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盾铁/锤基】非你不可(接队3甜饼一发完)

所以啊,某个二战老兵要是再敢对不起妮妮…我们就…要不我就写篇文把他写成xwn?

孤光残影:

【盾铁/锤基】非你不可(接队3甜饼一发完)


 


(就是个霜铁闺蜜组一起互怼的段子……被可爱的小妹妹剪辑的视频激发的脑洞,么么哒@福华锤铁)


 


面对不请自来的客人,托尼起身走到吧台边拿起酒杯冲对方晃了晃,面带友善的微笑:


“威士忌?”


优雅地翘起长腿,神域二王子轻哼一声,满脸不屑:“任何中庭的酒对我来说都像水。”


“那咖啡如何,有今天早晨刚到的哥伦比亚咖啡豆。”


眉梢轻挑,美国首富对于挑剔的客人有着十足的耐心。不管怎么说,洛基是个聪明人,而恰好他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尽管这个聪明人几年前还把他从这个距离地面数百米的房间扔出去过。


“威士忌就可以。”想起被索尔强行推荐的那杯除了酸苦只有香醇值得回味的饮料,洛基决定还是喝酒。


将盛着琥珀色液体的酒杯递到洛基手里,托尼选择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毫无愧疚的将队友出卖:“如果你是来打探索尔的下落,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他在澳大利亚,下午我刚和班纳通过电话,他们在一起。”


洛基喝酒的节奏顿了一下,显然是听到班纳的名字让他想起了不怎么愉快的画面。托尼勾了下嘴角,不过至少他还记得低头掩饰,他可不想惹恼了这个面如冰霜的不速之客。


“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来找你。”邪神只当没看见对方戏谑的表情,他不是来叙旧的,“受人之托,来当个说客。”


托尼的表情略带吃惊:“请你当说客,对方承诺了你什么好处?继承阿斯加德的王位?”


“比起我能得到的好处,你的重点应该在你能得到的什么上面。”将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洛基支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小胡子男人,绿色的眸子犹如一潭毫无波澜的池水,“我得承认,你是能左右这个地球命运的人,所以,如果一定要说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那必定是为了我那个不长进的哥哥。”


“你这话毫无逻辑,即便是我能左右地球的命运,那和索尔有什么关系?”带着薄茧的指腹擦过唇边的胡茬,托尼意味深长地回望着洛基。


轻哼一声,洛基收敛起张扬的气息,沉声道:“灭霸的目标是这里,如果他来进犯地球,我哥哥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作为他的兄弟,我有义务阻止他因自己的鲁莽而送掉性命。”


“作为……兄弟?”托尼特意咬了一下“兄弟”的重音,然后轻啜了口杯中的美酒放松身体靠到沙发背上,“我可不觉得他整天追在你屁股后面‘弟弟’个不停是因为你们是‘兄弟’。”


“如果你一定要激怒我,我建议你还是找个人多的地方,单就你一个人而言,可不是我的对手。”洛基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但他的语气也说不上有多客气——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说那么明白有意思么?他可没一上来就戳托尼的痛脚,讨论关于“你男友和杀了你父母的发小一起痛揍你一顿”的话题。


耸了下肩膀,托尼眨着琥珀色的大眼睛说道:“我是觉得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你看啊,金发大胸的甜心似乎都是一个路数。”


点点头,洛基补充道:“脑袋里装的都是肌肉。”


两个人相视一笑,同时又为各自另一半的高颜值低情商在心底叹气。说到感情,他们都是付出更多的那一方,被伤害之后独自舔伤口的也是他们,单就这方面来说,他们确实有共同点。


“很高兴我们在这件事上能达成一致。”举起酒杯向邪神致敬,托尼深感自己能和一个外星人达成共识挺值得高兴,“所以你是给美国队长来当说客,试图说服我原谅他隐瞒我我父母的事情,不计前嫌张开臂膀迎接他回家?”


洛基坦言道:“你原不原谅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托尼被噎的一时接不上话。


“就算你现在想把他轰成渣我也没有意见,我也不在乎你受伤的心灵是否在滴血,我只是给你一个提醒,想要对付灭霸,凭你们这支零散的只剩半个队伍的复仇者联盟来说,实力相差的太过悬殊。”


“我们有幻视,有浩克。”


“打打小喽啰还行。”


“比如你?”


“你再当着我的面放肆,我就把你变成一只猫。”


“哦哦,小鹿斑比生气了。”


“琥珀眼,给你句忠告,你现在是孤家寡人。”


“这大厦里有几十套盔甲在待命。”


“你的反应堆已经摘除,操纵你一个人就等于操纵了那几十件盔甲。”


“你的权杖也没了,你想操纵我还得去把幻视脑袋上的精神宝石抠下来。”


“……”


“……”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紧张了起来,他们看着彼此坚定的眼神沉默了片刻,托尼首先笑出了声:“OK,放轻松,说正事。”


“好。”洛基点点头,“正事就是,你得暂时放下之前发生的事情,拿出你的风度,唔……之前你家那个老冰棍的口头禅是什么来着?”


“团结一致?”


“对,就是这个。”


“我不知道你听说的是哪个版本的传闻,但是分裂联盟的人不是我,至少,那不是我本意。”


“你就没推波助澜?”


“是他太意气用事。”


“是你太固执己见。”


“好,就算我固执,可我做出了让步,我带着诚意去提供帮助,事情发展到那种地步也不是我——”深吸一口气,托尼告诫自己不能再旧事重提,那是一个死循环,他不能让藤蔓般错综复杂的情绪再次失控,“到底是谁让你来的?”


“我以为凭你的聪明才智不需要问我答案。”


“弗瑞?”


“你确实很聪明。”


“那个老混蛋……”


“听着,琥珀眼,如果不是为了我那个胸大无脑的老哥,我才不会坐在这吱嘎作响的沙发上喝着比白开水味道还淡的酒听你说那些有辱我神族尊严的话。”洛基探过身体,伸长胳膊将托尼圈在沙发靠背和自己的身体之间,眼神阴沉而犀利。


戏谑地勾起嘴角,托尼摆出一贯的风流劲头,笑道:“通常有人和我靠这么近的距离,长得好看的我会给对方一个吻,长得难看的我会给对方一拳,你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放弃你哥跟我混。”


“我对操你的屁股一点兴趣也没有。”洛基的表情有些僵硬。


哈?


托尼在心里哼了一声。


说的好像你和索尔在一起的时候是上头那个一样。


 


END


 


彩蛋彩蛋——


 


对于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钢铁侠,史蒂夫在吃惊之余自然是倍感欣喜。他不准备问对方是怎么找到他在布鲁克林的藏身之处的,托尼就是有这个本事。


他想开口说声“对不起”,却被弹开面甲的人吻住了嘴唇,然后事情就往失控的方向一路发展了下去。


恩……其实除了床塌了之外也不算太失控。


几个小时之后,两个人裹着毯子靠在沙发上吃着史蒂夫做的早餐看早间新闻。


“根据澳大利亚气象局的消息,昨夜发生的雷暴并非自然现象,气象专家依旧在找寻该异象的成因。”


听到新闻播报员的话,托尼笑的差点把咖啡喷了出去。想来是小鹿斑比去澳大利亚找傻锤子,锤子一激动就把雷暴弄出来了。他和史蒂夫不过是弄塌了床而已,澳大利亚上空的臭氧层八成都出空洞了。


“有什么好笑的?”史蒂夫被他笑的有点茫然——不过是一条普通的国际新闻而已。


托尼摆摆手,努力把嘴里的咖啡咽了下去:“没,就是想起某个人了。”


“恩……”史蒂夫有些不悦地收紧了手臂,宣称着自己的主权——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去想别人。”


“哦,我还不知道你是独占欲这么强的人。”


低头在睫毛纤长的眼睛上印下一吻,史蒂夫柔声道:“我就是想独占你。”


“抱歉,我太有魅力了,长得好看是我的错。”


“无论你长成什么样,你就是你,我爱的是你的灵魂。”


哈?


托尼又在心里哼了一声。


我的灵魂也长得比别人都好看。


 


真·END


 


0-0无脑甜饼一发完,就是喜欢霜铁闺蜜组互怼嘴炮


啊啊啊啊,忙啊~能撸赶紧撸


晚上撸《杏林情挑》……等等,好像没人想看这个?


不管了,红心回帖。 



评论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