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今晚的夜空,是红色的

他曾经是我们所相信的一切

瓦坎达皇宫的某间客房内,有一群默不作声的人,以近乎呆滞的目光,盯着屏幕上转播的美国新闻。那个被称为钢铁侠的人,裹在一具残破不堪的盔甲里,面甲不知所踪,满脸血污。象征生命的反应堆黯淡无光,像个残破的布娃娃一样被幻视放在医院的病床上,被一群医生簇拥着推进了急救室。画面略过盯着仍旧弯着双臂愣神的幻视和瘫坐在手术室门口的红发CEO,最终定格成了钢铁侠紧闭的双眼,被血液黏成一簇簇的睫毛。

“据报道,stark集团旗下的医院正在全力抢救Tony stark,但情况不容乐观,stark集团CEO已从某国际机构联系联系到了再生仪,但出于某种原因,他的主治医生禁止使用这台仪器,一位军方高级人事向我们透露Tony Stark可能对再生仪创造的细胞产生排斥性,我们只能猜测,我们的英雄曾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受过太多的伤,在治疗过程中产生了某种抗体···到报道发出为止,仍未收到任何Mr. stark好转的信息···”

 

Clint看了看坐的像尊雕像一样的队长,突然开口“第几天了?”

“什么?”蚁人没听懂

“队长,你回来第几天了?”鹰眼冷静的可怕

Steve没有反应,他盯着屏幕,面无表情,还端着他刚进屋时,给Sam带的苏打水。

“第四天了”Wanda小声的回答。

谁都没看清clint是怎么移动的,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他冲到Steve面前,踹倒了在椅子上愣神的他,摸出配枪瞄准了Steve的太阳穴“我他妈问你你回来第几天了,Steve Rogers!”

金发男人倒地之后似乎终于有了身为美国队长的身体本能,他顺势往旁边侧滚了一下,右手反手摸上后背,空的。盾牌,早就不在那儿了。

“第四天了···从我回来算起”

前神盾局特工冷冷的瞄准着“所以说,铁罐在重伤昏迷,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在西伯利亚待了至少三天,且没有发出求救信号,所以直到今天才被幻视找到。队长,我没钢铁侠那么心慈手软。你最好告诉我,西伯利亚发生了什么。就凭现在的距离,我一枪就能让你失去反抗能力。”

Sam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完全摸不着头脑为什么鹰眼一瞬间像疯了一样“还能发生什么事,肯定是队长和钢铁侠打了一架呗,队长不也回来的挺狼狈的吗?”

“你以为凭他和那个冬兵,能把全副武装且能量充足的铁罐打成那样?还迫使他放弃呼救,躺在冰天雪地里等死?”

“Tony他,想杀死Bucky,我,我为了阻止他,破坏了他的反应堆。”Steve像是终于回忆起了一切,左手小指开始不自觉的抽搐,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

鹰眼看起来几乎想用手枪敲晕Steve,他不漏痕迹地做了个深呼吸,“为什么他想杀死冬兵?”

“因为···”

Steve的声音开始出现破绽,他讲出了那段视频,和西伯利亚的始末。

Clint关上了枪的保险,扔到一边。语调换成了低沉冷漠的任务款“知道么?Rogers,你是个蠢货,彻头彻尾的蠢货。想想看,Tony的盔甲到底能干些什么。还记得么,他身上的武器总威力相当于一个小型核武器库,如果他真的想,别说杀了冬兵,连你,也逃不出来。”

 

“如果他真的想···”Steve重复着,他觉得脑子根本不转了,“什么叫,如果他真的想?”

“意思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任何人的命。”国王陛下走进来,补上了clint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中,没说完的话。

 “Stark集团已经向瓦坎达请求了帮助,我们本来要求将他转移到瓦坎达进行治疗,但是幻视提供的身体报告显示,现在移动他绝不是个好主意。医疗队已经出发了,但愿我们赶得上。”年轻的国王叹了口气,看向Steve的眼神中满是不赞成。

“国王陛下,麻烦请您透露一下钢铁侠的具体伤势可以吗?”鹰眼把自己挺得像一块钢板。

“反应堆受损,他心脏附近的弹片失去了制约,四枚弹片侵入心脏周围的动脉,一枚弹片留在心脏瓣膜上,PTSD持续发作,长时间呼吸失衡,对神经系统和大脑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已经开始出现畏光症状,七十二小时的高寒气温下没有供暖和能力补给,部分脏器功能接近衰竭,头部重击造成···” T'Challa叹了口气,不忍心再说下去。“总之,他比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样子,还要糟得多。”

Steve脑子一片混乱,他以为···他以为会没事的,Tony那么聪明,他以为没事的。

Wanda发出一声啜泣。Clint用八级特工的身份进入了神盾的备用系统,调出钢铁侠的几套盔甲性能,把屏幕杵到Steve面前。

“这是铁罐前年的盔甲,Mark35。这套盔甲当时的性能已经可以抗衡你了。还记得么,你帮他做的测试。这一套,反浩克盔甲,面对狂躁的绿巨人,也不见的会占下风。”Clint的声音平板的听不出什么感情“这些都是他前年的作品了,去年他做出了反雷神装甲。以他的能力,你觉得他会没有准备对付超级士兵的装甲么?你觉得,他的盔甲,居然会被你们按着打毫无还手之力么?”

Steve咬着下唇不作声。

T'Challa想了想,还是开了口。“队长,我不得不告诉你,钢铁侠之所以去西伯利亚找你,是抱了和解的心思去的。而他为什么会和你们打起来,请你站在一个普通人类的角度考虑一下,你的父母在数年前死于非命,有一天你突然知道了他们是被人谋杀的,杀他们的人站在你面前,你会不会出手?”

“一具足以抗衡整只军队的钢铁盔甲,身上的武器足以毁掉一座城,而他却选择穿着盔甲肉搏。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他根本不是要置谁于死地,那只是一个普通人,想为自己死去的双亲,做点儿什么。如此而已。”

“而你,根本没有为他考虑过,你从来,不信任他。”弓箭手冷漠的补上一句。

 

Steve Rogers捏碎了手里的玻璃杯,玻璃划破掌心,血混着苏打水滴下来,打湿了白色的绒毛地毯。没有人在意这个,超级士兵,愈合不算什么难事。可是,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从生理角度来说,是个旧伤未愈,重伤连连的,普通人。

 

Steve张了张嘴,像条濒死的鱼。

 

Clint向国王请求援助,请求回到纽约,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但他坚持这么做。Sam和Wanda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了自己的房间。

 

Steve站在空空荡荡的房间里,站不住了就坐下来,坐不住了就靠在墙边上支撑着自己。他不能倒下来。他的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不笑,他就输了。

裤兜里装着他那枚老式电话。他就那么坐着,等着。

 

Clint连夜回了纽约,国王陛下送弓箭手离开之后,推开门看了他一眼,无声的掩上门,离开了。

 

第二天下午,Wanda泣不成声的推开了门,Sam没跟她一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绅士。他头上的心灵宝石闪着光,他径直走到Steve面前,甚至还对他欠了欠身,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听着有点失真,却又十分的熟悉。“队长,您好。我代表stark工业向您传达stark先生的遗物。请您收下这个,sir在遗嘱中注明,您是唯一有资格使用它的人。”

他双手递上星盾。上面还带着西伯利亚一战中,刮花的痕迹。

 

Steve颤抖着抬起头,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金发的男子露出温和的笑意,将盾放在他旁边的地上。后退两步向他鞠了个躬。“遗物转交完毕,Rogers先生,我的使命结束了,再见。”

再直起身是,西装三件套消失了,幻视的披风无风自动。他皱着眉,看向Steve,“你不像美国队长。我答应过stark先生不对你动手,所以,虽然我很想这么做,我也没办法违抗我的承诺。似乎在Jarvis还存在的时候,stark先生就设定了最高命令,不许做出威胁到美国队长生命的举动。很遗憾,这条指令仍旧在我的数据库里,所以,我没办法对你动手。”

 

幻视勾了勾唇角,“不过,pepper小姐让我给你带一句话,她说你知道这个就足够了。”

心灵宝石释放出全真模拟画面,那是一间病房。Pepper背对着镜头坐在,,声音很虚弱,也很平静。“我们失去他了。他曾经是我们所相信的一切。我们,终究还是失去他了。”

 

默默注视这一切的国王陛下叹了口气,看着Steve用颤抖的手掏出那个老旧的手机,开始一遍一遍的拨打着只听得到电话盲音的号码。

幻视在旁边静默的立着,半晌,他恢复了西装革履的样子,Steve听见电子管家熟悉的声音。“Anthony Edward Stark,于5个小时前,停止呼吸,抢救无效,确认死亡。”

 【电影系列写到Tony成为钢铁侠的历史卡住了,我总觉得不忍心写下去,我心疼我家铁罐···基本上每天挤牙膏了···唉···】

评论 ( 8 )
热度 ( 71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