还没准备好看你36G的大奶子!!”


±±±±±±±±±±


彩蛋1


大盾与老贾


“贾维斯?你在吗?”


“随时为你服务,罗杰斯队长。”


“今天托尼对我说了两次我爱你——加上他前几天受伤时说的那次已经三次了。这太诡异了,虽然每次托尼都装作是随口一说,可是他瞒不了我——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贾维斯。”


“我很抱歉罗杰斯队长,我没有被授权随便在背后八卦先生的私事。除非……”


“除非……最高权限?咳咳咳,那么最高权限,贾维斯。”


智能管家直接投影出一段监控视频:公共休息室里,索尔跟克林特在悠闲的边聊天边玩飞行棋。镜头切换——托尼拎着咖啡杯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口。


彩蛋2


锤哥与肥啾


“王大锤,听说你跟你迪底马上就要举行诸神皇婚了?”


“吾友,你消息蛮灵通的。吾甚是期待。”


“有个傲娇又爱捅肾的王妃压力很大吧?喂,你特么怎么又把我的飞机撞回大本营了!”


“洛基是阿加神域最棒的魔法师!吾友,你撞了吾八次了!”


“话说,你们神域的魔法真的有那么牛掰?”


“然!吾能追到洛基全靠魔法使然,不过真爱还是先决条件。”


“说来听听!”


“只需对着心爱之人表白千次'吾爱你',若千次之内得到他的回应,便可厮守终生永不分离。哈哈哈吾友,此盘飞行之棋吾赢了!”


“……再来一盘!”


彩蛋3


妮妮与老贾


“贾维斯,你对阿加魔法了解多少?不不不,别给我朗读那些你从网络上搜集来的玄幻故事,朗读一向不是你的强项老伙计——如果你能试着朗读时声情并茂一些,或许我会耐着性子听几分钟。”


“那么我只能说我一无所知了,先生。顺便,您知道从理论上来讲我是做不到声情并茂的。”


“别顶嘴贾维斯。不过……既然连索尔都是真实存在的,神域魔法应该也有几分可信度吧?”


“先生,您想要对罗杰斯队长施法?”


“我又不是魔法师……再说一千遍实在太多了,我会记混的……”


“我可以帮您记录,先生。”


“可是……”


“我会守口如瓶的,先生,即使您的魔法失败也不会有人知道,我发誓一个字都不会透漏出去,您可以无条件相信我。”


“有你真好老伙计,我爱你贾维斯。”


“您的需求总是第一位的。以及,您不必对我施法,先生,我也爱您。”


“…………”


彩蛋4


大盾与妮妮与老贾


“贾维斯,你这个双料间谍!我要把你捐给基(河蟹)佬联谊会!”


“我坚决不同意,托尼。贾维斯是我见过最棒的智能管家。”


“谢谢您罗杰斯队长。”


“史蒂夫•罗杰斯!他跟我发过誓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结果在我说第三次我爱你时他就毫不犹豫的把我卖给你了!”


“事实上他做到了他向你保证的事,托尼——贾维斯只是给我看了索尔和克林特下棋的监控视频,关于那个魔法他确实一个字都没有跟我透漏。”


“谢谢您罗杰斯队长。”


“哈,现在让我们谈谈你史蒂夫!你在我说第三次时就知道这个魔法了,可是你特么一直憋到第999次才回应我!就,特么去拿你的盾牌,我们现在就打一架!!”


“托尼,我只是反应有点迟钝,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家暴我!而且,我是绝对不会动手打你的!”


“那我就单方面殴打你好了!贾维斯,把我的钢铁军团都牵出来溜溜!贾维斯?贾维斯?”


“先生,您确定要在您男朋友光着屁股的时候给他溜您的钢铁军团?特别是在您也光着屁股的情况下?”


“补充:而且是在我的老二还塞在你屁股里的情况下,亲爱的。顺便贾维斯,你真贴心。”


“谢谢您罗杰斯队长。”


“我的男朋友跟我的男管家狼狈为奸套路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托尼,你最清楚我只想跟你勾搭成奸。还有,我爱你。”


“罗杰斯队长,您今天一共对先生说了12次我爱你,加上之前说的367次,您还欠先生621次我爱你。”


“好吧老贾,你暂时不用去基(河蟹)佬联谊会了。”


“…………”


彩蛋5


基妹与锤哥


“魔法师都是阿斯加德的瑰宝。迪底是最棒的!”


“蠢货,你还真相信有那个傻不拉几的魔法?”


“我知道你是在故意捉弄我,可是事实证明那确实是个神奇的爱情魔法!我爱你,迪底!”


“亲爱的葛格,魔法总是千变万化的——现在你要说满一亿亿亿亿次我爱你,这个魔法才有可能变成现实。加油雷神先生!我先去统治下世界你慢慢说啊……靠,有本事你把这个死锤子从本王胸口拿开!!”


“不如……我统治世界你来统治我吧!不就是一亿亿亿亿次吗?大不了我每说一句话都说一次就是了。我爱你,迪底!”


“滚!蠢货!”


±±±±±±±±±±


完结!


碎碎念:


哈哈哈,老贾卖的一手好主人,罗师傅切开绝对是黑的,我铁就是个被套路的命!


PS:招募有志向的迷妹去向妮妮施法,有愿意同行的不?在线等,挺急的!


逗逼傻白甜,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