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晴明府邸的日常之二 式神去哪儿了

超级棒!!!!

拖拖先森:

  新的一年,元旦的三天假期是各种大妖小怪休假返家的日子,也是天神赐予最丰厚的时间,可是姑获鸟被放了整整一周的假期,这对于近乎工作狂的晴明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件。所以她在家待了两天以后就跑回了寮办,她害怕自己被孩子们抛弃了。
  
  因为之前的行为太过放肆,因此受到了被削弱的惩罚;再加上孩子们都能够独顶一片天了,因此晴明召唤她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到后来只能带一些资质中等的孩子,这让姑获鸟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她以为只有自己被放弃了,所以进门的时候脸上满是失落,想着看到的没准是神乐有些惊讶的表情和一片热闹的场景。
  
  可是一阵西北风吹过,院子里什么人也没有,就连扫地的帚神都不见了,院子里冷清的不像有人居住。
  
  “他们都去哪儿了?”姑获鸟在屋子里转了半天,还是没有人出来。如果不是和晴明的契约还在,她没准就要疯掉了。
  
  “回来了,回来了!让一让,让一让!”
  
  “白痴,让什么,院里没人了。”
  
  “医生!医生!”
  
  “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别闹了,就是掉了一根儿血条,等你恢复了,小心人家找你抢火的麻烦!”
  
  “那、那不是我我控几不住我记几体内的洪荒之力么!”
  
  “那就只能等黑哥的审判啦,他和白哥会带你去地府走一遭的!”
  
  “OMG!”
  
  一阵又一阵的喧闹从门外传进来,姑获鸟急忙跑过去,发现门口一堆N级R级的式神抬着同样等级不高却都受了伤的向屋里送。在发现她之后,所有式神的表情都像见了鬼一样,静止不动了。
  
  “哎哟!”担架上的唐纸伞妖摔下来打破了寂静的氛围,所有式神都尴尬地笑着,抬着的几个又赶紧手忙脚乱地把他扔了回去。
  
  “出什么事儿了?”姑获鸟皱着眉头,本来就很有妖异气质的脸此时更是充满了压迫感。她觉得寮里一定出了大事,否则他们不会出动这么多人。
  
  姑获鸟在众式神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算是最近不怎么出站,也没有人敢顶撞她。可是现在……
  
  他们很一致的把伤员扔在了地上,转头就跑。姑获鸟想追出去,但是剩下的孩子抱着他的腿和羽翅,哭着让她留下来照顾自己,一口一个姑姑,叫的很是凄惨。最后没办法,她只好一个人把他们抬进院子里,拿了草药来治疗。
  
  他们的伤都不算严重,只是失去行动能力而已。用过药之后不久就开始活蹦乱跳,还能余出人手来帮助下一批伤员。
  
  几乎所有伤员 在进来之后都哭丧着脸,互相看看之后摇摇头。在看到她之后先是惊讶,然后在先一批的眼神示意下,死死闭上了嘴巴,不管姑获鸟怎么问,他们都不开口。因此她找了个机会飞了出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她都不能被告知的消息。
  
  她沿着运送伤员的路线向前追溯,找到了第一个休息的站点。
  
  姑获鸟冲过去抓住一只帚神就问:“晴明他们去哪里了?!”
  
  帚神被吓得六神无主,哆嗦着用扫帚杆向前指了指,随后就被扔到了一边。
  
  姑获鸟继续向上飞,找到了第二个休息站,此时距离九尾猫出没的地方不远了。
  
  “晴明他们去哪儿了?!”姑获鸟抓住一只小莹草,威胁她要是不说实话,就把他的宝贝草偷走。小莹草被吓到暴走,十个兵俑冲上去“沉默”处理,慌乱中给姑获鸟又指了一个方向。首无坦白,之前在附近发现有金钱鼠和达摩出现,晴明和源博雅等人带着好手冲上去了。
  
  姑获鸟飞到妖气发现的地点,却被留下来的樱花妖告知他们已经把那两个的老窝端了,一路直奔樱花、桃花林。这个时候的姑获鸟不再问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她只想找到他们,为这些傻孩子们出一份力。
  
  她越飞越快,越飞越高,沿着他们指的路线飞过了各个妖怪小鬼的巢穴(探索副本)、麒麟与八岐的居所隐山,但始终都差了晴明一步。可同时,回程的低级式神也开始增加,不仅运送伤员,还运送了成堆的金币、勾玉和高星御魂。
  
  “这不是和往常一样吗?”姑获鸟粗略算下来,发现几乎所有的式神都回去了,剩下的只有晴明四人和茨木童子等常用的式神,阵容就是平日刷怪的组合。
  
  突然她看到了返程队伍中的二口女,虽然那个小姑娘平时不太爱说话,但是寄宿在她头上的虫子可是有名的碎嘴皮。想着没准能从她那里知道点什么,就落到树上隐藏起来。
  
  果然,二口女头上的家伙念念叨叨了一路:
  
  “竟然还是没有?!”虫子愤愤不平:“这都一连打了多少天了,眼看着就过了时限,一张鸟皮连毛都没见到,安倍晴明是不是酱油又灌多了?脸黑,背死了!”
  
  “好了。”清姬在旁边劝道:“根据现在整个平安京的消息,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大?“说好人人有份,怎么到这儿打了三天五天,都来回绕了十几圈,特典新装的影子都没有,天天扒着墙头看别人‘羡煞’老子恨不得能冲上去轰两炮!”听到虫子有要爆粗口的趋势,二口女拍了拍它。
  
  “小丫头片子,别管我!”虫子不高兴,结果二口女一言不发跑去撞树,把它撞得连连求饶,还把姑获鸟从树上撞了下来。
  
  “姑姑!”三尾狐被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把姑获鸟扶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姑获鸟这下不打算再忍了,听刚才的意思自己最疼爱的几个孩子竟然连着打了好几天的仗,做姑姑的心里可是不好受。
  
  清姬眼看着瞒不过去了,还是和她坦白了。  原来近期京中出了公告,说是只要能够捉妖打鬼,就有机会获得他们埋在各处的姑获鸟锦衣。晴明和大家一商量,最后的结果就是把那件锦衣当做姑获鸟的新年礼物。为了要给她一个惊喜,晴明便放了个假,然后带着一堆人出门扫荡。
  
  可惜运气不佳,说好掉率极高的特典锦衣,到了晴明这里就是刷不出来,眼见着他的脸由黑转青,笑容都挂不住了。这些日子连源博雅都得小心做人,尽量不去触霉头。
  
  最后没办法,晴明把其他人都遣送回来拦着姑获鸟,自己带着级别最高最好的一队人马打算再从头快速刷一遍,就算是饿上三天也要把衣服挖出来。
  
  而晴明这边,理所当然的又是扑了个空,打开的达摩里面还是成堆的御魂和金币。源博雅看着晴明死盯着空壳的架势,就快没把它吞了自己做衣服了。
  
  “晴明……”博雅干笑着,音调比平时都低了两三度:“不要着急,我们现在的体力还很充裕,再走两圈没问题。”
  
  茨木童子压轴,一个“地狱之手”又清空了战场,把得到的达摩扔到晴明手上,满头大汗却兴奋极了。
  
  大天狗走先手,上场“羽刃暴风”,把拿到的达摩都扔给妖狐抱着。妖狐以为是给自己升级的狗粮,下嘴就要啃,被神乐阻止了。
  
  ……
  
  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晴明坐在后边使劲儿开宝箱,眼睛都红了。源博雅缩了缩脖子,现在自己还是跟着去打怪比较好。
  
  就在此时,一声鸟啸:“安倍晴明!”
  
  晴明来不及回头,就被一爪子拍在脸上。源博雅来不及阻止,直接抱着晴明倒在宝箱堆里。
  
  “姑姑!”晴明顾不上源博雅,直接顶着凌乱的头发和脸上的爪印不可置信地看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姑获鸟。
  
  姑获鸟看到饿的直啃宝箱的妖狐,差点抓着晴明喂出去了,这些孩子可都是她费了多少心思带大的,就这么被他使唤来使唤去?!
  
  晴明看着她,抿着嘴唇不说话。他真的只是想给这个对他来说除了师父以外唯一有孺慕之情的人一份礼物。在自己还很弱小的时候,姑获鸟曾经是他的依靠。现在他变得强大、受人尊敬,管理着众多的式神、也有着能力出众的伴侣,到了他回报的时候了。
  
  所以他不让姑获鸟再养更多的式神,不让她再操心那么多的事。没想到被她误会成自己要被放弃的意思,还把更多的爱分给了其他式神。晴明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却很难过,就算会被博雅笑,他也没办法控制这种情感。
  
  “我知道了。”晴明站起来,把扇子死死抓在手心里,对着还在疯狂输出的几个人说道:“算了,你们和姑姑先回去吧,留下我和博雅就可以了?”
  
  茨木童子还没过瘾:“还没拿到衣服不是吗?这可是晴明你自己提议的唉,大男人不能言而无信啊!”
  
  大天狗带着妖狐也没停下,但是开出来的宝箱都直接让崽儿打开,掏掏看里边的东西。
  
  晴明低着头不说话,源博雅站起来想要安慰他,却被推到一边。晴明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会儿,抱着剩下几个没有被撞开的箱子走到一边,坐下来翻动着。茨木一向不是个会察言观色的料,他看晴明换了个地方开箱子,他也就把打到的东西都堆到晴明脚边了。朝着姑获鸟露出一个傻笑,转头又冲进了战斗圈。
  
  姑获鸟看着缩在一边却依旧保持着风度的安倍晴明,叹了口气。
  
  晴明的手已经伸进了又一个箱子,接连的失望已经让他不抱什么希望了,花光了自己剩下的体力就只能返回寮办。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阵暖意,一双柔软的手附上晴明的额头,开始为他整理发冠。
  
  “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傻!”姑获鸟手下不停:“一转眼就这么大了,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人类,岁月总是那么短暂。所以我才会花那样多的时间和经历在你们身上,就像是让一只毛虫变成蝴蝶,在有限的时间里,让他们绽放最耀眼的光芒。”
  
  “会吃醋的小阿倍,就是我所能培养出来的,最好的孩子!”姑获鸟的嘴唇轻轻碰在晴明的眉心,带着母亲一般的安慰和呵护。
  
  晴明扬起嘴角,给了她一个最灿烂和美好的微笑,将手从宝箱里抽出来,捧着那件华贵无双的锦衣。
  
  “果然,只要有姑姑在,我的运气都会很好。”


憋了好长一章,总算是写完了!


其中的“阿倍”不是写错了,而是我想表现姑姑知道晴明的“本名”。而传言他是阿倍仲麻吕的子孙,所以就用这个姓氏了😊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