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等,我一定来【六】

是糖,以及,完结撒花。

送给我的副队。 @万花谷杂货商 

祝你生日快乐,要分三步走。

  1. 亲爱的,来日可期。(有图但只给我的副队看略略略)

  2. 亲口说一句生日快乐

    (一句生日快乐太短了,不够~)

  3. 你不用等,我一定来

前文回顾走这里

到了毕业的日子,杨锐说自己没什么需要卖的,他嫌麻烦,大部分都是能送就送。唯独把自己四年的学习笔记和用过的教辅一股脑的装箱扔到了徐宏宿舍。陆琛嘲笑他“学长,你当徐宏这儿是垃圾堆么。”徐宏拍了陆琛一巴掌,忍不住的笑。他自然知道杨锐的笔记对于一个语言专业学生的帮助,而更重要的是,那都是杨锐一笔一划写出来的。等杨锐读研之后两人见面的日子肯定是越来越少,但看看杨锐写过的字,或许也是一份安慰。

徐宏买了个书架,把杨锐的书放在最方便却最不显眼的地方,看着满架的书眯着眼笑。

5月中,徐宏和陆琛应邀去话剧社的学长学姐们办欢送会,杨锐不在。徐宏被指派去把杨锐当时带的头冠送到大学生活动中心。大活的负责人是个高高瘦瘦的憨厚男生,叫张天德。那人微笑着接待了他,并送他一块糖。“锐哥放在这儿的,你尝尝。”

徐宏含着糖块,凉凉的薄荷柠檬味化开来,像那天看完电影后的清风徐徐。

团委的老师来找徐宏商量,说看中他阳光向上的形象,请他参加毕业晚会,给学姐做舞伴。徐宏还没有想好怎么拒绝,团委就改了人选指名要李懂。李懂叹了口气穿好白衬衫出门练舞,临出门扔给他一个苹果。“呐,杨锐学长给的,分你一个。”

徐宏咬着苹果谢他救命之恩。苹果脆甜脆甜的,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那天圣诞节吃的苹果。也是李懂扔过来的,包着英文报纸,文艺的不像是街边大花大绿的手笔。

徐宏晚课下了之后被女生堵在门口递情书,看着眼中带着希冀的姑娘,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拒绝。杨慧端着奶茶自然而然的走过来塞给他一杯,把他推过去甜甜的笑“抱歉啊小学妹,这个人有主了。”

徐宏拿着奶茶扶额“谢谢学姐。”杨慧笑得很俏皮,“哎呀别谢我,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徐宏觉得一家人这个称谓很温暖。他想外国语学院果然是个大家庭。

体侧的时候徐宏跑完三千有点中暑,累的吐了一回,被陆琛拽着回宿舍的路上开始有点发烧开始犯迷糊。结果一觉睡醒发现自己躺在宿舍,换了干净的短袖,床头放着凉白开。

陆琛刚好进门,递给他两盒药。“杨队给的,他说了让我盯着你吃掉。”徐宏皱着眉喝了苦了吧唧的药,还没来得及抱怨陆琛就扔过来一小包糖雪球。徐宏往嘴里塞了两个,鼓着腮帮子像只松鼠一样道谢。陆琛随手拍了张照片,笑得意味深长“杨队买的,谢人家吧。”

学校开始招外语志愿者,徐宏凭着优秀的业务能力一路杀到最后。任务分配的时候却被名单遗漏了。他去学生会问问看有没有其他岗位缺人,正好遇见了来查岗的顾顺。顾顺看了看他的培训成绩,问他“外宾团缺个陪同记录,你要不要跟着?”徐宏欣然前往。不知是不是天公作美,他跟的那个团,是杨锐在做翻译。

会议结束后,杨锐在前方带着外宾,礼仪完备,口译工作准确清晰。徐宏偷偷拍了张照。跟顾顺发短信谢谢他。

徐宏不怎么能见到杨锐,但他觉得哪里都是杨锐的影子。

6月4号那天,很久没动静的戏剧社群突然有了消息,说是大四毕业前的最后一场演出,要求全体到场。徐宏想着肯定能见到杨锐了,扯着陆琛晚饭都没吃就冲过去了。一到就被抓着做苦力,布置会场。他一边干活一边找杨锐,没找到就跟陆琛抱怨“为什么一个演出会场要布置成蓝色?他以为这是干啥,多影响演出效果啊这乱七八糟的。”

陆琛正在给蓝白气球打气,嘴角抽了抽,问“你不是最喜欢蓝色的吗?”

徐宏嘴上没停“我喜不喜欢和这会场有啥关系,这就不该是这么布置,简简单单多好,这谁的主意啊到底。”

“杨锐的。”陆琛无力到。

徐宏沉默了。“奥,怪不得这么好看。清爽又干净。”

陆琛在心头骂着双标狗。不过他没敢说出来,徐宏正绑着气球,他怕徐宏直接用绑气球的鱼线勒死他。

徐宏最终还是见到杨锐了。就在他晃着两条长腿无聊到打算忽悠佟莉比腹肌的时候,杨锐出现在大活的两个LED屏上。

杨锐的照片被做成了电子相册,在大屏幕上一张纸的放着。在图书馆,在食堂,在操场,在学生会办公室,在后台,在领奖台上。杨锐随性的样子带着少年气,谦逊而又张狂。

但是,形单影只。

灯光突然按下来,杨锐坐在舞台的角落的高凳上,罗星在他背后弹着吉他。

他缓缓开口

The day we met   

Frozen I held my breath   

Right from the start   

I knew it I found a home for my   

Heart beats fast  

Colors and promises  

How to be brave  

How can I love when I'm afraid to fall

屏幕上换成了另一组照片,背景大同小异,主角却成了杨锐和徐宏。

在图书馆,杨锐扶着书架,徐宏在他身后抱着一摞书核实书单

在食堂,杨锐头也不抬的伸手,徐宏低头咬着菜把餐巾纸递到他手上

在操场,徐宏撑着膝盖低头喘气,杨锐拿着矿泉水在边上给他顺气

在学生会办公室,杨锐在低头写文件,徐宏在他左手边泡着咖啡

在后台,杨锐站在高台上低下头,徐宏抬着手帮他整理发冠

在领奖台上,徐宏意气风发,从杨锐手中接过属于自己的奖项

最后一张照片,是上次KTV的合影

照片上的杨锐敛了锋芒,揽着徐宏笑得温暖而嚣张,徐宏正给杨锐递着水,回头看着镜头笑得大眼睛眯起来,肩膀侧向杨锐的方向。

杨锐站起身,走到台前,带着徐宏喜欢的笑容,在光影的映衬下,带着朦胧的光。

“徐宏,遇到你之前,我以为一个人也就这么过,我可以肆意去拼去闯,但埋怨太苦太累的时候却也很多。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我感谢我拼过闯过,才能吸引到这么棒的你。”

“我喜欢你,徐宏。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可能是你进学生会的那天站在台上做自我介绍,可能是烧烤的那天你伸过来的指尖带着冰镇汽水的温度,可能是那天看电影我发现你离得太近时我脸在发烧,可能是从图书馆找不到你是我发现自己用了两个小时转遍教学楼只为了找你在哪间教室,可能是你晕在我面前时我被吓到屏住呼吸,可能是那天你在KTV门口等我是时候,我牵住你的手,发现十指紧扣的感觉很安心。”

“可能,只是因为当初你喊我低下头,那个瞬间,灯光细碎的映在你的眼。看起来,像是我的全世界。”

徐宏撩着衣服的手还愣在肚皮上,庄羽手疾眼快的一把扒拉下来,给他把衣服扯好。

杨锐走下来,走到徐宏身边。

“你说不用我等,你一定来。却不知道,我等你出现,等了22年。”

“我不用等,因为你一定会来?

我不必等,因为,你已经出现。”

杨锐站的笔直,背后是光影斑驳,暖色的灯光照着散落一地还没来得及挂起的气球,晃的徐宏眼睛痛。

“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杨锐伸出手,停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

徐宏听着他把疑问句说成肯定句,脑子里疯狂的过着这句话翻译成英语该是什么样子,却发现,怎么翻译,都抵不过简单的八个字。

他一把拉住杨锐,把头埋进杨锐怀里。

他何求有幸,爱上这么好的杨锐。何求有幸,被这么好的杨锐爱上。

“好。”他说。


【求小红心小蓝手还有可爱的小评论~~~~~~~~~】


评论 ( 20 )
热度 ( 51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