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今晚的夜空,是红色的

真心话太冒险

全员小甜饼,重度ooc,主正副队。送给我最可爱的对象~ @是里昭啊 

对象想看小甜饼怎么办?提笔写啊还能怎么办!

部队里娱乐活动不多,大部分还都是竞技性的,比如顾顺李懂比赛用弹弓打个瓶盖啊,陆琛庄羽比赛侧手翻啊,石头佟莉比赛扛着轮胎往返跑啊,或者杨锐徐宏比赛绕舰跑啊什么的,听起来都很无聊。而且这些活动吧,在顾顺弹弓劲儿使大了崩了会议室的窗户,庄羽沉迷侧手翻断了大家的WiFi逼着所有人做陪练,石头想回头看看佟莉结果被轮胎套住绊倒,徐宏跑在前面故意突然停下来等杨锐撞上去在转身趁机抱人之后,被大家以各种理由禁止了。

这就是为什么难得的休息时间,八条蛟龙围在一起晚真心话大冒险大原因。

八个人石头剪子布太麻烦了,他们从炊事班偷了个酱油瓶,对没错,就是你看到的那个绿色的像是啤酒瓶的东西,你相信我那真的是装酱油的瓶子!至少去偷瓶子的陆琛是这么保证的。

杨锐作为队长,第一个上手转瓶子,瓶口悠悠的转向庄羽。杨锐悠悠的抬眼看一眼看起来有点傻白甜的团宠小羽毛,“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料想队长问不出太劲爆的问题,庄羽脱口而出“真心话。”

杨锐果然没问出什么劲爆的问题,因为他笑了一下,给徐宏使了个眼色。徐宏自然而然的开口接上“真心话啊,那你说说,上次下舰补充给养的时候,你和陆琛请了半下午的假去哪儿了?”

【庄羽脸刷的红了,上次下舰补充给养的时候,杨锐提议大家一起去吃个晚饭,但是陆琛急着回家去看看快两个月没见的狗儿子,庄羽陪他回去了。这倒是没啥好说的,但可巧赶上送陆琛的狗儿子去宠物医院,回来的时候一场雨给两人浇了个透心凉,陆琛当即展开外套套在庄羽头上护住他一路跑回家。进门后庄羽问题不大只湿了膝盖以下的裤子,陆琛却是从头到脚都湿透了。庄羽看着平时皮的不行的陆军医湿漉漉的贴在身上的衣服,看着水从他的下颌角滴下来砸在露出来的锁骨上,看着他笑地暖暖的伸手揉着自己微湿的头发说“还好你没淋湿”,彼时还未互通心意的庄羽,鬼使神差的攀住陆琛的肩去吻他。后来被陆琛按在墙上吻回去最后还吻到了床上就是后话了。他依稀还记得最后他倚在陆琛的肩膀上听陆琛打电话给队长扯谎说家里水管爆了,晚上吃饭就不去了,他得修水管,庄羽在帮他的忙,也请不过去了。】

“我···我”庄羽磕磕巴巴的避重就轻,“我就请假去琛哥家了。”

“去干啥了?”徐宏谆谆诱导

“副队,第二个问题了哈。”陆琛拍拍庄羽后背让他放松,帮他把徐宏的问题挡了回去。眼瞅问不出来了,徐宏耸耸肩。

庄羽转了一把瓶子,瓶口慢悠悠的指向石头。本来蔫巴巴的小羽毛一下有了精神,转过去跟陆琛咬耳朵。石头疑惑着“你不该先问我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吗?”

“没事没事,差别不大。”庄羽嘴快的回复着。杨锐看了眼徐宏,发现他老神在在地笑着,心知肯定是提前给出了什么鬼主意,也不揭穿他,笑吟吟的等着。

果然,庄羽商量之后,转过来对着石头展开一个跟佟莉五分像的笑容“石头你选啥?”

石头被他一笑,放松了警惕“真心话吧。”

“好的,请说一段向你的心上人告白的话。”

“啥?”石头飞快地瞥了一眼佟莉,看她没什么反应赶紧拒绝“胡闹,那我选大冒险。”

“请看着你的心上人并说一段告白的话。”陆琛笑地很狡猾的接上。

石头看看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还带着催促和鼓励。一咬牙,抬头看着明晃晃的灯,开口“我的心上人很特别。她是最坚强的,坚强到忍过了大部分人都无法通过的考验。感谢他的坚强,我得以有幸站在他的身边;她是最强大的,强大到让人忍不住追着她的脚步。感谢她的强大,我因此可以光明正大的追随着她的身影,像任何其他人一样。我的心上人,并不完美。不怎么会保护自己,她不像队长一样各项全能,她刚入蛟龙的时候连毒刺都抗不太动,每次扛着机枪跑障碍之前都要喊一嗓子壮气;她不像副队一样,面面俱到,她傻到可以明知道别人在开玩笑却还是拉高衣服跟人家比肌肉,拦都拦不住;她羡慕顾顺李懂不用跟机枪打交道,但在我看来,她站在机枪旁边,美的精彩而热烈;她不像庄羽陆琛,有特别拿得出手的技能,但对于我来说,她最特别。”

已经被灯光晃得只看得见光源的眼被一只手遮住,佟莉的声音带着笑意轻轻响起“傻不傻啊。”石头懵懵地低下头,佟莉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身边,笑成了他最喜欢的模样。

蒙头蒙脑告白成功的石头开心地转了瓶子,结果手劲大了,瓶子转了快一分钟才停。瓶子停在李懂面前。顾顺嚼着口香糖,吹了声口哨,然后惊天动地的咳嗽。他差点儿把口香糖咽下去。李懂看傻子一样看了眼顾大狙击手,问石头“我可以选大冒险吗?如果你让我他顾顺扔出去或者给他一个过肩摔我会完成的很好。”

石头还在惊喜之中没缓过神来,他感受着跟佟莉靠在一起的胳膊上传来的体温,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凝神对视3分钟,看谁先撑不住吻下去,就是爱的更深的那个人”,于是就直接说了出来“李懂大冒险,和顾顺凝神对视3分钟”。后面那句他没胆子说。

顾顺把口香糖咳了出来,脸色涨红地对石头挑了挑眉“兄弟,上道!大恩不言谢!”

李懂垂着眼想了几秒钟,“OK,那来吧。”

在场的都是自家兄弟姐妹,李懂也没什么可害羞的,转身跟顾顺面对面,杨锐掐表“预备,计时开始。”

顾顺本想着凭自己狙击手训练3天不挪窝的本事应该能成功把李懂看脸红,结果他没想到的是,李懂,学过将近20年的舞蹈。作为一名入伍之前专业的舞蹈演员,李懂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表情能带动观众进入自己的表演。他换上了衣服顾顺完全没料到的,温情如水的表情。顾顺呆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李懂眼睛往下一扫,再迅速抬起眼来,缓慢的眨着眼,唇角换换的勾起,弧度不大,但全是温柔缱绻的意味。顾顺被李懂盯着,想起上次任务结束的时候,他抱着狙击枪靠在充当掩体的破败房屋上,看着李懂继续观察现场,冷不防的问他“李懂,跟我过吧。”

【他也不记得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明明他计划了很久,该如何告白,该选什么样的场景,用什么样的语气,在什么时候停顿再用什么样的表情郑重开始。但那一刻看着夕阳下被拉长身影的李懂,他什么都忘了。七个最简单不过的字,就这么溜出口了。他唯一记得的是李懂当时甚至都没移开眼神,等到确认战场没有危险的可能后,回头看向顾顺。就在浅浅淡淡的夕阳下,李懂飞快的向下看了一眼,继而抬眼,向现在一样,温柔的笑着,看着他,说“好啊。”】

顾顺在2分20秒的时候红着脸捂住李懂的眼睛低下头“认输认输,哥认输了。”李懂在众人的哄笑中拉下顾顺的手,笑容大大地看他。

李懂计算了一下力度和角度,胸有成竹的动手,瓶口精准的面朝徐宏停了下来。徐宏耸耸肩“真心话。”

李懂心平气和“队长在你面前哭过几次?为什么?”

杨锐本来打算看热闹,突然被Cue一脸懵逼,啥啥啥,跟我有啥关系,不是说好了整徐宏吗?

徐宏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沉默半晌,在所有人竖好了耳朵听故事的时候,说“这是两个问题。”

李懂扶额,他怎么就忘记眼前这位是队长宠出来的蛟龙第一皮呢?“那就第二个,为什么队长会在你面前哭?”

杨锐忍不住发声:“为啥你那么确定我会在徐宏面前哭?我看起来像是个哭包吗?”

“因为我看见过。”陆琛开心的举手。

徐宏回忆了一下,杨锐确实在自己面前哭过。不多不少,三次。

【第一次的时候,是在伊维亚,杨锐跟重伤的自己道别,说要去抢黄饼,他牵着自己还能使上劲的那只手,眼泪毫无征兆的掉下来,徐宏看到了不舍和诀别。他用口型告诉杨瑞“放心去,一切有我。”他没说出口的,是“如果你有事,我徐宏拼了这条命,也要带你回家。”

第二次的时候,是徐宏得了PTSD。有一天睡下了,他们谈起蛟龙的任务,徐宏不经意提到其实出现过PTSD的症状。杨锐像只暴怒的狮子压住徐宏去咬他的唇,下巴,喉结,锁骨,徐宏默默抱着他,任由他在自己怀中发泄着。终于杨锐咬到肩膀的时候看见一道狰狞的伤疤,一下卸了力气趴在他胸口。他伸手去揉杨锐的脑袋,却发现这人眼角有泪渗出。

杨锐问他“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不告诉我,徐宏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还想自己抗到什么时候!”徐宏从眼泪后的瞳子里看到担忧,和恐惧。这是一种几乎不会出现在杨锐身上的情绪,徐宏心疼地去吻他的眼睛。他没告诉杨锐的是“我把你放在心里,所以才不想让你心疼。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第三次的时候,他们吵架了。吵得很凶,徐宏吃醋了,杨锐花了两天也没把徐宏哄好,第二天徐宏出门时撂了句“我不过是你的一个副队,石头陆琛他们都能胜任得了,杨锐,你不是非我不可。”

杨锐伸出去拦他的手顿在那里,看着徐宏的衣角从指间擦过,走得毫不留情。其实徐宏出了门就后悔了,但也没回头,想着晚上回来两人都冷静一下再说。结果忙到太晚,回来的时候杨锐已经睡了。徐宏也就洗漱上床了。半夜徐宏觉得怀里空着,伸手一捞杨锐才发现他缩成一团紧贴着墙壁,还微微发着抖。把做噩梦的杨锐喊醒,杨锐倚在他怀里,喘匀了气,说了很多,徐宏只记得杨锐眼角的泪滑下来滴在胳膊上,温热。

杨锐说:“徐宏,我不怕你要走,因为天南地北我追的上你。我有这个自信。但我怕你说我们冷静冷静,我怕你说,你不再需要我了。徐宏,你身上带着我的半条命,你怎么说得出我不是非你不可这种混账话?”

徐宏抬手给自己一巴掌,把杨锐更紧的拥进怀里。】

徐宏看看郁闷的杨锐,表情严肃下来:“为了我。都是为了我。”默了默,温柔的牵住杨锐的手补充“但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评论 ( 38 )
热度 ( 266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