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铁罐迷妹!!!
正副队女孩永不毕业!!!

算不算爱?【徐宏视角】

双刃剑,也不能只有杨锐一个人受苦。
把徐副队写成了爱情的懦夫…重度ooc
【徐宏特别好,我这么写只是剧情需要。徐宏真的特别好。】

【杨锐篇】算不上爱

【王旭徐宏对手戏】


第三十七天。徐宏在日记上写下这个数字。今天,是他开始躲杨锐的第三十七天。
他被借调到二队是他主动要求的。因为他和杨锐的关系开始变得有些不同寻常了。
他越来越享受在人前牵着杨锐的手,逗得他脸色泛红,掀着眼皮不满的瞪他。杨锐比他矮一点,瞪他的时候喜欢咬住左边的下唇。可爱的像只猫。他趁着杨锐睡着的时候从上铺偷看过,那双唇瓣,薄一分显得薄情,厚一分显得欲重。左下唇上有一个小小的凹陷。是因为瞪自己才咬出来的。徐宏开心的想。自己是不是也算在杨锐身上留下了什么印记,还是嘴上。他喜滋滋的笑。对了,就是那个晚上。他从上铺翻下来蹲跪在杨锐床边。盯着那两瓣唇发呆。他越凑越近,温热的气息把杨锐扑醒了。杨锐迷迷糊糊睁眼看他。“唔···怎么了?”
徐宏慌不择言“我做噩梦了。”
杨锐往里面挪了挪“上来,我陪你。”
徐宏躺在下铺的床上,身体僵硬。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他旁边躺着的,是杨锐!杨锐困得睁不开眼,察觉到徐宏僵硬的躺着,主动靠过去捉他的手。“别怕,我在。”
那天晚上徐宏瞪着床板发了半晚上的呆。后半个晚上放弃挣扎的把睡熟的杨锐试探性的搂进怀里。杨锐比他矮几厘米,但是腰细骨架小,肌肉线条流畅匀称。抱在怀里,好像比自己小了整整一圈。睡熟的杨锐暖烘烘的,徐宏抱着抱着,忍不住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他睁大眼睛愣住了。唇还贴在杨锐的唇上,屏住呼吸连气都不敢出。他放开杨锐,起身出门。在宿舍楼道里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骂自己“混账。”
杨锐是他的好兄弟,好队长。他怎么能存了这种心思。他简直···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徐宏坐在宿舍楼道里吹着风。他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他怕站在杨锐旁边,会忍不住想亲他抱他。他怕一旦说出口,连朋友都做不成。
那,离杨锐远一点吧。
 
二队的工作很多。他又是新手。这些以往杨锐处理的轻松而又简单的事,他做的磕磕绊绊。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得靠挤。借着这个,他排开了自己和杨锐的作息时间。常常是他两点回去,对着杨锐的睡颜发呆。然后杨锐早晨六点起床的时候他装作睡熟,等杨锐离开了才起床出门。
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三十七天了。
 
他去政委那申请调换宿舍。或许再离杨锐远一点,再远一点。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看杨锐的眼睛。反正他也知道自己忙,那就再忙一点吧。
 
徐宏在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杨锐进来了。他没忍住摸了摸杨锐的头发。他有多少天,没这么明目张胆的看过杨锐了。杨锐扑倒他背上的时候,心脏跳动的极剧烈,他几乎有些害怕杨锐听见他如同战鼓般的心跳。他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杨锐走后,他坐在床上喘气。果然,杨锐。我还是得离你再远一点。现在,太奇怪了。
 
当天傍晚他看见杨锐抱着三队的一个兵往医务室走。心脏向被扯住了一样,一口气憋在胸膛,压得他难受极了。他几乎想冲上去扯开杨锐抱着那人的手,质问他你是我的!凭什么抱别人。
凭什么?徐宏,你凭什么这么做?凭你那点连说都不敢说出来的感情么?
徐宏对着自己苦笑。
他知道,有些事,要找杨锐说清楚。但每次他都推说,最近太忙。等几天,再等几天。
那天夜里,他盯着杨锐在甲板上跑了上百圈。等到杨锐回宿舍了,他走出来,缓缓的靠着门坐下。
杨锐,再等几天。我一定找你,把所有事都说清楚。
 
谁也没有想到,他没这个机会了。
 
“通知,蛟龙一队作战队长杨锐,请立即到简报室集合。”
“通知,蛟龙一队作战队长杨锐,请立即到简报室集合。”
 
徐宏知道杨锐受伤的时候,把手里的调令扯烂了。二队队长回来了。他的借调已经结束,手续办完就能回一队了。他想好了怎么跟杨锐坦白一切,坦白自己的懦弱,自己的愚蠢。也想好了如果杨锐同意或是不同意的种种结局。万没想过,如果杨锐不在了,他该怎么办。
 
他飞快地请了假,坐了能买到的第一班飞机去军区总院。见到了从ICU出来的杨锐。
还好,还赶得上。
他站在病床前,揶揄了半天,扯出一个笑。“队长,我回来了。”
杨锐波澜不惊“恩,小徐上周来看我的时候说过了。”
 
徐宏贪婪地看着杨锐,看到杨锐的眉头微微一皱,迅速恢复平静。他的队长,是最怕疼的啊。他连酒精擦拭伤口都会蜷着身子躲。现在几乎全身都是伤,却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徐宏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变了。
他伸手去扶杨锐,却被不着痕迹的躲开。
杨锐在说“欢迎回来。”
徐宏往后退了一小步,顺势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掩饰性的拿起一个苹果削着。刀尖几乎划过十指。
杨锐,再躲他。
他默默期盼着这个苹果削完之后,一切能恢复原状,他还是幼稚的将苹果递给杨锐,而杨锐会就着他的手咬住苹果,问他“徐副队,请问你今年几岁?”
 
杨锐侧头避过了那个苹果,看着他笑“徐副队,抓紧找个女朋友吧。我给你批恋爱申请。”
 
杨锐分明在笑。徐宏的整个世界,如同冰封。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