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盾铁/杜铁/锤基/灵魂伴侣】您呼叫的用户不在身体里(上)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想在元旦发作为元旦贺文,但是写的太慢,只好给大家拜个早年了~


看了漫画内战2的结尾之后的脑洞,算是一篇小品文,有虐有甜,有淡有咸。




文案:


内战后的Tony Stark灵魂出窍了(字面意义),他把自己上传到了网络,留下一个沉睡不醒的躯体。


但是让正在网上冲浪(字面意义)的钢铁侠气愤不已的是,竟然有人趁他的大脑不在家的时候非礼他的身体!




Attention:


虽然灵感来自漫画内战2但是故事背景依然是MCU队3后。


灵魂伴侣梗,MCU内战有,深井冰有,锤基有,杜铁有。


结局是盾铁,毕竟老杜只是优雅的出来逛一圈,拉一拉风骚值。






正文:


这个世界上的灵魂伴侣手腕处会出现一行字,字的内容是与对方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或这辈子与对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若是第一句话,那将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的开头,但如果是最后一句话,往往是一个悲惨凄凉的故事的结尾。


Tony Stark在21岁的时候亲眼目睹了这样一个惨淡的故事。






当他握着他自认为“嫁了一个根本不爱她也不顾家的烂男人”的母亲的手腕与她的遗体告别时,他看到了母亲手腕内侧的那一行字——


“请救救我的妻子。”


那是他认为“不负责任、没有爱心、根本不爱母亲,混账又惹人厌”的父亲对他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的父母是灵魂伴侣,只是他们相怨了一辈子,直到死前才知道。


多年后他躺在西伯利亚的风雪中,用冻得快要成冰的眼睛望着外面灰暗的天空。


手腕上传来一阵刺痛,他不耐烦的剥掉那部分战甲,发现手腕内侧像被某种隐形的笔刀一道一道的刻着一般,逐渐显现出一行字。


疼痛越来越强烈,他盯着自己裸露的手腕看了好久,突然开始笑,笑的很夸张,夸张到他吸进去的冷空气快要把他的肺冻裂。他用手腕抵着酸痛的眼睛,一边笑着一边感觉到冰冷的液体从两颊划过。当他发现自己冷得笑都笑不动的时候,内心突然一阵空落——


他的父亲和母亲直到死才知道他们是灵魂伴侣。


而他自己,大概要重蹈覆辙了。






(一)


Thor沉吟着,露出了他结实的手腕。


从Steve的方向,清楚地看到了手腕内侧的一行娟秀的花体字:“Congratulations Brother(恭喜你,兄弟)。”


那是Thor带着地球上的女朋友Jane前往Asgard要求父亲Ordin给他们指婚的一晚,他原以为弟弟Loki会大吵大闹阻止他结婚,他甚至拟定了一个对付Loki的计划,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Loki平静的祝福了他,那句祝福的话永远的刻在了他的手腕上。


这是灵魂伴侣的标志,当Thor幡然醒悟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Loki在那一晚离开了Asgard,回到了他血缘上的故乡Jotunheim,第二天Thor取消了婚礼,与Jane吻别,然后开始疯狂的寻找Loki。他听说Loki凭着冰霜巨人首领Laufey的血缘成为了新一任Jotunheim的国王,通往Jotunheim的彩虹桥已经坍塌,而Jotunheim的国王,再也不能踏上Asgard的土地。


“所以呢?你是来寻求我们的帮助的?”Clint扬了扬眉毛,“抱歉啊大块头,瓦坎达热得快要把我的脑袋蒸干了,我也没有取悦一个邪神的好办法。”


Thor尴尬的看着蔫蔫的鹰眼侠,他意识到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复仇者正经历了一场内战,他们分崩离析,天各一方,每个人看起来都无精打采,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倾听他的家庭内部矛盾的好时机。


“我听说他最近来过一次中庭。”Thor想了一会,找了一个可以引起复仇者们注意的说法:“我原以为吾友复仇者们会知道Loki的行踪。”


“抱歉Thor,如你所见……”Steve无奈地抓了抓头发,“我们现在都躲在瓦坎达,没有以前那么消息灵通了。”


虽然复仇者们没有立马跳起来进入战斗状态,但他们还是尽职的询问了Loki失踪的前前后后,并答应代Thor汇报给T'challa,毕竟一个有过侵略地球前科的邪神总不能太大意。


T'challa作为国家领导人比复仇者们忙的多,他刚结束了一个国家会议,正疲惫地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听Clint的描述:“……也就是说,你们的同伴Thor的弟弟Loki不久之前来过一次地球,而你们想知道他当时去了哪做了什么以及是否产生不良后果?”


Steve点点头:“是的,Loki有侵略地球的前科,这次来地球却悄无声息,一点动静都没有,说实话我们很不放心。”


“你们说的邪神我不认识,也没有刻意去关注过他的行踪。”T'challa摊了摊手,“不过上一周确实有人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复仇者们立刻警觉了起来,他们曾经自诩为世界的守护者,可是现在的被动地位让他们失去了对地球安全的掌握,以至于一周前发生的事他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可能是Loki!”Thor用洪亮的嗓子响了起来,“吾友黑之豹,请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不要紧张大个子,并不是什么威胁世界安全的事。”T'challa面色如常:“只是纽约的一个富豪病倒了。”






昆式战机降落在复仇者大厦的顶楼,蛰伏在瓦坎达的一票复仇者们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


“Friday,Tony怎么样了?”一下飞机Steve就迫不及待的问管家。


“Boss睡着了。”电子管家尽职的回答。


“他最近还好么?”


电子管家不甚明显的顿了一下:“……除了心脏早搏,食欲不振,畏寒,精神衰弱之外,其他都挺好。”


Steve沉吟着没有搭话,他低下头看着手腕里新长出来的文字——毫无弧度的,犹如机械一般硬直的字体——“You don't deserve it(你配不上它)”。


这是刚才在昆式战机上突然出现的印记,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疼痛,以至于下了飞机Steve才发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行字。


Steve觉得心脏在快速跳动,他知道这是灵魂伴侣的符号,曾经他以为这个符号会刻在他和Peggy的手腕上,也以为13号特工会和他分享同一对印记,但是都没能如愿。今天,经历了漫长的九十多年,这个人终于要出现了。


而他在看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时,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不祥的预感。


在这个世界上多是肯定赞扬着美国队长的人,他们吹捧Steve Rogers,习惯性的将这个传奇男人的名字与赫赫军功联系在一起,从二战到现在这漫长的七十多年里,无数人赞美过他歌颂过他,但对他说“你配不上它”这种狠话的,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此刻在ICU中安静的沉睡着。


踏入监护室的时候Steve的手在颤抖,他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插着流食管、连着心电图的男人,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钢铁侠Tony Stark上周被发现昏迷在复仇者大厦-1楼的实验室中,距离被发现时他已经失去意识了24小时以上。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他心律平稳,呼吸正常,但是却无论如何无法唤醒。无计可施的医疗队最终宣布Tony Stark非正常昏迷,收入Stark家私人诊所中进行长期观察治疗。


这一切是T'challa告诉他的,但是听别人说还是比不上亲眼所见来的震撼,Steve呆呆地看着眼前毫无生气的男人,这个男人曾经在自己胸口安装过反应堆,曾经穿着战甲扛核弹上天,曾经孤身一人深入即将爆炸的索科威亚地下……他曾经钢筋铁骨,无坚不摧,现在却一副下一秒就要破碎的脆弱样子躺在病床上。


手腕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那一行刺眼的字终究在他的皮肤上烧灼了起来。


“Friday……你说他睡着了?”压抑着声线不让它颤抖的太明显,Steve抬头看着天花板。


“是的,脑电波显示Boss现在正在沉睡中。”无机质的女声从头顶传来。


一直站在Steve身后的Clint有些看不下去了:“Hey小姑娘,在我们人类的世界,这叫昏迷。”


“不,Boss睡着了。”Friday并没有妥协,似乎在Tony的事情上,她出奇的固执。


“好吧好吧……那他什么时候能醒?”Clint决定不和AI姑娘继续纠缠,转而问了一个大家都更关心的问题。


Friday顿了一下,用毫无情感的声音回答:“在他愿意醒来的时候。”






(二)


其他复仇者们识相的散去了,留下他们的领队一个人对着ICU内部另一道玻璃门发呆。


“你不进去么?”红女巫Wanda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Steve身后。


“我……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Steve将自己的脸埋在手掌里,“如果我早知道他的健康已经恶化成这样,我绝不会在西伯利亚和他打架,打完还把他一个人扔在那里……我……”


美国队长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心中那股隐隐约约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重到他甚至觉得只要踏进这间玻璃门的另一侧,自己的一切情感都会朝着无法控制的局面狂奔而去。


“Captain Rogers,您应该进来看看他。”一直沉默不语的Friday突然开了口,“Boss一直希望您能回来看他。”


“我……我可以吗?”Steve将脸从手里抬起,不定的看着天花板。


“为您服务。”Friday贴心的打开了ICU内间的玻璃门。


美国队长站起身,用他此生最大的勇气走了进去,下决心的那一瞬间比他多年前接受血清,袭击九头蛇基地,甚至迫降冰海的时候还要艰难。


他走近病床,坐在病床旁边,伸手去牵Tony的手时又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那一行字——


“You don't deserve it.”


心中那股预感拼了命的在膨胀,像病毒一般一点一点的漫上了Steve的心头,然后——在他抚摸着Tony苍白的手时——他瞥见了Tony手腕内侧的文字。


板板正正的字迹深得犹如刻入皮肤的伤痕,用暗红色的,血迹一样的文字一刀一刀写着“I can do this all day.”


Steve的呼吸停滞了几秒,他的世界终于在那一刻悲鸣四起,有什么在不断地坍塌,破裂,那股不祥的预感终于应验——


他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也彻底失去了他的灵魂伴侣。


Tony苍白的手腕上那行字和他自己手腕上的字对比看起来是那么的讽刺,以至于他们注定要以一个悲剧收尾。


“You don't deserve it.”


你配不上它/他。






美国队长再次把自己的脸埋在手掌里,他的肩微微颤抖着,另一只手依然紧紧捏着钢铁侠的手腕。


Wanda站在他身后,出神一般的望着这幅画面,然后将视线转向了Tony。


“我……我感觉不到他。”她突然开口,“他不在这里。”


Steve疑惑地抬起头看着她,Wanda楞了一下,又看着Steve,很肯定的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我,我不太理解……”Steve盯着眼前的小姑娘,“你能……感觉到人?”


Wanda点点头:“我可以读到他们,就像幻视还在沉睡的时候,我就可以读到幻视的意识(复联2电影中有此片段)。”


“但是我读不到他。”Wanda转身看着病床上的Tony Stark,“所以,我想……”


“他不在自己的身体里。”






Nick Fury被美国队长紧急召唤到复仇者大厦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傍晚时分。神盾局倒台之后,这些前神盾局的特工便神隐了一般的消失了踪迹,以至于每次找这些老狐狸都要花一番心思。


老狐狸刚踏进复仇者大厦,就被气势汹汹的美国队长围堵了。


“Nick!你知道Tony的事么?”Steve神情严肃。


Nick Fury面无表情:“我知道。”


“那你应该知道他现在昏迷了吧?”


Nick Fury面无表情:“我知道。”


“你应该知道他昏迷的原因吧?”


Nick Fury面无表情:“我知道。”


“那你TMD更应该知道他之前在搞什么研究吧?”


Nick Fury依然面无表情:“我知道,还有Cap注意你的language,你刚刚说脏话了。”


“去你的language……”Steve心累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Nick你这个老伙计。”


Nick Fury面无表情:“我知道。”






复仇者们聚了一屋子,团团把Nick Fury围住,一边听他解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边防止他神不知鬼不觉的跑路。


“我知道的也不一定就是全部。”Nick无所谓的耸耸肩,一脸轻松,“大致就是你们这帮傻逼打了一场内战然后你们跑去瓦坎达了Tony留在纽约给你们擦屁股但是政府和民众都好烦Tony觉得心里不平衡于是他跑去更远的地方了。”


“什么?”Clint一头雾水,“什么跑去更远的地方?他不是好好的睡在ICU里面么?”


Nick竖起一根手指指着天:“那里面的,是他又不是他。”


“什么意思?”Thor一脸懵逼的看着Nick那油光发亮的脑袋,“此乃中庭人的文法比喻?”


“不是比喻,是事实。”Nick翻了一个黑白分明的白眼:“具体怎么操作的我也不知道,总之Tony Stark那个混球把他自己的全部意识上传到了网络,现在你们看到的只是他的身体,没有了意识身体当然在沉睡,就算肌体各项功能指数正常,他也醒不过来。”


复仇者们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没错,有点像当年的奥创。”Nick皱着眉头,“Natasha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真想抽他一巴掌,但是现在谁都不知道他在世界上的哪个角落,我甚至联系了北约的情报部门利用他们的全球情报网进行24小时不间断搜查,都没能捕捉到Tony Stark的信息流。”


“也就是说……铁罐的意识和他的身体分开了?”Clint不太确定的接过了话,“他的意识从网络跑走了,他的身体就陷入了沉睡?就像是……灵魂离开了身体?”


“可以这么理解,Barton特工。”Nick点点头。


一直默默地听着他们讨论的Steve在心里骂了一圈他知道的所有脏话,骂完了依然觉得难受,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正酸楚和怒火并存着,烧的他抓心挠肺。


在美国队长有限的九十几年生命中,从来没有这么讽刺的事情——


他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可是他的灵魂伴侣“灵魂出窍”了?






——TBC


下面老杜就要登场了2333,基本上从下面开始剧情也要欢乐起来了,果然我还是喜欢各种逗比的梗。


另外下面的剧情会有一点射情,可是我好担心老坟头屏蔽我……

评论

热度(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