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盾铁一生推~超蝠大法好~
铁罐迷妹~
RDJRDJRDJRDJRDJ

山兔今天不高兴

套路啊套路…可怕~

ジ皖茶:


提前祝小伙伴们元旦快乐~


本来是想写一片搞笑小甜文来着,到大天狗角度时不知怎么文风就变了实在让我不知所措= =


不要问为何和天朝一样歇元旦,因为烂作者懒得找资料= =


博晴戏份不多注意。


他们属于阴阳师,OOC属于我


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元旦快乐~



01


阴阳师学院平安京分院一寮的山兔同学今天很不高兴,这体现在其不停扇动的长耳朵以及不停跺着脚下青蛙头的动作。


山兔脚下的青蛙也很不高兴,头上的这个祖宗劲可真大。然后自己的大脚蹼也跟着不停跺地。


坐在对面与山兔不远随着震动被迫起跳的安倍晴明老师非常不高兴。他现在只想说一句山兔同学的口头禅。想吐……呕!


干呕了下,安倍晴明努力按耐下被迫摇晃的呕吐感,尽力对着自己的学生和颜悦色……好吧,可能就他自己这样认为。至少在山兔同学看来,安倍晴明嘴角僵硬向上拉扯,眉毛皱起。但山兔同学会被自家老师的僵硬笑容吓到?怎么可能,她更加强烈地表示自己的不满,地板更加强烈地震动,安倍晴明更加强烈地想吐。


其他老师见势不妙早就借口上课逃走避难,独留因为是自班学生不能溜走的安倍晴明独守办公室……哦,不能算是独守,有山兔同学和青蛙同学陪着嘛。当然要是能选择的话,安倍晴明更愿意自己独守办公室。


抓着办公桌的桌沿努力稳住自己,虽然没有什么卵用但还是起到点安慰作用。安倍晴明深吸一口气然后问道:“山兔你今天怎么了吗?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


山兔冷哼一声:“没有”脚下跺地更起劲了,青蛙深皱着眉头不再蹦跶。它都蹦累了,头上这个祖宗还没消停。


确定不在震动后,安倍晴明松了口气放开紧捏桌沿的手,手指因为刚刚用力过猛还微微颤抖着。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好心情,对着山兔展颜一笑,真真做到了和颜悦色。安倍晴明本身就生的别致,这笑容亦如主人般温和似水,通透如玉,赏心悦目。很好的安抚了山兔,她停住了脚下的动作,只有耳朵还在不停扇动告示着她很不高兴。


“晴明老师你说妖狐同学不好吗?”


听到山兔的问话,安倍晴明先是一愣,快速在脑中回想了下自班同学的合照,从中找出容貌出众的少年提到前面。少年一头柔顺白发,姣好的脸盘,精致的五官,狭长的狐眼总是弯弯眯起嘴角挂着笑容,透着股邪气却很是吸引小女生。硬要说些少年不符合学生身份的地方,那就是少年头上的白色狐耳以及屁股后那条蓬松的尾巴尖搀着魅惑紫色的狐尾。可阴阳师学院出了名的奇葩多,更不说平安京分院的这几个寮了,长角的,长三条尾巴的,骑着灯和云来上课的,背着个张牙酒葫芦的。他眼前就有一个,明明是只兔子却骑着一只庞大的青蛙,有时候不想上课了就只让青蛙来。开玩笑当他眼瞎吗?兔子和青蛙那么大的区别他分不出来啊?


“嘛,从外貌上来说,妖狐确实不错”心里闲扯一大堆的安倍晴明嘴上也不忘回应山兔:“他怎么了吗?”


山兔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点着小脑袋:“是吧是吧,晴明老师你也这样觉得吧,虽然妖狐同学很花心,很容易见色思迁,优点没有几个缺点一大堆,除了脸一无是处,但妖狐同学还是很好的”


……山兔同学你的形容并没有让我感到你觉得妖狐同学很好。安倍晴明无言地抵住额头,但不可否认他也很想同意山兔的观点,虽然作为老师很不厚道。


“所以为什么三寮的大天狗拒绝妖狐的告白了呢?”


被山兔一颗炸弹炸懵了的安倍晴明下意识看向对桌,那是大天狗的老师,三寮班主任源博雅的位置。望了空,才想起那群没同事爱的家伙早就逃出去避难了。心里狠狠记了他们一笔,安倍晴明叹了口气:“可能是大天狗同学不喜欢妖狐吧”


山兔眨眨眼,歪头天真无邪:“可是妖狐很好啊,大天狗为什么不喜欢?”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大天狗。虽然很想脱口而出,但在临说出口前深觉不符合一个老师的形象便默默吞回去换了个问题:“妖狐同学现在呢?”


“在教室里十分沮丧,晴明老师你快去看看吧”


……所以说大天狗和妖狐都是男子的前提被你们吃了吗?!


02


“美丽的小姐,你可愿跟小生去个地方?”少年掺着诱惑的声音,红唇轻启眉眼微弯。


被少年拉着手的少女微红着脸:“抱歉妖狐,我刚去过便利店,当然你要是想吃我买了面包可以给你”


少年按下少女拿着面包的手,笑意更深:“小生说的不是便利店”


少女歪着头疑惑:“那是操场?可是快上课了”


少年摇头:“也不是”


少女捂嘴惊讶:“难道你要跟我一起去厕所?可我是去女厕所诶”


少年双眸瞪大愣了愣,末了苦笑,尾巴尖朝下垂着:“莹草姑娘,你就别拿小生开玩笑了”


少女抱着一颗硕大的蒲公英轻笑:“我没有啊”可眼中的笑意还是透露了她。


教室门口,安倍晴明眨眨眼指着少年少女,问向一旁的山兔:“这就是你说的妖狐很沮丧?”


山兔肯定的点点头:“是啊,晴明老师你看妖狐嘴角的弧度低了五度,耳朵都没有竖起来,尾巴尖更是向下垂了五厘米呢!五厘米!”


安倍晴明眯着眼试图找出妖狐的变化,半响后面无表情。这不是找不同而是来找茬好吗?!他班的女同学成天都干些什么啊!


每天都被美色围绕喽,耸肩。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安倍晴明疑惑的回头,只见三寮的大天狗同学瘫着脸走过,目不斜视。


没等大天狗走远,山兔就在其身后狠狠嘬了一口。


安倍晴明皱着眉,敲了敲她的头:“干什么呢,姑娘家家的”


山兔眨着明亮的双眸,带着丝软糯的撒娇:“可是他欺负妖狐嘛”


安倍晴明本就怕班里姑娘们的撒娇和眼泪,尤其是某位平日冷脸怼众人,突然的撒娇和眼泪总会让人格外受用。这不,本来想解释大天狗不喜欢妖狐不是他的错,山兔一卖萌,又想着算了自班的学生他不偏袒谁偏袒?至于刚刚山兔的行为,就算大天狗真的看见了又能怎样,他总不能和一个女生计较吧。而且山兔最多跳个舞鼓励鼓励大家速度加快点,攻击啥的人家大天狗又看不上。


可没等两天,事实证明安倍晴明想错了。


这天他正上着课,一边还琢磨着妖狐那小子逃课又去哪了?不过看在他刚失恋难过的份上还是饶了他这回吧。虽说妖狐到底难不难过安倍晴明还存着保留态度,妖狐到处撩女生的模样让他看不出难过啊!可他要是这么说了,难保班里的女生会做些什么。妖狐那小子虽然成天靠着一张脸欺骗小女生,可偏偏小女生都吃这一套,各各拿他当宝宠着。


刚决定绕妖狐一回的安倍晴明扇了扇手中的蝠扇。他讲的是语文,一身藏青色狩衣,加上手中的蝠扇,还真像古时贵族家的夫子般。


‘砰!’一声,门被粗鲁推开。安倍晴明被打断讲课心情不悦,可看的来人时以顾不上讲课,冲过去就问:“妖狐你怎么了!被谁打了?”


鼻青脸肿的妖狐眼眶乌青,将头扭向一边,闷声闷气:“没什么,就是摔了一下”


孟婆倒吸口气:“你摔跤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捂着脸,怎么可能将脸摔伤啊?再说你摔哪能把眼眶摔青啊,肯定是被打了!”


安倍晴明轻叹口气,嘴角含着一抹笑,声音轻柔:“没事妖狐你实话实说我又不会训你”


妖狐眼睛飘移,语气中带着丝自豪,头颅微扬耳朵颤了颤:“没没什么,就是外寮有人想打咱班女生的注意,我妖狐可是咱一寮的护花使者,就和他们打了一架。别看我挂了彩,但是那些人也没讨到便宜”


安倍晴明微垂下头,一手握住蝠扇敲着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迅速握住妖狐身后暴露主人心态沮丧垂着的尾巴尖,笑容僵硬声音低沉,一字一顿道:“我说了,给我说实话!”


“疼疼疼!晴明老师疼!我说我说!”妖狐整只炸起,抱着自己的尾巴委委屈屈缩到一旁,低声道:“是…是大天狗”


班里一下就炸了,女学生们纷纷挽袖就等安倍晴明一声令下冲到三寮为妖狐挽回公道。不多的男同学也为了即将到来的战争摩拳擦掌。


安倍晴明瞪了众人一眼。一般一直笑着的人突然脸色阴沉总会带给人一种难以明说的压迫感。同学们面面相窥坐回座位。安倍晴明说了声‘自习’就拉着妖狐往办公室走。


蝠扇狠狠敲在桌上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埋头工作的源博雅茫然抬起头,见是安倍晴明双眼一亮,露出讨好的笑容:“晴明你不是在上课吗?怎么出来了”


发现安倍晴明脸色阴沉,源博雅笑意收敛双眸含着怒意:“晴明你生气了?谁顶撞你了!没人伤着你吧?”说着源博雅起身就要上前。


安倍晴明蝠扇抵住源博雅,声音低沉:“少来那套,我来就是要问问你,你班大天狗同学什么毛病?我班妖狐向他告白,他不喜欢不是已经拒绝过了,怎么还打人家一顿啊?我班妖狐又没缠着他”说着,拉拉身旁低垂着头的妖狐。


四寮班主任八百比丘尼走过来看着妖狐的脸,诧异道:“天哪,下这么重的手?晴明老师你没有让他先去医务室治疗?”


闻言安倍晴明蝠扇轻击额头:“我一急把这茬忘了,妖狐你先坐我这,我去把莹草叫来”将妖狐按在坐上,安倍晴明脚步匆忙走出办公室。


这厢源博雅还是一脸不可置信,时不时偷瞄一眼妖狐,嘴里自言自语:“不可能吧?大天狗打妖狐?下得去手?”


03


尽管当事人妖狐说不在意,但在班主任安倍晴明的默许下,一寮和三寮的梁子是结下了。


源博雅教的是数学,在讲台上讲的兴致勃勃,教室里的同学睡觉的睡觉聊天的聊天每一个人搭理。源博雅面对着黑板,食指与拇指间捏着的粉笔在黑板上折成两半。源博雅很生气,但他忍!这是晴明的班级,生气也不能变现出来。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和晴明交谈多了,可别一招打回解放前。


班里的同学也不仅仅是因为源博雅是三寮的班主任而不待见,实在是这个人平常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拐走他们班主任安倍晴明已经妥妥的拉足了仇恨。


……少找理由了,明明是你们不想学数学!


好吧确实是,但数学实在太难了嘛,盗墓小鬼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求抛物线什么的。山兔用力过猛,笔尖戳破了纸张。眨眨眼,果断放弃数学卷,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句话,让自家闺蜜孟婆传给坐在她旁边妖狐。


妖狐收到纸条还有些疑惑,打开上面用黑色签字笔写着一句话,字还挺大:


妖狐你别沮丧嘛,大天狗有什么好的,不就长了双翅膀吗,我给你介绍我堂姐,就在二寮长的很好看哦!


妖狐笑着摇摇头,拿起笔回道:


不用了,谢谢好意。


山兔急了:


妖狐你看看嘛,是不是不相信我堂姐长得好看?我这有照片等等我翻给你看!


小生相信,见到山兔同学就知道你们家的基因肯定很好,只是小生没有因为这个沮丧。


山兔收到妖狐的回信,脸一红偷偷摸看了妖狐一眼,只见其正看着自己,狭长的狐眼暧昧弯起,嘴角勾着一抹淡笑,对她眨了个媚眼。


山兔猛地低下头,盯着纸条半天。默默撕下后面那句话卷起放进铅笔盒里,重新撕了张纸写到:


妖狐你不喜欢兔子吗?那四寮的吸血姬姐姐怎么样?也长着翅膀。


妖狐收到新纸条有些哭笑不得,山兔的好意他心领,可现在他实在没有心情:


山兔同学的好意小生心领了,只是小生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山兔拿到纸条看到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夭寿了!妖狐竟然不撩妹还说要好好学习!是不是大天狗的拒绝对他打击太大了,让他对同龄人有些抗拒?想了想,山兔写道:


那姑获鸟老师呢?她也长着翅膀,虽然不能飞,但是姑获鸟老师很温柔,一定会对妖狐你很好的!


妖狐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只觉得心累,但狐族的本能使他不会对任何女生说重话,所以只好苦笑一声接着回道:


如果这样小生觉得晴明老师更好一点。


山兔看到妖狐的回应先是不可置信的猛眨眼,确定这句话不是她的幻觉后陷入沉思。妖狐见她久久没有将纸条传过来觉得这件事到此为止,便松了口气决定美美睡一觉,就感到大地一阵颤抖,睁开眼就见山兔小巧精致的脸蛋,双眼眨巴眨巴含着泪光,握着他的手大声道:“虽然很舍不得晴明老师,但妖狐同学你喜欢,而且能让你振作起来的话,我支持晴明老师和妖狐同学在一起!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全班寂静,全部人都在默默消耗着这颗炸弹。


雪女寒气森森地盯着妖狐。虽然她也很喜欢妖狐,但是在涉及到安倍晴明的问题上,她只有一句话,去他的妖狐!晴明老师是我的!


黑板擦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做题做上瘾的判官差点脱口而出已知抛物线焦点,求抛物线方程。


黑色炮弹准确砸中山兔的脑袋,山兔轻呼一声,两只小短手捂住脑袋。罪魁祸首源博雅阴沉着脸快走走到两人面前。上课不准私自下座位,上课不准交头接耳等等话语汇成一句话:“晴明是我的!”妈的,全世界都在跟我抢老婆!


妖狐快步挡住山兔,折扇缓缓开启,眼神阴冷。源博雅不甘示弱,眼神冷厉,双手攥起。


见势不妙,童女立即去三寮将正在上课的安倍晴明拉来。


“你们在干什么!”安倍晴明左脚刚迈进教室就大声道。


源博雅气势一弱,颠颠跑到安倍晴明身旁左绕绕右绕绕:“晴明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我们班的学生不听话?我回去就教训他们,你消消气”


安倍晴明握着源博雅的手,笑得和颜悦色:“我没生气!你在我班跟我的学生闹什么别扭了吗?”


“晴明疼疼!”手被大力攥住,源博雅下意识喊道,被安倍晴明瞥了眼,抿抿唇咬牙忍下来。


见源博雅隐忍的模样,安倍晴明心软了,松了劲轻揉着源博雅的手:“你这么大的人了,跟小孩子闹什么?”


源博雅孩子气的傻笑,手指趁机与安倍晴明十指相握:“因为晴明是我的嘛”暗地里向妖狐递了个挑衅的眼神。


气的妖狐尾巴又炸了,蓬松的尾巴不满地左甩甩右甩甩。被雪女一个雪球冻成冰尾巴。妖狐当即拖着变成冰球的尾巴满教室跑。安倍晴明哭笑不得的用蝠扇敲敲雪女的头。雪女俯下身扒着安倍晴明的肩膀蹭着其侧脸。然后被源博雅的手挡开,怒气满满在一旁抱臂盯着源博雅生闷气。


凤凰火摇摇头轻笑一声,手中出现一团火招呼着妖狐:“狐崽来”


毛绒尾巴上还挂着未融化的冰渣和水滴,妖狐却毫不在意的搂着,这可是小生撩妹的宝贝!


说起来雪女和凤凰火可是一寮的两大法宝。夏天对雪女说一句‘晴明老师和源博雅老师跑了!’保准一整天透心凉。冬天由女生对凤凰火撒一声娇,一天都暖烘烘的。


04


安倍晴明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都第几次上半截课被人拖出去了?再这样下去年终奖就拿不到了!是时候和妖狐谈谈了。


“妖狐,坐”安倍晴明笑着指指身前的座位。他特地挑了办公室其他老师都不在的时间叫妖狐过来谈心。


“老师想问你,你真的喜欢大天狗吗?”


妖狐身后甩着地尾巴一僵,直直垂下,耳朵耷拉着:“晴明老师为什么这样问?”


“你要是喜欢大天狗的话,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其他女生呢?”


妖狐耳朵竖了竖,手中折扇摆了摆:“那什么,小生也不是喜欢她们,只是下意识上去搭了几句话”


安倍晴明在心里默默记下一句,嘴欠。


“而且虽然有些幼稚,但是小生会有点想欺负喜欢的人,所以每次见大天狗总会想法拽下几根羽毛”


安倍晴明默默加上一句,手欠。


妖狐突然握住双爪:“晴明老师你放心!小生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怎么处理?”


闻言妖狐耳朵再次耷拉下来,声音有些沮丧:“再告白一次,如果不行的话也只有放弃了不是”


办公室门外,本应该在上课的源博雅看了眼面前之人:“听到了?怎么办你自己决定吧”


大天狗垂眸,双拳紧握,不知在想些什么。


阴阳师学院历来致力于与其他学院不一样,所以在冬季运动会是在元旦前开的。开完运动会直接放元旦。并且运动会的项目都是男女混合比赛。


今年运动会,一寮定了个与众不同的目标,那就是搞死三寮!即使拿第四也得让三寮成绩失效!


先进行的是八百米男女混合赛跑,一寮派出的是山兔,三寮是大天狗。山兔摩拳擦掌,将厚重的棉衣脱下轻装上阵丝毫不畏冷。


安倍晴明皱眉,正想说什么,凤凰火在其耳边说了一句话:“放心,我在山兔身上放了一缕子火,没什么速度加成也就是保暖,不犯规”


山兔瞥了眼身旁的大天狗,冷哼一声。长翅膀怎样,飞得快又怎样,在地上谁还能跑的比兔子快?而且她的计划……


山兔又隔着大天狗看了看三号道上的自家堂姐,二寮山兔点点头。


哨声一响,两只兔子身下的青蛙同时跳起快速冲出去,遥遥领先。


广播站的山童兴奋的声音响起:“现在赛场上是一寮的山兔和二寮的山兔遥遥领先,接下来难不成是姐妹俩的比赛了吗?啊等等!就在说话间,三寮的大天狗赶了上来!他身后的翅膀虽然增加了风阻,但是他却步步紧追,超过了!大天狗超过二寮的山兔了!正在和一寮的山兔争第一!不过现在才刚刚结束第一圈,不知领先的两人还有没有余力在最后加速!一寮的山兔速度慢下来了…等等,二寮的山兔开始加速了!在还有半圈的情况下加速了!啊不好!一寮的山兔摔倒了!并且绊倒了二道的大天狗…二寮的山兔迅速超过两人占据第一,四寮的吸血姬占据第二,啊不第一!超过二寮山兔了!冲线了!吸血姬第一,二寮山兔第二,一寮山兔第三,大天狗第四!啊…大天狗同学看起来脸色不好的样子”


一旁的食发鬼声音淡然:“可能是觉得要没有山兔绊倒他第一应该是他的,呵哪来的自信,初始数据在那放着呢,还不如感谢感谢山兔同学给了他一个失败的好理由”


山童连忙关闭音麦:“食发鬼你都说了些什么啊!”


食发鬼半躺在躺椅上,悠然的磨着手指甲,轻吹碎渣:“我说的是实话啊”


“可你干什么针对大天狗啊!他是风纪委员咱广播部得罪不起啊!”


“谁让他惹晴明不高兴了”虽然食发鬼是四寮的学生,但因与安倍晴明家挨得近,两家老人也都认识,所以总是偏向安倍晴明。然后食发鬼看了看音麦,食指指了指:“还有,我这个音麦没关”


山童一呆,再看果然大天狗脸色越发阴沉,双眸紧盯着这边,其他学生还知道收敛只是偷笑,一寮的学生就是旁若无人的大笑了。


一寮笑得最大声的是孟婆。孟婆声音本就清脆,大天狗听到看过来时,妖狐正尴尬的拽着她袖子示意别笑了,转头就与大天狗对视,一愣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谁知大天狗哼了一声转头回到三寮。


妖狐笑容一僵,情绪低落。孟婆也不笑了,满眼同情拍拍妖狐的肩。


安倍晴明看了眼妖狐,又看了眼大天狗。源博雅远远地对着他笑。二寮班主任神乐身材娇小,在一群学生中十分不显眼,她穿过人群坐到安倍晴明身边:“晴明,还是按照计划进行吗?”


安倍晴明回以一笑:“既然我班的学生这么想出口气,就这样吧”


跳高比赛,一寮派出的是凤凰火,二寮派出的清姬,三寮派出的青行灯,四寮派出的是首无。


第一个出场的是青行灯,青行灯动作轻盈挑起。凤凰火一声轻笑,飘带微微一甩,青行灯的灯被击中缓缓向前飘去。接住空中的青行灯浮空。


“……”青行灯。哪里不对劲?


“……”三寮的学生


“……”食发鬼轻笑,不愧是晴明想出的主意


“……啊,很遗憾,三寮的青行灯作弊,成绩失效!”


提前下场的青行灯还在疑惑,她明明将灯停好了啊?


下一个出场的是青姬,蛇尾撑着身躯轻而易举越过高杆,带身体着地后,蛇尾尖一挑过了杆。


首无将头高高抛出,身躯从杆下过去然后接住头。


看台上的老师默默看向四寮班主任八百比丘尼。八百比丘尼眨眨眼耸肩:“并没有说这样不行不是吗?”


难道这不是默认的吗?!诶等等,干嘛理会人类默认的呢?


然后众人稀里糊涂的认定首无的成绩有效。安倍晴明淡笑,八百比丘尼眨眨眼回笑。


最后跳高成绩第一的是四寮首无,第二是二寮清姬,第三是一寮凤凰火,因三寮青行灯作弊行为在这一项三寮没有成绩。


接下来几项一寮的学生充分发挥了耍宝的本领,不拿第一也绝对要拉三寮下水!


三寮的学生当然发觉了一寮针对自班的行为,都看着自家班主任希望其讨回公道。可惜被美色糊住眼的班主任只是说了一句:“啊,一寮针对我们?怎么可能,你们自己实力不济拿别人当什么借口?”


气愤的三寮众人又看向大天狗。说到底这个人才是罪魁祸首!求你快和一寮妖狐在一起吧!明明每天下课都偷看人家来着,人家告白了又拒绝,什么毛病!


最后冬季运动会以二寮第一,四寮第二,一寮第三,三寮第四圆满落幕。


……什么圆满!前几届我们三寮都是第一好吗?!


05


元旦放假第一天,一寮和三寮的学生意外见了面。运动会上还战火滔天猛一下让两拨人和平共处吃个饭还真有些不习惯。


但奈何自班班主任和对班班主任是恋人关系,请吃饭一起请也无可厚非,毕竟两人都带两个班的课。


酒足饭饱,众人又赶往KTV。好在平安京分院的分班制度,两个班的学生加起来才顶人类班级的一个班,所以一个总统包刚刚好装得下。


几个人在前面鬼哭狼嚎,剩下的人分拨窝在后面玩国王游戏。


安倍晴明,源博雅,山兔,大天狗,妖狐,孟婆六人一组。


留了几轮后明显玩嗨了,要求也古怪了起来。


孟婆摔下手中的鬼牌,笑的得意:“牙牙,这轮我是国王!三号走出门等十秒,与回来见得第一个人亲吻五秒!”


大天狗脸色古怪,扔下手中的红桃三。孟婆笑容一僵,偷看妖狐的脸色。


妖狐正琢磨着待会怎么走到门口不会觉得刻意,就被大力拉起。茫然地看着大天狗,大天狗拉着他走到门口,看了他一眼道:“等十秒”


凤凰火在旁边也听到了命令,见此一笑,开始倒计时:“十,九,八…”


其他人有不明就里的,有知道原因的,也跟着一起起哄倒计时:“三,二,一!”


包厢的门打开,大天狗走进来,双眸中刻着妖狐的身影。将人拉入怀中,双唇对双唇。


“……卧槽!啊啊!”众人寂静了几秒,集体尖叫。


尖叫声中只听山兔喊着:“五秒了!超过五秒了!快放开妖狐!”


大天狗充耳未闻,搂住怀里的人越吻越深,舌头撬开其唇齿肆意在口腔扫荡。


额头抵着妖狐的额头:“虽然准备运动会拿第一后拿着金牌向你告白,可惜我输了,不过我等不及了”


听此妖狐眼神游离。他总不能说都是因为他们班同学算计的结果吧?


大天狗吻着妖狐的额头,眼睛,鼻梁一路向下又是一个深吻,声音带着丝诱惑:“说你爱我好不好?”


虽然到处勾搭小姑娘却从没有实践行为的妖狐被吻得晕乎乎,下意识道:“我爱你”


耳边传来轻笑,唇再次被含住。


“我也爱你”


 


01


大天狗今天很高兴。因为自己喜欢的人向他告白了。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眼前人笑的真挚温柔,耳朵微微抖动,尾巴紧张的僵着。


突如其来的惊喜砸的大天狗有些晕乎,张口就想答应。可就在开口的一瞬间听到班里其他女生低声交谈。


“妖狐桑大冒险又输了吧?真是的明明运气不好还总是玩”女生话语虽然在抱怨却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


大天狗一僵。之前妖狐向他班鲤鱼精告白也是因为大冒险输了,当时他不知道是假的还难过了好几天。


确实按照妖狐以往的行为,向男生告白什么的肯定是大冒险输了。想到这里,大天狗激动的心情被泼了一份冷水,还带着冰渣。脸色猛地阴沉下来:“抱歉,我不喜欢你”


说完就绕过妖狐走远。是时候给他一个教训,并不是每个人的真心都可以被玩弄,虽然妖狐并不知道大天狗真心喜欢他。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妖狐的呢?大天狗记不太清了,只是隐约记得刚入学那学期他与妖狐一个班级,他不喜欢搭理别人总是一个人趴在桌上睡觉,双翅遮着阳光也遮住他人的打量。


“吶吶,听说大天狗同学是天狗家族下一任接班人诶”


“又高又帅而且还很酷!如果能是我男友的话该多好!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女生”


“你又来了,怎么想都不会是你的好吗?”


“想想又不会怎样,人家又听不见”


女生清脆的笑声响起。大天狗将翅膀更加拢了拢。又来了,这些人类可笑的妄想,还有妖怪的耳力可比你们人类好得多,你们的笑声真刺耳!


阴阳师学院有个传统,新生刚刚入学的第一个学期,是人类与妖怪混合上课。


“几位漂亮的小姐再聊什么开心的事情?能让小生也听听吗?”带着笑意的男声。大天狗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和他一样是个妖怪,名字时妖狐,浅显易懂。


妖狐与他不同,凭着狐族与生俱来的魅力,没有几天就和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


可是和他大天狗有什么关系呢?翅膀下,大天狗将头扭了个边,找寻着舒服的姿势。


“啊是妖狐同学啊!”女生声音中明显带着爱慕:“我们刚刚在说大天狗同学啦,大天狗同学很帅不是吗?”


“诶呀小生好伤心,漂亮小姐们竟然在小生面前说别人找的帅,小生好伤心”


“啊啊当然大天狗同学没有妖狐同学帅!”


“真的吗?”


“真的真的!”


“小生好高兴”


大天狗眉头一皱。虽说他不喜欢被人到处议论外貌,但是人家都这样说了还是会在意的。偷偷抬起一边的翅膀,从隙缝偷看那边。


三个女生中间的白发狐耳少年在阳光下笑得迷人,使人不由也想跟着笑。感到嘴角有勾起痕迹的大天狗一慌,连忙打算放下翅膀,谁知像是感觉到什么般,妖狐突然将视线转过来与大天狗对视,对其露出招牌笑容。大天狗猛地转头,双翅搂紧,心扑通扑通直跳。


“嘘,声音小点,大天狗好像要睡了,咱们去那边说吧”


耳边没了妖狐的声音,大天狗突然觉得心底空唠唠的。不受控制般将翅膀再次抬起一点,却没有看到那抹身影。将翅膀放下,大天狗也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有些失落。


接下来就更中了邪般,不管上课下课大天狗总是不由寻找那抹身影。会装作看窗外天空的模样,实际上偷看与其他人聊天的妖狐。妖狐笑,他不由自主跟着勾起嘴角。又想起妖狐笑是因为别人,猛地就皱起眉。


班里其他的学生都发现了大天狗的变化,以往下了课就趴桌上睡觉的某人却一直清醒着,看着外面的天空一会笑一会皱眉,情绪变化快速。


“不会见了鬼吧?”


“可是大天狗同学是妖怪,见了鬼也没什么吧?”


“也是,那就是鬼跟他说了什么?”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大天狗嗤笑一声,心中默默道,没遇见鬼,就是遇见了一只招蜂惹蝶的花心狐狸。


大天狗自身也觉得妖狐对他影响太大,这样下去不好决定疏远时,现实给了他一击。第一学期完后就要分班。


妖怪都会去平安京分院,但是班级不定。妖狐去了一寮,他去了三寮。


02


没了以往下意识去寻找的身影,大天狗情绪更加不稳定了。经常会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妖狐和某个女生交往,结婚,共度一生。每每想到这些,大天狗都会大汗淋漓地从噩梦中醒来。他不能接受,他得想个办法和妖狐熟悉起来。


所以当世交好友兼乐友兼班主任的源博雅向他说喜欢上一寮班主任安倍晴明时,大天狗一愣,慢慢浮现出一个笑容:“喜欢就去追”


源博雅没有理解好友笑容后的深意,只以为好友是在支持他。有了好友的支持,源博雅更加有信心囊足了劲追,在自家妹妹神乐的帮持下,半年后源博雅抱得老婆归。


大天狗得知这个消息后,建议好友请客,将一寮和三寮的学生聚在一起,既能宣誓主权,又能使两个班友好相处,毕竟是一对恋人教的两个班。


宣誓主权深深打动了源博雅,当即和安倍晴明商量了下,将请客的时间定下。


来到饭店,果然妖狐两旁已经坐了女生。不过没关系,妖狐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大天狗也懂得。趁妖狐与另一个女生交谈的时候,和颜悦色的与另一个女生说能否换个座位。女生红着脸点头,大天狗满意地在妖狐身旁坐下。等妖狐反应过来时木已成舟,愣愣地看着大天狗,然后笑着与其打招呼。大天狗冷着脸点点头,实际上他紧张的不得了,想笑着回应但嘴角僵硬的勾不起来,即使勾起来了也怕吓到妖狐。


妖狐又接着跟另一旁的女生交谈起来,大天狗得以机会贪婪地看着妖狐的笑颜。分班后他只能在下课时候到走廊闲逛祈祷自己足够幸运可以看到妖狐。有时看到一眼就足以大天狗高兴一整天。现在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看着他,但是还不够。看着妖狐与女生交谈越来越开心,大天狗垂眸。不够,必须要将妖狐的视线全部绑在我身上。


“油炸豆腐要吃吗?我来时带了些”大天狗在妖狐喝水的功夫插进话。他来前早已将妖狐可能感兴趣的事物调查了个遍。


果然,妖狐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埋头吃着喜欢的食物,丝毫没注意到大天狗的手正抚着他的脑袋,而且他还无意识的蹭了蹭。


妖狐旁边的女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天狗,大天狗双眸直视,眼中孕育着风暴。


‘他是我的’大天狗对女生开口,没有声音只有口型。


“狐崽你还真是受欢迎啊”女生看了大天狗一眼,对妖狐笑道。


妖狐百忙之中抬起头对女生一笑:“凤凰火你不是早就感受到小生的魅力了?”


女生一笑,端起高脚杯优雅饮尽杯中的酒:“是啊,你的魅力太大可是很容易逼疯人的”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大天狗


妖狐顾着吃没有听见,女生没有在意,毕竟本身就不是说给他听的。


大天狗垂眸。逼疯?可能吧,他现在已经疯了,只要能得到他,再疯一点又如何?


托源博雅的福,大天狗在酒席上遇见妖狐的次数越来越多。平均一星期源博雅就要来一次酒席宣誓主权。也得亏他家有钱供得起他这样折腾。


不知是不是凤凰火在一寮说了些什么,再次吃饭时,妖狐身边只坐着一位女生,另一边的座位没有人坐。大天狗毫不客气的坐在那个空座上。妖狐回头对他一笑,他点点头,将一小袋油炸豆腐递给他。


妖狐身边的女生也不主动跟妖狐搭话,而是跟一边的另一个女生玩闹着。大天狗在无人注意时候的满意点头,很好妖狐的注意力只放在我这里就可以。


也不是没有注意到每次见面妖狐总会盯着他的翅膀发呆,然后偷瞄着他,自以为没被发现偷偷拽下一根羽毛藏起来。每到这时大天狗总会疼的龇牙咧嘴但不吭一声,等妖狐抬头迅速恢复正常。


被自家好友要求坐到他对面的源博雅看着大天狗对他做怪表情还很疑惑。特意让他坐这就是为了对他做鬼脸?幼稚不幼稚。


对着别人都是精明无比,对着自己确实傻得要命。再次趁妖狐吃油炸豆腐没注意的时候,大天狗抚上他的头轻揉。不过这也算是我对他来说是特殊的吧。


那么,接下来的一步棋该怎么走呢?


03


当妖狐向他告白时,惊喜之余大天狗也有想到是不是妖狐发现他的计划了。然后又想到更好地理由解释妖狐反常的行为后。大天狗决定将计划加快。


又想起当他拒绝时妖狐一瞬间悲伤的表情不像是做戏,大天狗坐立难安。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一个箭步就冲出教室门,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早就飞过去了。


妖狐还是与女生笑谈着。虽然耳朵耷拉着,尾巴比以往更向下垂了五厘米,嘴角弧度少了五度,脸上的妆淡了些,眼线是重新画的与之前淡了一个色号,说话时不由耸耸鼻子眼眶有些红,可能之前掉了点眼泪。


能看出妖狐是真的难过,但被拒绝后立刻撩女生的行为还是让大天狗冷哼一声走过。


回到班后越想越憋屈,憋屈了一天后,许是思念成疾苦而不得,大天狗产生了一种极端的想法。是不是没了那张脸,其他人就不会去缠着妖狐,是不是妖狐就可以只对着我笑,只属于我?


产生了这种幼稚想法的大天狗大课间在操场上逮住了妖狐,二话不说上前就打,招招对脸,当然在下手时怕妖狐疼不由降低了力道,不然就不是鼻青脸肿这么简单了。


本来妖狐是以防御为主,后来被打的脾气上来了,风刃不要命般一道道袭来,招招暴击。


最后以大天狗不舍而告终,看了眼鼻青脸肿的妖狐,大天狗恨不得打死自己,刚走出一步想道歉看看妖狐有没有事,妖狐就是警惕地往后一移,看着他伸在半空中的手,盯了会见其没有再打的意思转身就跑,贼快。


大天狗手还停在半空中,看着妖狐跑远良久愤恨的放下手甩了自己一个巴掌,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蹲下。他都干了些什么事啊!好不容易才让妖狐与自己亲近了许多,这下别说亲近了,妖狐都开始警惕他了!


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直到源博雅拽着他到办公室门口听到妖狐和安倍晴明的对话。大天狗双眼一亮。没关系,他还有机会!


冬季运动会,从山兔绊倒他开始,大天狗就知晓了一寮的目的,但他没说什么,甚至十分配合。如果能让妖狐因此对他态度松动,什么都好说。


山兔绊倒大天狗后还很疑惑。她都做好大天狗一起身就让青蛙先生压上去的准备,谁知道大天狗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跟睡着了一样。


果然,妖狐有些过意不去。在其对他笑时,他猛地扭过头,同手同脚的坐回班里。


“大天狗你没事吧?脸很红啊”下一项比赛要出场的青行灯疑惑的看着他。


大天狗摇摇头,曲起一条腿挡住某个部位。许久没见妖狐的笑容,反应有些大了。


见一寮派出的是凤凰火,大天狗转念一想就知道一寮的计划。


“喂,青行灯,记得把你的灯停远点,省的你下意识跳上去,那可就算作弊了”大天狗对即将上场的青行灯道。他相信青行灯对自家灯的掌控力,但这回并不需要这种掌控力。大天狗在下一个暗示。


“我知道,我会停在选手区”果然,上钩了。


接下来的发展皆在大天狗掌握中,一寮有什么计划他都会暗中帮一吧。当然三寮的人又不是傻子都会发现一寮的目的,但有源博雅在那压着,他的目的就可以实现了。


04


元旦放假第一天,我早就查清妖狐周围的人都喜欢什么。于是定过KTV包间后特别吩咐在包间里放上几副牌。


山兔喜欢国王游戏。


山兔一进房间就发现放在桌上显眼位置的扑克牌,眨着眼兴奋道:“我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孟婆不喜欢人太多。


孟婆看了看桌上其他的扑克牌:“反正扑克牌这么多,分组玩吧”


山兔喜欢双数,喜欢跟妖狐和安倍晴明挨着。


山兔数了数人数,除了几个选择唱歌的,剩下的人正好可以平分:“那就六个人一组吧,我要跟晴明老师妖狐孟婆一组!”


源博雅一定会和安倍晴明一组,然后为了更好的利益会拉上我做辅助。


源博雅拉着安倍晴明的手:“那我也跟你们一组吧,还差一个正好大天狗你吧”源博雅说着对我做了个手势。


一切准备就绪,棋子就位。


第一轮国王是山兔,因为是第一轮玩不开,便只是说一号抱着四号做蹲起唱征服。


源博雅对着我使了个眼色。


我会意将我的红桃A从桌下与源博雅交换。KTV昏暗的光和吵闹的人群正好为我们做了掩护。


看着源博雅抱着安倍晴明做蹲起,嘴里还唱着没调的征服笑地开心。我瞥了眼妖狐,妖狐正跑神看着电视上的MV,双眼明亮。


第二轮国王是安倍晴明,他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点点头,手在脸上先是挠了一下,又是挠了三下。


“一号公主抱三号,在包厢里绕一圈吧”


果然和安倍晴明的默契不够,一号是妖狐,三号是我。不过也好,反正是和妖狐。


妖狐尴尬地挠挠脸,我抿唇:“那我们换下号?”


妖狐反应快速摇头,一把将我抱起绕着包厢走了一圈。


第三轮是我,源博雅食指在沙发上先是敲了四下,然后敲了两下,双手十指交握。


“四号和二号嘴对嘴十秒”


安倍晴明白了我一眼,被源博雅一把搂住接吻。我看了眼双眸发亮,兴奋数数的山兔和孟婆。


山兔和孟婆喜欢刺激。


暗示已下,接下来就是明示让其生根发芽。


孟婆和山兔两旁放了很多饮料,不管是那个人先去上厕所,都会‘恰好’听见有人说玩国王游戏可以让一个人先出门待几秒或几分,然后对回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做些什么。


新一轮抽到红桃三后,我和源博雅的聊天多次提到三。


“牙牙,这轮我是国王!三号走出门等十秒,与回来见得第一个人亲吻五秒!”孟婆高兴的甩出鬼牌。


最后一步棋已下。


我扔出红桃三,拉起妖狐走到门口,对他道:“等十秒”


门外我听着里面的倒计时,对着门上的玻璃弯起嘴角。终于……


吻住妖狐后,渴望已久的触感让我放不开手。山兔的喊声我听到了,但是这么吵闹又有谁分得清我是否听得见?舌头肆意在妖狐的口腔中舔舐,感受到身体某个部分有了反应才不舍的松开。


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虽然准备运动会拿第一后拿着金牌向你告白,可惜我输了,不过我等不及了”


这话当然是假的,我早就知道三寮不可能拿第一。看着怀中妖狐眼神游离,有些惭愧的模样。我从他额头一路向下含住其唇,故意带着丝诱惑,我知道妖狐最受不了我这样说话:“说你爱我好不好?”


果然妖狐晕乎乎地,脱口而出:“我爱你”


我轻笑,再次含住他的双唇。


“我也爱你”


将军,你是我的了。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