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狗崽】关于流言这件小事儿

六星满级心眼吧~

束竹_:

attention:


☆私设一大堆


☆旧文重修,参加#阴阳师同人文#活动,和以前发过的没有太大变动




关于流言这件小事儿 By 束竹


 


00


妖狐是很享受女孩子们的注视的。


古灵精怪的鲤鱼精,天真烂漫的小蝴蝶,风韵十足的椒图……寮里的女孩子深知他的本性,鲜少像今日一样团团围住他,脸上热切的表情一个更胜一个。妖狐被他们簇拥在中间,一时间有些飘飘然。


以至于姑娘们问他是如何钓到大天狗大人的时候,他还真没反应过来。


 “怪叔叔真的好厉害~”跳跳妹妹蹦跶着去够他的尾巴,嘻嘻哈哈地笑着,“那可是SSR级别的大妖怪呢!”


“稍等一下,小生怎么不知道……”


“寮里可都传开了啊?”三尾狐涂红的指尖轻点嘴唇,如丝的媚眼细细眯起,“没想到二突子这么争脸,我服我服。”


妖狐一脸懵逼。


“……小生是个有原则的妖,不是什么妖都钓的……”


 “那你钓什么样的?”


妖狐抖抖耳朵,只觉得声音有点耳熟,然而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答案已经脱口而出:“当然是长得好看的。”


随后他一转头,和落在地上抖着翅膀的大天狗撞上视线。


你说这尴不尴尬。


 


01


姑娘们安静了一瞬,立马就要沸腾。


妖狐看情形不对,赶集抛开那点蜜汁尴尬,“这其中一定有巨大的误会……小生和大天狗大人不太熟的。”语罢,对大天狗使了个眼色。


大天狗一脸好的我知道了的表情,应和道:“是不太熟。”


姑娘们失望的声音此起彼伏。妖狐还没来的及长舒一口气,大天狗接着道:


“也就一起睡过两三次的程度。”


“……!!!”


“你们别激动!!就是单纯的睡觉好吗,睡觉!”妖狐尾巴都炸起来了,被妹子们步步紧逼,只能退到大天狗身前。对方伸手扶了他一下,以防他摔倒。


有几次阿爸气得狠了满院子追杀他,他也是不得已才躲进大天狗的房间过夜的,毕竟非洲阿爸唯一不敢得罪的只有大天狗啊!


妖狐伸出扇子挡在身前,明显有点抵挡不住。大天狗默默看他一眼,上前一步走至他身前,淡淡道:“都别闹了,开玩笑的。这件事你们听谁说的?”


小丫头们大多还是有点畏惧这位冷冰冰的大妖,又难免有点失落,都不敢说话,只有凤凰火和三尾狐两位御姐并不care.


“小萤草。她说的信誓旦旦的,总不会是骗我们。”凤凰火抿嘴一笑,“要不你们去问问她。”


“唉我就说嘛,这俩怎么可能成呢。”三尾狐挑挑眉,语气半真半假,“大天狗大人大概是看不上我们二突子?”


“不是。”大天狗看她一眼,“我挺喜欢他的。”说完像是想起什么,扭头对身旁的妖狐认真道:“没开玩笑。”


妖狐刷地一声展开扇子挡在脸前,却没能挡住一抖一抖的、泛红的耳朵。


凤凰火和三尾狐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02


妖狐确实是想着去找萤草问问,看是谁XJB聊他和大天狗的八卦,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大天狗对这个好像也挺好奇的,竟然默不做声地跟上了他。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谁都没说话。


妖狐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了好一会儿才停歇。这种被撩的感觉好几百年没出现在过这只身经百战的狐狸身上了,难免让他别扭了一小会儿。不过想到大天狗一副不能再直男的正经脸,又觉得是自己想太多。妖狐悄咪咪地回头看了一眼,哪想到正撞上对方的视线,一时窘迫地转回去,毛茸茸的尾巴焦躁地扫来扫去。


大天狗看着他荡来荡去的大尾巴,无声地抿了个笑。


萤草瞧着向自己走来的两人,歪着头想了想,大大方方地来了一句新婚快乐。妖狐一口老血堵在嗓子里,只想给萤草跪了。


草总,这破寮小生就服你。


“流言?这哪是流言啊,大家都这么认为啊!”萤草温温柔柔地笑着,“上次我日死八岐大蛇的时候,转过头就看见你们眉目传情来着。你俩老互相看。”


妖狐被草总的气势震了一秒,有点心虚地开口:“小生看他是因为……是对SSR的盲目崇拜,这可以吧?”


萤草嘟嘟嘴,看向大天狗。


大天狗看着身边的小狐狸,对方也侧过头来看他。那双金黄色的瞳孔里一片茫然,可爱到不可思议。


“他这么好看,为什么不能看?”


这句话简直流氓到逆了大天狗的正直人设,怼得妖狐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


“嗨呀,”萤草踮着脚看妖狐的脸,“阿爸总说你白,真的,白的人脸红起来都特明显。”语罢,暗搓搓给大天狗比了个赞。随后草总灵机一动,决定卖给大妖一个人情,笑着说:“这样吧,你们去找判官哥哥,我是听他说的。”


 


03


妖狐和判官交情不太深,只是一起打过几次御魂,反倒是大天狗前几日仿佛有事拜托他,和他交流比较多。


妖狐感觉自己脸都是烫的,咬牙切齿地打算把最先传八卦的人揪出来突突死。正想着,一只微凉的手轻柔地抚上他的脸。


淡金色头发的大妖低头看他,湛蓝的眼里都融了笑。


“是挺明显的。”


妖狐蹭地一下跳开,只觉得双颊在片刻的凉之后,更热了。


然而妖狐毕竟是妖狐,几百年来调戏过的姑娘数不胜数,遇见的孽缘一段接一段,阿爸都管他叫夜店小王子,被大妖撩得脸红心跳的,多不像话呀。


他得反撩。


大天狗挑眉看着刚才还害羞着的小狐狸一秒变了气势,晃着毛茸茸的尾巴,执着扇子走到他眼前,金色的眸子暗光流转。手背被对方用指尖轻轻划过,带来丝丝的痒。那人眼尾的一抹红色似乎变得更为湿润,他张口,露出两颗尖利的犬齿。


“你不会是……心悦于我吧?”


大妖的速度快得很。黑色的羽毛刷地合拢,将狐妖圈进自己的领地。一手反握住没来得及抽离的狐狸爪子,另一只手更是直接抚上对方的尾尖,缓缓地揉。两只妖的距离瞬间拉得极近,几乎额头相抵。大天狗凑在妖狐耳边,一贯清冷的声音带上了不同的味道。


“要不然呢?”


妖狐蹭地一下跳的更远了。


远处一直躲起来偷窥的山兔惊呼出声:“厉害了我的哥!”


眼瞅着想杀妖灭口的妖狐走过来,小山兔脚下生风跑得贼快,追都追不上。


 


04


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会被撩的妖狐找到判官的时候,瞬间就被满地的红囍字惊得一哆嗦。


判官挥动着巨大的毛笔,听见声响便停了动作。


“这是……妖狐大人和大天狗大人?”


妖狐看他一眼,“嗯……你这是干什么呢?”


判官一脸的理所当然,“给两位写字呢啊?”


“……”


妖狐已经说不出话了,倒是大天狗回了一句谢谢。


“不过说起来,这事儿还真挺奇怪的。”判官拿着笔,尽心尽力地当着他的盲人书法家。妖狐一听精神了,终于有妖觉得不对了么!他和大天狗本来就是误会啊!


“你也觉得很奇怪?”


“是啊。”从某种意义上说,判官可是比大天狗还要正经得多的妖,“红白二事一直相冲,二位让身为地府判官的在下来写喜帖,虽说奇怪了些,倒还蛮有意思的。”


“……”


点不对啊哥。


妖狐深吸一口气,颤巍巍地开口:“……还请告诉小生,这件事是谁嘱咐下来的?”


“嗯?不就是……”判官偏头往妖狐身边的大妖看去,却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堪堪停下动作,意思意思做了个头部运动。


“……”


“不好意思,写字写久了脖子僵。”判官虽然眼盲,但是好歹不缺心眼,当下就想明白了这几天的种种,并决定悄咪咪地围观。


“二位何不直接去找那位阴阳师?这是他的阴阳寮,怎么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呢。”


 


05


妖狐感到有点心累。


大天狗注视着蔫头耷脑的妖狐,突然问道:“我长得很丑吗?”


妖狐心说哥你搞笑呢?你要是说自己是妖界第二美的话那就只有小生敢去认这个妖界第一美了好吧?虽然那面具是真的丑。


所以他认认真真地翻了个白眼,回答:“不丑,很好看。”


大天狗也认认真真地问道:“那你怎么还不来钓我?”


这个妖狐是真的答不上来。平心而论大天狗颜值已经称得上是突破天际了,而妖狐自己也是个男女通吃的主,没道理放置play这么久,别说调戏了,连眼神接触都少得可怜。


大概是因为在妖狐心里,黑羽的大妖是要永远翱翔在天际的。他头上的淡金,眼底的湛蓝,腰间的金铃,身边卷起的风,甚至飘落下来的羽毛,全部的全部都不会是属于他的。


强大而美丽的家伙,谁不喜欢呢?


然而对于可望却不可即的人,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所以他想了想,十分郑重地回答:“小生感觉这是阶级原因。”


“肯定不是。”大天狗垂眼看他,“你连N级的盗墓小鬼都不放过。”


妖狐呲呲牙,第一次露出愤怒与脆弱交织的表情。


大天狗却突然笑了。他不常笑,十次笑容里几乎有八次都给了妖狐。他笑起来的时候脸部的线条会柔和那么一点点、整个人会温柔那么一些些。


巨大的黑色翅膀再次拢住了妖狐。只不过这次并不是像上次那样的故意逗弄,迅速又猛烈,而是近乎缓慢的环抱,细腻又柔和。


“那这样。”大天狗靠近怀中银发的狐狸,吻上对方艳红的眼角。


“换我钓你吧。”


 


06


一席狩衣的阴阳师坐在廊下,抬眼看向面前的两人,半晌,抬手遮住了眼。


“唉,闪瞎老子的狗眼了。干嘛来了你们?”


“嗯……”妖狐想了想,拽了拽大天狗的袖子,被对方反握住手。“可能是来告诉你我俩好了的?”


“哦这样啊。”单身狗阴阳师微微一笑,“滚。”


妖狐抬脚就要走,忽然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唉不是!阿爸,小生是来问你,你知不知道这个流言最开始是谁传出来的?”


阴阳师撇嘴,“知道了能干嘛?你还能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死人家?顶多也就突突吧,嘻嘻。”


“哦。”妖狐微微一笑,“你要是不说,那连突突都没有了,只有突,你信么?嘻嘻。”


“你俩都混到一起了还纠结这个干嘛??”


妖狐歪头想了想。风吹得大了些,大天狗从背后拥住他,一手扔牵着他的手,另一只则环住他的腰,双翼向前展开,替他挡住略凉的风。他的后背紧挨着对方的胸膛,暖烘烘舒服得紧。大妖的下巴就放在他的颈窝上,呼出的热气蹭着他的脸。


“也不干嘛。”妖狐甩开扇子遮住了嘴角的笑,双眸弯成了月牙,“小生想谢谢他。”


阴阳师意味深长地冲着大天狗一笑,心想我这傻儿子这不是把自己卖了还帮别人数钱么。他摇着扇子,漫不经心道:“成了,这声谢我替他收下了,反正他也不亏。”


在妖狐看不见的角度,阴阳师执扇挡唇,做了个口型。


‘你小子挺行啊,罪魁祸首。’


大天狗侧头回以口型。


‘不敢当。’


 


 


 


End





评论

热度(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