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狗崽】新年快乐

rolo:

大天狗起床的时候,妖狐赖在床上不起来。


 


被抓皱的被子和床单胡乱裹在对方身上,露出来的一小截肩膀和锁骨遍是吮咬和抓伤的红痕,眉眼间交织着疲惫和餍足,房间充满了淡淡的情欲味道。


大天狗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被尖牙咬出的窟窿已经不再流血,式神一晚上的恢复力已经足以使伤口结成一个小小的疤痕印子。


换好衣服,在纸片人的帮助下梳洗完毕,大天狗俯身轻轻吻上妖狐的耳鬓处,还没来得及说声待会儿见,就被睡梦中的妖狐一巴掌拍开。


 


因为彻夜的呜咽和哭泣而嘶哑的声音——


“滚。”


 


大天狗在一边看了一会儿,拣起散了一地的衣服放好,放轻脚步声,转身出门。


 


到门口的时候莹草正在考勤,见大天狗来了,笑着递过去封印着每个式神名字的木牌,上面鎏金纹路细致地勾勒每一笔,顶端打孔系着编织红绳,像寻常寺庙里的祈福铭牌,拿在手中无端生出一种通灵感,每个式神各不相同。


“大天狗大人今天很准时,16年的最后一天也要好好工作呀。”


大天狗带着一点礼貌的笑意点点头,接过进去了。


庭院里面站了不少人,一眼扫过去就看见晴明正抱着茨木大哭,酒吞站在一边,时不时试图分开两个人。


大天狗轻轻扇动两下翅膀,飞在空中,把自己的牌子挂在庭院樱花树伸出的一枝上,枝桠轻轻一晃,牌上的符文窜起一束金光,骤然聚起又忽而散去。


这代表对寮里的归属。


“怎么了,昨晚还是没刷到姑姑的衣服吗。”


晴明听见大天狗的声音终于放开茨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扑过来。


“我的狗啊,我昨晚带着茨木他俩肝了一晚上,连个衣服边都没摸上。


“好不容易趁姑姑去睡觉不在的时候肝,结果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金鸾鹤羽!”


大天狗看了看晴明因为通宵布满血丝的眼睛,又抬头看一脸疲惫的酒吞、茨木二人,拍拍晴明的肩。


“白天寮里就交给神乐带吧,熬夜的都回去休息。”


把几个人催着送回去睡觉,大天狗抬头看了眼天色还早,把门口的莹草喊过来让她帮忙拦一下姑获鸟,在屋里喝喝茶赏赏花吃吃小零食,就跟姑获鸟说是年前最后一天晴明良心发现给大家放一天假。


莹草笑着应下,垫着脚尖跑着去找姑获鸟了。


大天狗在庭院里等了一会儿,妖狐还没来,他叹了口气,一手牵着一个达摩蛋出门打探索去了。


寮里这两天最辛苦的其实是座敷童子,晴明一开始就反对隔壁传授的练两个喂一个循环的方法,就只练一个座敷,虽然对一个式神来说,在寮里的唯一性代表了地位的稳定,不会被喂给其他式神,但由于座敷技能的特殊性,她是三百六十五天没有假期休息的,只有和外面的阴阳师组队时才会靠在庭院的树下休息一阵。


所以打探索的时候,大天狗一点也不划水,尽量第一轮就秒光,只需要用座敷被动技能的火。


座敷喜欢穿她原来的红色衣服,小小的一个孩子,仰着脸对大天狗说谢谢。


不愿意应这声感谢,但大天狗一贯冷傲的脸上柔和很多。


打了一上午还是没有掉落金鸾鹤羽,带着的达摩倒有满级的了,大天狗让他们先回去吃饭,下午再打。


临走时座敷递给大天狗一个小巧的红色福袋,拿粗羽线扎着袋口,里面鼓起来不知道放着什么。


“是来年的好运。”


座敷有些不好意思。


“圣诞节的时候……妖狐大人送了我新的铃铛,是人们祈愿的味道,应该是很难弄到的。当然啦……虽然他老是说些很不正经的话,但是还是很感谢他。”


大天狗有些怔,这两天没注意到座敷身边悬空的铃铛是新的,妖狐也没跟他说过。


“而且呢,今年也很感谢大天狗大人的照顾了。”


大天狗手里紧紧握着福袋,想起妖狐整天日天日地没心没肺的样子,一开始恨不得挖开他的胸膛看看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现在听到福袋的事情,终于透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


“不客气,今年你也辛苦了。”


 


大天狗扇着黑翅飞回屋,床上仍然凌乱,但妖狐不在。


负责洒扫的纸片人说,“妖狐大人早就走了,就在大人您上班不久之后。”


大天狗又转回庭院,也没看见人,附近的纸片人也不知道妖狐在那里。


 


给姑获鸟肝新衣服是年底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晴明买了几千体力屯着备用。


“有备无患,我有多非我知道。”


大天狗找了半天妖狐找不到,只好继续回去肝衣服了。


下午的运气很好,打十一章困难的小怪就掉了衣服,蓝白渐变长袍上大幅金色羽纹刺绣,深红缎带纹边,大天狗终于松了口气。


把衣服拿到正厅时,大家都在,正中间的姑获鸟坐着,身边妖狐弯着腰笑。


晴明第一个发现大天狗回来,见到金鸾鹤羽整个人都神采飞扬,一边招呼他赶紧过去一边笑眯眯说。


“崽给姑姑弄了一天,好看吧?”


大天狗才发现妖狐手上正拿着一只笔,细软的白色笔尖前端沾染朱红的软膏,此时正好涂完姑获鸟嘴上的最后一笔。铜镜里的姑获鸟,短眉白面,长发挽髻,一束又从身后垂下,在发尾松垮扎起,蓝黑鹤羽与赤金长簪固定着挽发,正中是名贵的朱红宝石。


真正的金鸾鹤羽。


妖狐抬起眼睛,直直看进大天狗的双眼,极其挑衅地舔了一下唇。


一般情况,大天狗都是无奈或是懒得理他,这次竟然很反常地对他笑了,带着说不清的意味。


妖狐被看久了,反而先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开始逗姑获鸟。


姑获鸟结结实实在妖狐脸上亲了一口,红色唇印明晃晃印在妖狐白皙的脸上。


妖狐哭笑不得,却丝毫没有玩笑、不正经地抱住姑获鸟,轻笑着说。


“——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新年快乐。”


姑获鸟的泪水在眼中流转像夜空下璀璨的珍珠,她轻轻回抱住妖狐。


 


大家嘻嘻哈哈闹着吃完新年里的最后的一顿晚饭,大天狗拉着妖狐先走了。


大天狗不擅长说那些温柔的、充满爱意的话,他只是拉着妖狐停步,替妖狐整了一下衣襟和狐绒。


“冬天晚上冷。”


“昨晚你脱小生衣服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妖狐揶揄他,看着大天狗不想说话的样子,哈哈笑了两声,示好地拉住对方的手指,并肩走过庭院的樱花树。


 


夜里的风很冷,吹过重重盛开的樱花枝头,两块红绳系着的木牌在风里轻轻晃动,彼此的红绳又打了一个结,挂在稍头,怎么也吹不下去。


从今年,一直到明年。


 


【完,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