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铁罐迷妹!!!
正副队女孩永不毕业!!!

你不用等,我一定来(一)

研究生学长本科生学弟设定,徐宏英语系杨锐翻译系。

目前出场杨锐,徐宏,陆琛,罗星,带全员。等以后出场了再打tag

对象你看小甜饼,不哭了啊,怕刀子还看虐,真的是怎么哄才好啊。不哭了不哭了,给你写甜饼饼,乖~抱抱。 @万花谷杂货商 

徐宏第一次见杨锐的时候,他大一,杨锐大四。他是新加入学生会被拉去话剧社做壮丁的小部员,杨锐是舞台上操着纯正英伦腔的男二号。彼时的徐宏只负责舞台道具,并不跟排练。直到分配去制作演出服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演员们。也不过是感慨一句,这英语说的,真6。

他拿着制作了一半的国王权杖,冲陆琛比划着,你看那个戴眼镜的学长,眼睛睁开着没啊?陆琛负责制作演出音频,瞟了一眼徐宏指着的人“你说杨锐学长?你可善良点儿吧,真当谁都跟你那眼睛似的,加了特效啊?”徐宏咧嘴笑出一排白牙,呛他“这叫天生丽质。”给陆琛噎的一个手抖把音频关了,台上正演到一个小高潮,杨锐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的方向,陆琛手忙脚乱的打手势表示抱歉,杨锐笑着点下头示意他没事,然后转过头接着演。

徐宏在灯光的反射下远远的看到杨锐眉目中带着戏里的深沉与内敛,记下一个名字“杨锐”,果真,人如其名。

道具部的老师把杨锐的全部道具都交给了徐宏负责,徐宏想着老师提出的要求,决心先解决杨锐所饰演的那位君主佩戴的的发冠。他扯着一团毛线和铁丝去量头围。杨锐站在半米高的舞台边上,徐宏在台下喊他“学长,我量下头围。这两天要做头冠了。”杨锐低头看到一双润润的大眼睛,略一点头“好啊。”

徐宏刚一伸手,就发觉不太合适,因为舞台的原因,他现在只够得到杨锐的肩膀,他想都没想的来了一句“学长你低下来点儿,我够不到。”杨锐一愣,扬起一个少年气的笑,顺手摘下为了排练戴上的平光镜,弯腰凑近徐宏。

徐宏这才看清那双被眼镜挡住的眉眼。眉骨如刀切一般,眼窝比平常人深得多,自带着一种沉稳儒雅的气质,真真切切望过来的瞳孔,被灯光映出细碎的深琥珀色的光,一眨不眨的,看过来。徐宏听惯了别人夸他眼睛漂亮,却从没认真看过他人的眼睛。杨锐略微上眺的眼角带着光,他望着,便移不开眼。

杨锐凑过来的速度很快,徐宏眨了一下眼反应过来,忙忙的移开眼,目光落在杨锐停在他眼前的,勾起的薄唇上。徐宏一下红了脸,他迅速的用毛线在杨锐头上绕了一圈,掐了个位置,嘟囔着“谢谢学长”,便攥着他的毛线团子跑掉了。

杨锐勾着唇看这位眼睛忽闪忽闪的小学弟,罗星从旁边凑过来用肩膀撞撞他,“怎么着,欺负人小学弟了?”杨锐笑他“去去去,排你的练去。”

徐宏跑回舞台背后的道具室,脑袋里全是杨锐刚刚低头凑近他的镜头回放,一遍一遍,杨锐眼睛里闪烁的细碎的灯光。他低着头脸红的不行,想在偷偷去后台看看杨锐,却又不知道以什么理由,无意识的反复捏着手里的毛线团子。

待到反应过来,才发现把刚刚定的头围点给弄丢了,得,这回倒是有理由了。但是这种弱智理由会被杨锐笑话的吧!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办事能力不行啊!徐宏在脑海里大喊,一步一挪的凑到舞台边上。杨锐正坐在一边对台词,回头看见他,主动招呼他过来。

徐宏不好意思的走过去。“学长,不好意思,我刚刚没定好点,头围又不知道了,能不能再量一下?”杨锐勾着唇角笑地很温柔“没问题。”

 

舞台剧一来二去的熟了,徐宏无聊便坐在场边看杨锐排练,完了跟他商量演出服的细节。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抱着课本听杨锐用咏叹调般的英语念出大段大段华丽的台词。杨锐的嗓音条件极好,叙事时磁性的低音像温润的玉,质问时愤慨的高音像高耸的山,悲伤时带着啜泣的颤音像破碎的泉,回忆时缥缈的喉音像碧宵的云。

彼时徐宏还没有发现自己在语言上的天赋,便已经靠听力,将所有属于杨锐的台词倒背如流。

那天杨锐去买用来做彩绘的上衣,徐宏在台下写着作业等他,却被老师抓上台。

“杨锐还得一阵才能回来,你站这儿帮他顶一下,不用说词,就站着有个人就行,罗星这小子做不了无实物表演。”

对面的罗星笑着“辛苦了,小学弟。”

“学长客气。”

罗星的台词功底不差,张口戏就来了。他略一停,想空出杨锐说词的时间,却听见熟悉的台词——徐宏低着头,用着和杨锐一般无二的声调,缓缓念着杨锐的台词

“Everything you see, exists together, in a delicate balance. As king, you need to understand that balance, and respect all the creatures; from the crawling ant to the leaping antelope.”

话音刚落,响起杨锐的声音“真不错。真的!”

徐宏转头看着杨锐走过来,不好意思的低头“学长。”

杨锐拍拍他的肩膀“你看过剧本?”

“没有,听你排练的多了,记下来的。”

“那你可真够厉害的,大一的学生,靠听力就能记下这家伙长的变态的台词,语音语调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刚刚还以为杨锐二号面试了呢,这家伙,听得我一身鸡皮疙瘩。”罗星竖着大拇指。

“是真的很厉害。”杨锐点头冲他笑。

徐宏咧着嘴笑地像只吃到罐头的猫。

 

十几分钟之后,徐宏拿着杨锐买回来的短袖一脸懵逼的问他“学长你是不是拿错了?这是个女生的码吧?”

杨锐瞅了一眼,没错啊,老师说要紧身的嘛,我试了,这个就是我的码。

徐宏眼角抽了抽,抖开手里的白色短袖,指着标签上的160 “你确定?”

杨锐耸耸肩,拉过徐宏走进男厕,一把掀了身上的卫衣,把短袖套上。无辜的看着徐宏“这下相信了吗?”

徐宏懵懵地看着拉着自己的手,看着一闪而过的腹肌和浅色的皮肤,最后看着杨锐身上异常合身的短袖,抬手捂住眼睛“我信了我信了,你快把衣服换回来吧大哥。”

完犊子,杨锐的腰···太细了,晃在心里出不去了。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