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今晚的夜空,是红色的

【告白】番外初吻

首先圈我家副队 @万花谷杂货商 ,被床封印也要写小甜饼~徐副队,家里糖罐子翻了

杨锐视角:杨锐不相信一见钟情

徐宏视角:徐宏不相信日久生情

【正文】

杨锐站在球场边看徐宏踢球,他看见了徐宏脸上带着点儿较劲儿的挫败表情,忍不住微笑。

徐宏表白完后低头跟他蹭着鼻尖,他脸红了半天只答出个“好”字,就在徐宏摸上他颈侧想更近一步的时候,宿舍门被砸的哐哐作响。

“副队,走啊踢球走啊!”罗星的大嗓门跟炸雷似的响,杨锐被惊得伸手去推徐宏的肩,毫无防备的徐宏撞到了上铺的床板,疼的立时叫了出来。

徐宏被罗星陆琛拖着去和二队踢球,陆琛一脸阳光的掰掰手腕,“敢在医疗兵爷爷头上动土,兔崽子们估计是皮痒了。”徐宏本着不是自己队的人,不坑白不坑的心态,打算放任陆琛去搞事情,正要拒绝,杨锐却从屋里出来了。

“呦,二队这挑衅挑到我们头上来了,走,队长带你们踹死他丫的。”杨锐耳朵上的红晕还没褪去,在旁边硬撑着摆出一副大哥大的姿态。

徐宏脸色复杂的看看他,扶了下额头跟罗星说自己稍迟点过去。

罗星和陆琛走后,徐宏把杨锐拉进宿舍按在门上,摸着他烧红的耳廓。“你想去,还是你想让我去?”

杨锐眼瞅着徐宏要突破安全距离,反客为主的一把抱住徐宏把下巴垫在他肩上。“我想一队赢。”

徐宏的献吻行动被第二次打断,但是主动投怀送抱的杨锐让他很满意。他揽上杨锐的细腰,把人往怀里按了按,低头往杨锐的颈窝里吹气。杨锐肩颈处的皮肤很少见到阳光,浅蜜色的皮肤,肉眼可见的覆上一层红。

徐宏故意把声音压得低沉,每个字都带着热气扑上杨锐好看的肌肉线条。

“遵命,我的队长。我的杨锐。”

 

等到杨锐差不多恢复到正常肤色溜达到球场时,徐宏已经带领一队进了一球,李懂带球左躲右闪,一个长传把球送到了陆琛脚下。然后,杨锐眼睁睁的看着陆琛···被埋了。

这是什么玩法?

二队的机枪手跑过去截球结果一不小心滑倒在陆琛身上,旁边二队的爆破手一看也扑了上去。庄羽过去想救陆琛但是和二队的狙击手撞到了一起压在了人堆儿上,罗星和石头抱着不能只有我们的人被压得心态跳到人堆儿上叠罗汉。陆琛被压得已经看不见了,李懂找了个机会把球踢给徐宏让他射门,徐宏正看着笑地前仰后合,就看见随着球一起扑过来的,还有一队和二队的一群小伙子。很明显,刚才叠过一次罗汉之后,他们的目标已经不是足球了。

徐宏只来得及护住头喊了句“别打脸!”就被二队的狙击手按倒变成了罗汉的底座。杨锐在场边看见徐宏刚开始还伸手扑腾扑腾,后来直接动也不动的装死,笑地眼泪都快出来了。

足球从人堆儿里滚了出来,一群大小伙子吼吼着去扑另一个被足球选中的幸运儿。杨锐分神想着,要是足球滚到舰长旁边,这群二货们有没有胆子砸上去。徐宏仰面躺在地上装尸体,杨锐笑盈盈的凑过去踢了踢他,“徐副队,还活着么?”

“恩,阎王说我阳寿未尽,给我放回来了。”徐宏捉住杨锐踢他的那只脚,扣着脚踝处的骨头摩挲。杨锐撤了脚喊他“起来啦,躺这儿日头那么晒,别待会儿他们再把球踢过来,我可不救你。”

徐宏躺在地上耍赖“伤筋动骨一百天啊队长,我刚刚被这么摧残完,你都不说拉我一把,还踢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你是不是想换副队,杨锐你不能这么过河拆桥···额···”

杨锐弯腰把手伸到他面前,笑地眼睛眯起来“那,拉你。”

徐宏握住那只手,感觉小了一圈儿的手被攥在自己掌心,突然就觉得夏日的阳光,晒得人也不是那么疼。他一使劲,把站着的杨锐拉了个趔趄,蹲在自己身旁。杨锐也不躲,就那么蹲着,蹲不住了就盘腿坐在徐宏旁边,用背替他挡着毒辣的太阳。

 

晚饭后,杨锐做桌前理着下个月的训练计划,徐宏从身后揉了揉他的短发,“杨锐啊,我们出去走走呗,我吃撑了需要消食。”

杨锐看看彻底黑透的天色,摸摸徐宏分明的腹肌,耸耸肩,同意了。

徐宏拉着杨锐一路往拉练的后山溜达,杨锐想着反正也没啥人能看见,就任由徐宏拉着。说是山,其实是个海拔还不到两百米的土坡,仗着沿海的湿热气候长了些树,平时用来罚训练不达标的队员绕着跑圈的,徐宏拉着杨锐爬到山顶,手心都出汗了也舍不得撒手。

山顶分分钟就到,徐宏拉着杨锐坐在细软的草地上,几百米外是营区的灯光。

徐宏垫着手躺下,给杨锐讲自己有一次躺在草坪上看星星,结果隔壁警犬队的黑背以为是伤员练习,跑过来照例查看自己的情况。搞得自己一睁眼,就看见黑背的血盆大口梗在眼前,吓得好一阵都没敢再往营区草坪上躺。

杨锐学着他的方式躺下来,舒服的伸展成一个大字。“我知道,警犬队小郭嘲笑了你好久,说堂堂蛟龙副队被一只两岁打的黑背吓得叫的跟个大姑娘一样,哈哈哈哈哈”。

杨锐笑不出来了,因为徐宏翻身压在了他身上。

徐宏压在杨锐上方,膝盖贴着杨锐大腿跪着,双手稳稳地撑在杨锐脸侧,缓缓贴近,嘴角带着愉快的笑。

杨锐感觉到徐宏带着夏日的风靠近,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唇。

徐宏下落的吻杨锐掌心,他大大的眼睛里盛满笑意,伸出舌尖舔着杨锐掌心的纹路。

“杨锐,这种时候,别破坏气氛行不行?”

他一把拉下杨锐的手,吻了上去。杨锐的唇很软,带着点蜂蜜水的甜。徐宏叼住下唇轻轻咬着,他修长的手指覆上杨锐的侧脸,低声提示着“张嘴。”

杨锐的牙关听话的打开,徐宏的舌舔了进去。轻轻扫过杨锐的舌面,带着力度贴上杨锐的口腔,再滑出来,舔过杨锐的唇角,带走一点杨锐来不及吞咽的津液。

徐宏伸手覆上杨锐的胸膛,摸着他飞快的心跳,再第二次凑上去品尝他的唇瓣之前,叼着杨锐的耳廓,舌尖舔过耳背,把小小的耳垂吸进嘴里,声音带着笑意落在杨锐的耳膜上。

“呼吸,杨锐。呼吸。”

从刚开始就害羞无措到闭气的杨锐一句话一个动作,听见徐宏的指令才想起来喘气。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吸刚一平稳,就被徐宏堵住唇抢夺来之不易的氧气。这一次,徐宏带着势在必得的气势,舌尖滑过杨锐口腔的每一处,挑起杨锐一动不动的舌,拉入口中含着吮吸。

 

杨锐伸手挡住眼睛,他觉得脸烫的快把自己烤熟了。远处营区的灯光照过来,徐宏黑白分明的眼映出自己的影子,这一切,都太过了。

 

徐宏满意的结束了这个吻,拉开他的手去吻紧闭的双眼,刀刻般的眉弓。

“睁眼,乖,看着我。”

杨锐红着脸摇头,徐宏便贴的更紧的抱上去。

“初吻?”徐宏去蹭杨锐的鼻尖,眼角,在他的脸上落下细碎的吻。这个人,真的是怎么爱都觉得不够。

杨锐不好意思回答,把头靠在徐宏肩上喘气,好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又不是小姑娘,干嘛这么矫情兮兮地害羞。他咬了徐宏的肩膀一口,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对啊,徐副队,该怎么补偿我?”

徐宏把杨锐拉起来抱紧怀里抵着额头“拿一辈子赔给你,好不好?”



评论 ( 13 )
热度 ( 61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