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不上爱

(窗户纸未捅破设定)

【徐宏篇】算不算爱

【王旭徐宏对手戏】

第三十天。杨锐在台历上打个勾。

他们,将近三十天没怎么说过话了。

徐宏被借调到二队当队长,已经三十七天了。虽然还是一个宿舍,但是徐宏最近忙的脚不沾地。训练赶不到一起,休息轮不到一起。他去政委那儿问过,也只说二队队长人还在医院,只能借徐宏先顶上,一时间事情太多,忙也是正常的。

杨锐尽量把自己的时间掰成两半花,用节省出的时间去帮徐宏。终究也是不够。徐宏回宿舍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有几个晚上直接歇在二队没回来。

杨锐十一点上床,等徐宏等到两点迷迷糊糊的睡着,四点突然想起来徐宏没回来,一抬头看见上铺没人,再从睡梦中惊醒。一夜无眠。

 

第四十天的时候,杨锐回到宿舍,意外的发现徐宏居然在。他快步上前抱了一下徐宏。徐宏摸了摸他的头顶,手下动作没停的收拾着东西。

“出差?”杨锐不理解。

“张队还得再医院躺两个月,二队不能没人。我这天天跑太浪费时间,跟舰长申请调宿舍了。先搬到二队那儿去。”

杨锐一个不察,被桌上的文件割破了手。

他迟疑的转过去看徐宏,“你真的要搬过去?”

“对啊。我报告都打了。”

“那···,你···算了。”

杨锐想问那我怎么办,你不要了吗。他问不出口。他凭什么?就凭一点似有若无的暧昧吗?就凭他以为的,他猜测的,感情么?

杨锐像以前只有他们两人时那样跳到徐宏背上,胳膊紧紧扣着徐宏的肩,温热的呼吸打在徐宏脖子里。“小没良心的,老队长说不要就不要。”

徐宏缩着脖子躲。“这不二队那边脱不开身么。”

杨锐的笑僵在脸上。徐宏在躲。徐宏并没否认。

他说不清是哪件事更让他难受,但是他的心脏揪的像早上没写好的报告,被揉成一团,展都展不开。

他讪笑着从徐宏背上下来。出门去了。既然到这份上了,你也不想留,索性别让我看着你走。

徐宏头也不抬的拾掇着。根本没察觉杨锐已经离开。

刚一出门,杨锐就被三队扯走去练搏击了。

他一向是教科书式的搏击者,面对凶猛的攻击还能游刃有余。

说实话,他也没心思打。徐宏刚刚,是真的在躲他。他已经开始排斥自己的接触了吗?

杨锐记得很清楚,他松开徐宏的时候,那人轻轻的松了口气。

他越想心思越重,手底下越来越没轻重,一个不防直接把三队狙击手的胳膊卸了。

听见一声痛呼杨锐才反应过来下手重了,连声说着对不起,给人把胳膊装回去,扶着去医务室。才走了两步,这倒霉孩子说刚刚练的时候脚崴了,杨锐看看这一歪一斜的,想也没想就把人抱起来大步流星的往医务室走。

医务室检查之后说脱臼的右胳膊倒是问题不大,就是今明两天不能活动,脚踝的扭伤严重些,杨锐自知理亏,主动把人背回去之后去食堂打饭给人送过去。

三队狙击手叫王旭,才23岁,笑起来带着少年气。

“小旭啊,你看真是对不起,我这刚刚走神了,下手重了。对不住。这两天你的饭我包了,你们队长那儿我说了,准你一天假。”杨锐带着饭盒回来,道着歉。

王旭见到杨锐就笑“嗨呀没事,杨队。训练嘛,难免磕磕碰碰的。问题不大。”

他刚打算吃饭又停住了,他伤的是右臂,这会子饭是没法喂嘴里了。要搁米饭他还能将就用左手,偏偏杨锐想着这小伙子是北方人,给整了一大碗炸酱面,王旭左手拿着筷子试图戳起来,失败。

杨锐拍了下额头。刚刚在食堂看见徐宏和二队的孩子谈心,打饭的时候尽顾着想徐宏了,失策。他任命的接过筷子,挑起一缕“来吧,老弟,我喂你。”

年轻些的士兵意味不明的看着他笑,凑过去开始享用晚饭。

照顾徐宏照顾习惯了,杨锐喂完饭下意识的拿了纸帮人擦嘴。两人都楞了,王旭先反应过来,笑眯眯的说“杨队,你这也太男友力爆棚了,谁嫁谁享福简直,我要是个姑娘肯定认定你了。”

杨锐听到谁嫁谁享福就想到徐宏刚刚躲他的样子,在心里苦笑,回他一句“怕是还没嫁呢就嫌我死板又无趣了。”

收拾完碗筷,杨锐想想到底人是自己伤的,还是照顾着些。便回宿舍取了文件拿到王旭宿舍写着。王旭宿舍的其他人都去晚训了,宿舍静的只能听得见杨锐笔尖划过稿纸的沙沙声。

王旭在床上无聊,就撑着脸看杨锐。

杨锐只当是狙击手职业病又犯了瞄人头玩。顾顺也经常盯着李懂一言不发,说是职业习惯。

杨锐终于写完一份报告,活动活动肩颈去够另一份。

他以为早就睡着了的狙击手突然出声

“锐哥,你可一点都不死板。相反,你有趣的很。”

杨锐心里乱着,没理他。正好三队其他人晚训回来了,便收拾好东西回了。

推开宿舍门,看着上铺光秃秃的床板才想到,徐宏已经搬走了。军官宿舍比其他宿舍略宽敞些,他以往会跟徐宏嘚瑟说正好种点菜,舰上缺蔬菜的时候还能给徐宏做碗汤打打牙祭。现在突然缺了一个人,倒是冷清。

不想在宿舍呆着,杨锐随手带上门,在甲板上漫无目的的逛着。

逛着逛着就觉得心口堵着什么,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他开始跑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五十圈···七十圈···九十圈···

身后没了熟悉的步子,怎么跑都觉得不习惯。杨锐觉得自己要跑废了。但是他停不下来。

不然他还能做什么呢?

回训练场?太晚了都关了。回办公室?工作全部结束了。回···回宿舍吗?还是算了。他想待在有点人气儿的地方。

他边跑便开始想,或许徐宏真的没那么需要自己。

反倒是自己,可能太依赖徐宏了。说到底,他也不知道徐宏对他到底是什么心思。

以后的路还不知道怎么走,或许,提前适应一下没有徐宏的日子,让自己有点心理准备,等到真有一天徐宏不需要自己了,想离开了,自己也能快点接受。

也许吧。

他从没想过徐宏会离开自己。从来都没有。

是时候想想了。

杨锐累瘫在床上的时候,看着天花板想。他把徐宏的上铺床板卸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防着政委给他送个其他的舍友过来,或许,只是想提醒自己,上铺没人了,别整天眼巴巴的等有人能在深夜轻手轻脚的开门,洗漱,和自己说晚安。

人家好好的,凭什么陪自己搭上一辈子。杨锐这么想着。

他想找个机会和徐宏聊聊,一直都想。以前一直找借口说徐宏没时间,下次,下次。

现在想来,只是自己不敢。

不确定,不自信,不敢说破。

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和徐宏说一说。

 

谁都没想到。杨锐,彻底没这个机会了。

 

“通知,蛟龙一队作战队长杨锐,请迅速到简报室报到。”

“通知,蛟龙一队作战队长杨锐,请迅速到简报室报到。”

“杨锐,一伙海盗正在我国南海边境出没。一艘商船遭到劫持,上有55名船员,已经成为人质。你带领蛟龙一队从侧面突击,务必保证将人质安全救出!”

“杨锐明白!”

 

任务很顺利。人质安全救出。杨锐略松了口气。你看,徐宏。没有你,我可以慢慢习惯没有你。

一名漏网的海盗藏在瑟瑟发抖的人质中间,拉响身上的手雷扔过来。杨锐扑倒身旁吓蒙了的人质。手雷的碎片扎进体内的时候,他安慰那名人质。“没事,我在。”

 

我是中国海军。我誓死捍卫中国人民共和国海洋主权完整。

我是中国海军。我的人民,由我护送回乡。

 

徐宏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周。杨锐已经从ICU挪到了普通病房。

 

他背上和腿上取出了21枚弹片。有4枚因为位置太危险,还不敢擅动。依旧待在他体内。和他的器官一起,共享着这位战士的血液。

徐宏站在床侧,半晌挤出一个笑。“队长,我回来了。”

杨锐看着他,扯出一个小小的笑,然后疼的眉头一皱。迅速平息下去。

曾经蹭破伤口连涂碘酒都疼的忍不住要躲的人,已经学会了如何忍住锥心的疼痛。摆出云淡风轻的笑容。

你不是该被困在我身边的人。用这种撒娇的手段来留你,我自己都觉得不屑。

 

“恩。小旭上周来看我的时候就说过了。”

杨锐用胳膊撑起自己。拒绝了徐宏搀扶的手,冷汗和伤口挣开的血液混合在背后。他不想躺着看徐宏,仿佛低了一等。就像这段不该有的感情没被斩断之前,彻夜不眠的自己。

“欢迎回来。”

徐宏拿起一个苹果帮他削着。杨锐看着自己胳膊上大小的伤口。有什么东西和弹片一起被取出去了。牵着皮肉连着筋骨,疼得他连喊出来额力气都没有。但是,取走之后,他轻松多了。由此看来,是不好的东西吧。或许,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罢。

场景熟悉的像是他们之前无数次任务结束之后的惯例。一人躺在床上休息,另一个人削个苹果。削完了横切一刀,带点儿幼稚的说“看,你的苹果上有小星星。”另一个就着递过来的手,一口咬住苹果,含糊不清的问“杨队长/ 徐副队,请问你今年几岁?”

徐宏把苹果递过去的时候,杨锐侧头避过。

“徐副队,抓紧找个女朋友吧。我给你批恋爱报告。”

杨锐分明在笑,可是徐宏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回不去了。

 

来自我家副队的生日点梗 @万花谷杂货商 

我发誓我真的是认真完成了学习任务才去写的文。

我家副队是藏兵阁阁主···怂···今天杨锐也没有要到抱抱

委屈,他现在都不吃醋的

请大家在评论区给我一个抱抱。安慰一下我哭唧唧。

评论 ( 53 )
热度 ( 49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