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铁罐迷妹!!!
正副队女孩永不毕业!!!

【宏锐宏】第一封情书

第一封——外面风大,跟我回家

照常圈我家副队 @万花谷杂货商 
徐宏你听,杨锐说我们数1,2,3就闭眼睡觉好不好?

【退役后设定】

杨锐盯着代驾停车的时候在车库遇见一只猫,品相很是不错的乌云踏雪。金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杨锐看着,就想起徐宏的眼睛,恩,果然眼睛大的像铜铃这话是有真实依据的。

他在楼下绕着楼打转。这个点,徐宏大概还没睡吧。

杨锐身上带着酒气,今天重案组结了一桩大案,大家都松了口气。不知是谁提议去喝一杯,总之二十几号人呼啦啦的就去了。杨锐推不过喝了几杯,又加上精神放松了许多,便是来者不拒,碰杯就干,喝出了重案组组长的气派和风度。但是,这风度,岂是能带回家的么?

他想着找个地方哪怕先洗个澡再回家也行,结果没带身份证连个钟点房都开不了。

给陆琛打个电话去他家洗个澡会不会很奇怪?杨锐靠在车门上思考着。还是算了,庄羽肯定转头就问徐宏是不是家里停水了为啥要去他家洗澡,没准自己澡还没冲完,庄羽就能盛情邀请徐宏来家里做客顺便吃个夜宵再走。

杨锐第三次绕到楼下,期待着楼上的灯能灭掉,那样的话,再等一等,等徐宏睡着了,自己轻手轻脚的回去就行。

很遗憾,那灯亮着,明晃晃的。

 

杨锐想起来装修房子的时候,他看中了这个有三种灯光模式的顶灯,徐宏还嫌弃过,“队长,我们两糙老爷们,整个能照亮的就行了呗,你看这玻璃珠子水晶壁的,不符合我的气场啊。”

杨锐嘘他“你什么气场,劳动人民还是战斗民族?我给你整个矿工的头灯吧,你还能钻个矿井啥的,多符合你的气场。”

后来这灯一直是徐宏在收拾。又一次灯泡有一半都不亮了,整个客厅都是慵懒的暖黄色,配着浅紫的调子。别说杨锐了,徐宏每天回来都被这灯弄得昏昏欲睡。结果徐宏连续早睡了两天,晚归的杨锐又不舍得叫醒徐宏,杨锐的胃病被引出来了,这之后徐宏把所有的灯泡都换成白炽灯,陪着简洁穿插的水晶柱,一开灯屋里比白天都亮,放到夜里简直能照亮隔壁楼。

 

现在,客厅的灯就那么明晃晃的亮着,把抬头的杨锐纳进光里,杨锐往暗处缩了缩,好像这样就能防止徐宏发现他喝酒的事。

 

恩,徐宏不让杨锐喝酒。

当初服役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哪天会有任务,哪天就要端着枪瞄准谁的眉心。没法喝,也不敢喝。突击手,可不能手抖或是头昏,爆破手更不能。后来退役了,徐宏前半辈子都在跟死神打交道,累了。推掉了省警署市警局和几所警校的邀请,跟着杨锐安顿下来,开了家宠物店。每天晨起都要杨锐三催四请,轻声哄大声喊掀被子挠痒痒试个全套,最终把杨锐拉下来黏糊糊的接个早安吻才揉揉眼睛起床。杨锐被指名要到了重案组,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大约是把自家恋人从被子里挖起来去开店。

总之,工作也是一时紧张一时轻松,紧张的时候三四天不回家,方便面揉吧揉吧一天三餐一顿吃,轻松的时候,警局总有人招呼去喝点酒放松一下心情,转眼五六年。刚开始胃疼的时候杨锐靠着特种兵的素养忍着,也不当回事。后来,自己买了胃药有一顿没一顿的吃着,再后来直接止疼片了事。结果一次忙案子连轴转了七八天,还没等到回家,就捂着胃被警车从现场直接拉近了医院。

徐宏的爆发比胃病还严重。毕竟胃病只攒了五年,而徐宏因为杨锐不爱惜身体而积攒的怒气,大概有小二十年了。

杨锐现在想起来徐宏那次发火都心有余悸。

怎么说呢,平时徐宏皮一皮假装吃个醋,或者他什么地方不小心惹到徐宏,基本上都是奉行【没什么是亲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不过,喝酒这事,可能是杨锐把自己洗干净摆床上都不一定能解决的了得。

杨锐瞎想着,绕着楼下一圈一圈的溜达。起风了,夏夜的风鼓起他的警服短袖,他伸手压压刚刚喝酒时拉开了些的下摆,胃开始隐隐作痛。

摸出手机发现徐宏打了五个电话,他没勇气回,又不想对着徐宏扯谎,正想着,李懂打来了电话,顺手就接了。

“队长,你在哪儿呢?”

“我在楼下,怎么了?”

“副队打电话问你怎么还没回都问到我这儿来了,那你晚点儿上去吧,我刚刚跟副队说你在我家跟顾顺下棋呢。”

“恩,行。”杨锐又抬头看看灯。

“不过队长,你这个点不回去在楼下干啥?”

“额···我···我喝多了有点儿迷糊,找不着我家哪个单元了。”杨锐的瞎话张口就来。

“···队长,你家五十二号楼,没有单元,13层14号。”

“成成成我知道了。”

杨锐压了电话,找了个长椅坐下来压着胃,伸手摸着兜里的胃药,抬头看看灯,算了,吃了药回家跟徐宏认错吧。倒出两粒白色的药片,杨锐打算干吞。

一只手从旁边探过来握住他的手腕,把那两粒药捡回药瓶,肩上也多了一件薄外套。徐宏握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起来,替他拢了拢外套,叹口气。

“外面风大,跟我回家。”

 

杨锐一路任由徐宏拉着,徐宏的力气不大,反倒是他使劲的握着徐宏的手,生怕自不小心松了手,徐宏不会再牵过来。

进了门,徐宏去倒水,杨锐换了鞋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直到徐宏把胃药和温水塞进他手里,才忙不迭的把药咽下去。徐宏转身往卧室走,杨锐从背后拉住他。

一开始只是扯住袖子,然后勾起一根手指,试探性的拉住手,攀住胳膊,最后,从背后抱上去。徐宏静静的站着,什么也不说。

从杨锐第一次抬头看灯的时候,他就看见杨锐了。他知道杨锐今天结了一件大案,他也猜到杨锐肯定喝了些酒。但他没想到,杨锐会因为喝酒,不敢回家。

他看见杨锐在楼下饶了一圈又一圈,一次又一次的抬头看。他或许有气,但看见杨锐在夜风中伸手捂着胃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心疼了。

 

杨锐把额头抵在徐宏的脖子上,乖乖认错“对不起,我···就是今天突然放松下来,有点得意忘形了。”

杨锐还想说什么,但是徐宏转身把他圈进怀里。

他揉了揉杨锐的头发,把手放在背上安抚着胡思乱想把自己吓坏了的杨队长。

“好了,下不为例。今天放过你了。”

杨锐有点不相信自己这么容易逃过一劫。

徐宏放开他,推着他进房间。

夜里,徐宏在床头放一杯温水,吻吻杨锐的额头,叹口气,伸手去捏杨锐又瘦了些的脸。

“虽说是夏天,但夜里终究是有风的,傻乎乎的在外面转悠什么?钥匙落办公室了?”

“我想着,等你睡了再进来,你就没那么担心了。”

“杨锐,你是不是傻?你不回来,我怎么可能放心睡得着?”

“奥。”

“队长啊,外面风大,早点儿回家。”

【今天也很感谢能和大家一起喜欢正副队】

ps:大概会写很多这样的短片,所以开个tag #正副队情书,以后大概不会弄前文链接,大家想看的话,进tag就行。谢谢大家,今天也是不想毕业的正副girl。

评论 ( 27 )
热度 ( 85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