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寮里来了客人(阴阳日常)

故人南延:

“晴明阿爸,你站在这看什么?”莹草举着蒲公英踩着石块跃来。


晴明摸着自己黑如煤块的脸笑道:“没什么,只是听说看着星星可以招来ssr,阿爸只是尝试一下。”


“阿爸,寮里已经有茨木和酒吞了。”


晴明嘴角漾着苦涩的笑容:“整天把谈恋爱当成正经事的两个妖怪,不要提他们。”


“那不是还有阎魔大人吗?”


晴明携着莹草坐在紫藤盘绕的槐树下,晴明捂额:“都是阿爸的错,阿爸养不好你阎魔姥姥,她如今还不如你孟婆姐姐呢。”


 


明黄翠绿的蒲公英叮叮而响,莹草笑道:“阿爸,你这样说会被揍哦。”


晴明:“他们也就和我斗的时候战斗力会全开,一上战场都抽了鸦片似的。永远不知道暴击是什么东西。”


 


“阿爸,咱们还有狐妖和大天狗大人。”


 


晴明又是一声叹息:“你说咱家二突子?还有他身边那只想征服世界的三星的老狗?他们两个干脆叫二狗子组合好了。”


“那阿爸你当时为什么要留他们呢?”


 


晴明低下头有些羞愧却正直的说:“颜值就是正义。”


 


莹草晃晃手里的草根,笑的天真无邪看着正在池塘边和荒川之主泡澡的海坊主:“那阿爸,为什么海坊主会在这里?”


晴明捏住自己明蓝色的衣袍:“因为阿爸当时以为他是青坊主。”


莹草咯咯的笑出声:“八百比丘尼姑奶奶让我过来通知您,她夜观星象,今夜您有旧友归来。”


 


晴明广袖一掷,地上蹦出纸人,顷刻间,白雾漫天烟雾缭绕间身着狩衣,长弓背肩的白狼现身其中。


“晴明大人。”


“别见外,叫阿爸就好。”晴明指着莹草道:“你跟着这个孩子去找在后院玩鸟的那只狗,让它带着你们去找判官,告诉判官把生死簿带来。”


 


莹草点头:“是,阿爸。”


 


待他们离开后,躲在木门后的源博雅出来:“你要生死簿做什么?”


“有用。”


“……”源博雅盘膝坐在晴明身旁:“鬼使黑和鬼使白今夜要来?”


晴明摇头:“不是他们……他们已经在屋里闷了一天不出来了,八百比丘尼说旧友要来,就绝对不是咱们寮里的式神。”


“你知道是谁?”


“不知道。”


“那你拿生死簿?”


晴明唤来靠在枝头凤凰火,在自己和源博雅搭起一个烤鱼的小炉,对着面色不和谐的凤凰火道:“劳驾,接个火……”


凤凰火指尖一点。


 


吵闹不停的阴阳寮里,立刻传出晴明的叫声:“点鱼,你点我干嘛?灭火,灭火,房子,房子!”


 


正靠在大天狗怀里的美艳狐妖睁开双眼金色的眸映着烈阳的余光:“出事了?”


“阿爸作死。”


得到了回到,狐妖眨着灿瞳笑盈盈道:


“嗯?天狗,小生这样看你,觉得你更加好看。”


大天狗盯着笑的谄媚的狐妖道:“你在作死……”


 


茨木正在控制自己的鬼手,上次杀敌差点杀到友军,这次要万分小心。


酒吞喝着桃花妖和樱花妖新酿的的醇酒,一言不发的看着已经毁了半个后院的茨木:“一会儿阿爸看到后院这个模样,应该又要克扣月银了。”


 


鬼使黑坐在正在穿衣的鬼使白身边,一动不动:“弟弟,我能动了吗?”


鬼使白带上锦缎织就的白帽:“你觉得呢?”


“我带你去刷御魂,你让我动……”


鬼使白拿起招魂棋:“阿爸昨天才给了我一套破势,我暂时不需要。你昨天动的辛苦,今天好好休息。”


鬼使黑耐心告罄,伸手搂住弟弟:“辛苦的是你,你看你穿个衣服都龇牙咧嘴的。”


 


去找判官的路上,是要路过这三个地方,看到三对重度撒狗粮的cp。莹草习以为常,而白狼看了一眼为他们带路的犬神。


 


从心底里觉得这个阴阳寮不正常……


 


找到判官时,阎魔姥姥正飘在云上,将判官抵在岩石上一动不能动。


见到奔波而来的三只,浅浅一笑:


“有小朋友来找你了,今天就算了……”


 


而后白狼指着飘走的阎魔问莹草:“这是什么?”


莹草纯良一笑:“浮云,都是浮云。”


一瞬间……只是一瞬间……白狼觉得莹草这丫头是个腹黑啊。


 


拿着生死谱的晴明指着其中一行道:“这个人本应该在两百年前死去……你们阴界没有他转生的记录。”


一时间所有的式神都凑过脑袋来,盯着面前的生死谱。


晴明感觉到自己上空被彻底的挡住,空气也变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这里除了阴界人,你们当中有谁认得字嘛?”


 


妖刀姬走来:“我认得,我原来是人。”


 


晴明点头:“刀刀啊,阿爸只是在指责他们,你不要太认真。”


莹草问:“为什么不叫妖妖?姬姬?”


晴明摸着自家闺女的脑袋:“你觉得呢?妖妖这里有好多妖妖,姬姬还是不要乱叫比较好,闺女。”


 


“那个……你们谁还闲着,带我闺女去百鬼街上买个苹果糖。”


 


今天阴阳寮也是其乐融融。


 


月升日落,白云苍狗,昼夜追逐着彼此的足迹周而复始,夜晚槐树上凤凰火的橙光幽幽亮着,座敷童子的鬼火也彻夜而点。


晴明举着篦子帮姑获鸟盘起新发:“姑姑您今天辛苦了,带狗粮刷了一套针女出来。”


“嗯。”姑获鸟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手艺不错。”


 


(其实我想说,姑姑,办张卡呗。打折哦。)


 


凉风过境,泡在水里的荒川之主和海坊主,能闻到来自紫藤的淡香。


门边两颗柳树绵软而舞,芙蕖出绿波,蝉鸣琥珀而裂。


 


踏叶而来的人,袈裟披带着月光……禅杖上的金环玲玲而响,仿若来自人间的那一头。


“请问,安倍晴明可在此处?”


 


“檀香是念佛之人的味道,若佛人成了妖,他是何物?”八百比丘尼举着散着幽蓝光辉的权杖喃喃道。


晴明深重的叹道:“能不能说人话。”


八百比丘尼道:“他颜值不错。”


“我可是一直想要一只青坊主啊。和尚界颜值的扛把子。”


 


青坊主面色似有隐忍:“可能收留在下一阵子,在下今日被一海中妖物追逐。想找一个安息之地。”


晴明道:“海中之物?”他若有所喜的想到一物,晴明顽劣问道:“收留可以,你却要告诉我一件事。”


“何?”


晴明站起身,站在青坊主身边,通过双眼禁锢住那妖眼里的难堪:“你是如何长生不老,如何为妖?”


青坊主的脸色稍稍一变:“你……”


“我这寮里也有很多原本为人而后为妖的孩子,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更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晴明大度而请,青坊主落坐在槐树之下:“多谢。”


“我且猜猜,人变妖,只需饮得妖物之血,纯妖之血才是最好。你身间妖气深重于人气交合,且泛着蓝光,怕是海妖的血。”


青坊主的面色退去血色,似是回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


晴明,翻动着手边的百鬼图:“夜叉。”


 


“你曾经饮过夜叉的血?”


 


屋中躲在一旁看的妖怪们都静的不曾出声,这偌大的阴阳寮刹那间显出荒无人烟的落寞感。


青坊主双手合十,念了一段佛经,随后静然:“是。”


 


晴明添酒而尽:“留下,自会有人护你。”


“多谢。”


 


“明天你和那边黏在一起的黑白兄弟一起帮阿爸刷一套御魂出来吧。”晴明道:“不能白住,我这里需要战斗的人。”


 


晴明起身:“我带你去后院选一个住所。”


 


站在一旁的酒吞在听到后院两个字之后,面色一僵,立刻拉着茨木,边跑边喊道:“我们去打石距!”


 


很欣慰,晴明感慨的看着远处的两个大妖:“爸爸的孩子们真的是越来越懂事了……”


 


奔着后院走,晴明看着被毁了一半的后院……心凉了。


“这是谁干的!!”


 


夜叉和去打石距的酒茨二人擦肩而过,酒红烟紫的头发带着深海的妖气。


 


酒吞不由的蹙眉,好重的妖气。


 


夜叉低头赶路,顺着青坊主留下的妖气一路追到阴阳寮前。


痴恋古怪的笑容满面皆是:“你不是说要一直陪着我的吗?坊主,人不可以言而无信。”


 


晴明指着水池里面正在泡澡的海坊主道:“我这只有一个坊主,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的那个。”


夜叉摇头:“不是难看的这只。”


 


海坊主扔掉自己脑袋上白毛巾,愤怒的离去。


 


晴明痛心:“你怎么能凭外貌评价一个妖呢。”


 


夜叉将三尖叉插入土地,随即盘腿而坐:“晴明大人,把人交给我,他喝了我的血,便是我的东西。”


 


晴明收起顽劣,露出带着淡淡寒意的笑容:“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再如此,争锋对决没有任何好处。”


“武斗吗?”夜叉的三尖叉露出凶光。


躲在暗处的式神,立刻显露出杀气,剑拔弩张的瞬间……


三尖叉向着晴明的喉头划来,晴明一动不动,银光照进眼底深处,杀意劲升,电光火石间,一把艳红纸伞挡在晴明面前拦住那三尖叉的刺尖,妖刀姬手中妖刀紫光乍泄,双目其中一目闪出暗光,长刀破晓直直劈来,三尖叉转头挡住戾气极重的妖刀。


两物相交时,顿重的刺激滚滚而来,余力震慑几米外。


“天狗困住他。”晴明喊道:“阿爸给你配了一套针女啊,别给阿爸丢脸。”


大天狗看了一眼站在院中央的夜叉,松开了狐妖的肩……飞入圆月之下,天狗食月。


 


四面飓风而来……


 


挫骨百骸的剧痛袭来,血流过额角,夜叉倒在地上,渐渐的血水流了一地,他趴在血泊里。


 


本以为战斗已经结束,晴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夜叉,凉风刮过凄凉无比。


“把他……把他还给我。”夜叉的手依旧紧紧的握住三尖叉,丝毫没有松开的力道,他凄厉的嘶吼着:“还给我!!”


 


姑获鸟与妖刀姬看了彼此一眼,退到晴明的身边。


“你夺走他轮回的权利,何来还字?”


夜叉浑身染血,踉跄的站立:“他说过……他会永生陪我。我只是让他永生,何来错字。”


“当真痴儿。”


 


“要么杀了我,要么让他来见我。”夜叉举起三尖叉,直指晴明。


 


“莹草给他治疗。”晴明吩咐道,仰头往向苍穹:“青坊主,戏可看够了。”


青坊主的木屐踏着落叶而响:“晴明……”


“叫阿爸。”


“……”


 


莹草的阵法带着绿色的生机,满室花香草味,夜叉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


“你出现了?”夜叉讽刺的看着青坊主。


青坊主:“你追逐我一生,究竟为何?”


“坊主,不守信,我便来……”


“你夺去我轮回之道,废我成佛之路,你我早已两不相欠。”


“两不相欠?”


 


晴明能感觉到夜叉心中的难耐,他浅儿微笑:“你们这般僵持不下又有什么意思,我出一主意你们听听可好?”


“请说。”青坊主略显疲态。


“夜叉与你都留下,我寮中魑魅魍魉多不胜数,你们便在此处解决往昔恩怨,是是非非,终归会大彻大悟。与其流浪躲避,不如留下详谈,这岁月悠长,难道还弄不清楚一件事吗?”


 


夜凉如水,只闻见两只气味相近的妖物同答道:“好。”


 


晴明小酌清酒,莹草过来:“阿爸,你刚才太帅了。”


“嗯,你阿爸一般比较内秀。”


“嗯?内秀?”


“深藏功与名,明白?”


 


莹草摇头:“阿爸,他们真的能弄明白他们之间的问题吗?”


“不知道……”


“嗯?那你……”


“阿爸只是那么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我那么说只是让他们停下,想清楚自己想要知道什么而已。”


 


“好高深的样子。”莹草单纯而笑:“阿爸我还有个问题。”


“嗯?”


“如果夜叉长得和海坊主一样,你还会要他留下吗?”


晴明沉思道:“我可能会让你姑获鸟姑奶奶把他切成分子,彻底扔出去。”


 


嗯,今天阴阳寮也是幸福的一天。


 


END


 

评论

热度(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