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铁罐迷妹!!!
正副队女孩永不毕业!!!

【宏锐】杨锐感冒的时候,徐宏总觉得生无可恋

【宏锐】杨锐感冒的时候,徐宏总觉得生无可恋

大概就是是一个感冒烧糊涂的队长撒娇且无意识撩人,但是副队顾忌队长身体,一忍再忍的故事。你们相信我杨锐真的不是故意撩的哈哈哈

故事来自和cp的语c对戏,基本没有改动,就是我们的小窗戏转述。

私设如山,严重ooc,正副队已经在一起了。提及琛羽。

杨锐感冒了,不过问题不大,就是低烧。仗着自己身体好,他照常跑步训练工作,连徐宏都没发现。

四五月的天总是多变,一小时前还晴空万里,突然就大雨倾盆。杨锐被大雨困在了健身房,在门口看雨丝一滴两滴三滴无数滴把天地连成片,紧了紧领口,跑了回去。徐宏在宿舍写文件,看见杨锐冲进来吓了一跳。“你掉海里了吗?”杨锐把身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打了个冷颤“外面下雨了。”

“我知道下雨了,但是你为啥要冒着雨跑回来?”徐宏皱着眉看他换衣服。

杨锐笑了笑没说话,换好衣服打着伞又忙去了。路过去医务室时还顺便把找陆琛唠嗑的庄羽拎回工作岗位。

晚上回了宿舍,杨锐开始觉得有些头疼,兀自揉着太阳穴。徐宏关了灯爬上床,摸出床头柜里的薄荷膏,抹了点儿在手上,帮杨锐揉着。“好好的怎么头疼了?”

杨锐不想说话,徐宏的手指温暖有力,舒服的他昏昏欲睡。他拨开徐宏的手,把薄荷膏蹭在徐宏光裸的肩膀上,凑上去闻了闻“恩,这个还是涂在你身上比较好闻。”

徐宏伸手去拦“哎,你小心蹭眼睛里。”

杨锐变本加厉的用额头蹭着徐宏的肩膀,“哎,你说我的脑袋和你的肩膀哪个硬?”

徐宏温柔的用手垫住杨锐的脑袋,声音里藏不住的笑意“行了行了,不早了该睡了,杨锐同志。你今天的抱枕是薄荷味儿的”,说着亲了亲杨锐的眉骨“先睡,明儿要还疼,我去找陆琛给你开点药。”

杨锐把脸枕在徐宏的手里,伸了伸脖子,徐宏会意的吻上去。

第二天杨锐训练的时候一直后脑抽着疼,被陆琛看出来之后强制量了体温。恩,37.9,杨锐甩甩头,正常正常,他用凉水抹把脸又杀回了训练场。陆琛溜达过去的时候杨锐正在跟二队队长两个人比着赛撸铁,陆琛扯着庄羽指指点点“你看队长发烧了还不休息。”杨锐瞥他一眼,“谁跟你说我病了,低烧一会儿就好了。”为了证明自己没问题,他还和二队队长拼了把健身房并漂亮的赢了。陆琛翻了个白眼心想不遵医嘱转身去给徐宏告状了。“副队,队长有点发烧,但是他现在还在训练场跟别人掰扯。”徐宏刚拿着会议材料出门就被陆琛拦住了,他今天实在是忙的抽不开身,想想杨锐昨天说头疼,觉得应该是轻微的感冒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只让杨锐去医务室看看开点儿药。杨锐吃了药之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医务室,陆大夫气的差点儿把这个不遵医嘱的货踹出去。想了想,陆大夫乐呵呵的用信封装了杨锐的药,一盒套套和一小瓶凡士林,再带一张小纸条“副队,听说发烧的时候会有点不一样。”

把信封放在徐宏手里的时候,陆琛背后的小恶魔尾巴晃了晃,让你知道一下不重视医嘱的后果。徐宏看着恶魔小军医嘚瑟地走了,不明所以的把“杨锐的药”放在桌上。

下午徐宏忙完才想起来杨锐还不知道在哪儿。去找的时候正好遇见陆琛。“陆琛,杨锐还在医务室吗?他今天肯定去不了食堂了,我去给他带份粥,你要不要一起?”

陆琛想想扑腾完障碍场又一头扎进射击场最后头疼的站都站不住被自己和庄羽拖回去的队长,叹了口气“副队你还是回宿舍看看吧,队长在训练场拉都拉不回来,最后发高烧了,刚刚架回去的时候都38.8了。”

“他不在医务室?怎么又烧起来了?”徐宏有点儿生气。

“副队,你还不知道队长闲不住嘛。他今天出医务室的时候还说有事儿他自己扛着呢。”路过的庄羽救了被徐宏的大眼睛锁定的陆琛。恩,副队的大眼睛瞪起人好可怕。

徐宏去食堂要了份白粥和小菜,赶回宿舍。

这边杨锐睡了半个小时左右口干舌燥的起来找口水喝,一杯水灌下去才发现桌上放这个信封,心想着这谁的信?难道徐宏回来了?摸了摸额头好像还有点儿烫,杨锐打算钻回去装睡,徐宏应该不舍得把自己叫醒了骂一顿。

于是徐宏一回宿舍就看到杨队长光着上半身拿着水杯楞在原地。“你醒了?药我给你放在桌······杨锐同志,你发着烧是太热了吗光着站这纳凉呢?”,拿起一件衣服扔到杨锐头上“套上!穿好了滚过来吃饭!”

杨锐赶紧把衣服取下来穿上,穿好了还发现徐宏把他的衣服错扔了过来,穿在自己身上大了一圈,也长了一圈。捏着领口纠结要不要脱了换成自己的。

徐宏抬眼看他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别换了,生个病还嫌弃我了,过来吃饭。”杨锐立马放手,乖乖坐桌子前“不嫌弃,我嫌弃自己都不会嫌弃你。”

“看我干吗?吃饭!等我喂你吗!”徐宏没好气的说。

杨锐一句话一个动作,端起粥就往嘴里喂,结果烫了舌头。被烫的赶紧放下粥,看一眼徐宏发现还在生气,咬咬牙,端起粥就要直接灌。徐宏拿勺子把粥碗压下来,板着脸拿勺子搅着“慢点。”杨锐又开始头疼了,他按住发痛的后脑,伸手握住徐宏的手腕。徐宏看看他皱起来的眉头,语气软了下来“你看我守着你也还没顾上吃饭呢,你乖乖吃完了吃药,我再去庄羽他们那儿要点压缩饼干。”       

陆琛推门进来“队长,来量下体温,刚刚忘了。”

杨锐往徐宏背靠了靠“我不量。”他看向徐宏一本正经地说“陆琛的体温计都用酒精泡着,冰的要死。”徐宏把他从背后拽出来按在椅子上,扯开领口就把体温计塞了进去。“噫···冰冰冰!”杨锐夸张地往后躲着。“忍着。”徐宏白他一眼“你的意思陆琛给你捂到39度再量就不冰了呗。”杨锐做出个可怜的表情,徐宏瞪了回去。

陆琛站一边看两人火花噼里啪啦的闪,觉得自己快瞎了,取回体温计就走,留下杨锐和徐宏继续大眼瞪小眼。“唉,陆琛你回来,他多少度啊你还没说呢。”徐宏先反应过来追了出去。杨锐耸耸肩,把桌上的粥端起来两口喝完,捞了件作训服出门给徐宏找吃的去了。

徐宏问完体温和今天晚上的注意事项之后回宿舍,就只看见被锁上的门,再一摸兜,该死的,他没带钥匙。

等杨锐从炊事班要了馒头小菜和罐头回来的时候,徐宏已经在考虑该怎么把杨锐摁死在床垫里了。看见脸色铁青的徐宏,杨锐下意识退了一步,抬腿想跑。杨锐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能跑不能跑,跑了就真的死定了。徐宏板着脸看他防着手里端着的菜,手忙脚乱的摸出钥匙开门。

杨锐把手里的饭菜放在桌上,关上门,乖乖地吃药。看徐宏并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凑过去拽拽徐宏的袖子。徐宏反手捉住他的把他扔在床上,盖好被子,又从上铺拉下杨锐的杯子,给他压好被角。

杨锐裹在被子里抬抬头示意桌上的饭菜“你把饭吃了好不好?”徐宏板着脸不作声。杨锐伸手去拉衣角,因为高烧语气都有些软了“把饭吃了再训我,我都这样了又跑不掉。”徐宏看了眼馒头,转回来继续盯着杨锐。杨锐伸手拉上徐宏,把他拉倒床边,把头埋在徐宏的肚子上。徐宏忍不住出声“……你这是什么睡姿?你好好睡好成吗?”杨锐声音软下来,用头发蹭蹭徐宏的腹肌“我感冒了,让着我一点嘛。就这一次。”徐宏用手指来回拨了拨杨锐的头发,叹了口气“你先躺好,我起来吃饭。”

杨锐闻言却是又紧了紧手臂“你就坐这儿吃。我要不抱着你,总觉着你下一秒要摔门走掉。”

徐宏“那我去拿过来坐在这儿陪你吃?”

杨锐想了想,松了手。徐宏拿着馒头坐到床边,气还没消,把馒头当杨锐似的狠狠咬下去。

-----------------------------------------------开撩预警--------------------------------------------------

杨锐推他“你的菜和罐头没有拿。”看徐宏不动,他继续说“炊事班看我病了还关心你才给我的,他们还嘲笑我起床太急衣服都穿错了。”末了还支起身扯扯自己身上大了一号导致锁骨和半个肩膀都险险露在外面的衣服,结果把衣领扯开左肩直接露出来了。

徐宏板着脸伸手拢好衣服,指尖划过锁骨的时候略停了停,继而把杨锐重新裹进被子里

杨锐懵懵地由着徐宏拢衣服,推着他去拿菜“快去,凉了吃了胃疼的。”

徐宏探身取过菜放在床头,夹了点问杨锐:“你还想吃点吗,刚才饱了没有?”

杨锐扒拉扒拉抱住徐宏继续把头埋腰上,摇来晃去的“不吃,我搞毛了会传染的(队长发烧已经开始有些晕乎了)。我感冒了,你会感冒的”杨锐声音软软的但是很认真的强调

徐宏叹着气把碗放好,推推杨锐“那你进去点,我抱着你躺会儿,我不陪你躺你就不好好躺着吧。”

“你先吃完。”杨锐觉得衣料蹭起来不舒服,动手掀开衣服蹭上了徐宏暖烘烘的皮肤。

徐宏身体不自觉的僵了一下,胡乱塞了两口馒头。含着馒头含混不清地说“你进去点。”

杨锐带着鼻音回他:“不!”他用脸蹭了蹭发现很舒服,朝腹肌上亲了一口。

徐宏手里的馒头被捏变了形“我警告你不许胡来啊,想都别想,还感冒呢。”说罢往里挤了挤。

杨锐倒是真的没想啥,一脸无辜地埋在腹肌上反问“你说什么呢?”但他又不想从暖烘烘的皮肤上挪开,于是努力地往上蹭,想从徐宏领口探出头来。

徐宏赶紧放下手中的吃的“哎,你别,别人感冒了都焉巴巴了,你感冒了怎么没老实一点?”

杨锐蹭了半天没蹭出来,卡在徐宏胸前听见这句话,认真地问他“你希望我蔫巴巴的?”说话时呼吸正好打在徐宏的胸肌上,随着说话时不时还会碰到一点嘴唇。

徐宏的声音有点低沉“你别乱蹭啊我警告你杨锐同志,大不了一起感冒。”然后翻了个很明显的白眼,没好气地说“我不希望你焉巴巴的,但希望你老实一点。”否则我就得冲凉水冷静冷静了。徐宏心想。

杨锐发现自己蹭不出来有点泄气,捂在衣服里一点点的吻着徐宏的心跳,嘴唇贴着心脏的位置小声回应:“我知道错了,真的。看在我感冒的份上原谅我了呗。”

徐宏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粗话【艹】。“……你出来我就原谅你。你退出来好好躺着我就原谅你。”

杨锐听见还有条件,觉得徐宏还没原谅自己,就有点沮丧,心想再服点儿软,结果话到了嘴边就成了“徐宏,我能不能趴在你身上,这样扭着腰,腰不舒服。”为了证明自己腰真的不舒服杨锐还扭了扭腰,从被子底下露出左边的腰窝。

徐宏往下扫了一眼,杨锐的上衣刚刚蹭的时候蹭起来了,美好的腰线大咧咧地露在外面。顿时血气上头,咽了口吐沫一把握住杨锐的手腕低声警告“你别玩火杨锐!”

但其实杨锐真的只是发烧了想撒娇,被徐宏一抓突然就有些委屈。他从衣服里探出头来看徐宏,脸红红的,被蹭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下摆露出一点人鱼线和腹肌,左手连带着袖子一起被徐宏拉在手里,衣服又从肩膀上滑落几厘米。他有些不开心的看着徐宏“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一技直球打的徐宏措手不及,他看着杨锐一副【你要是说不喜欢我就咬死你】的表情,内心哀嚎【这都是什么XX的发展!!!】。把杨锐揽过来顺毛“我喜欢我喜欢。”触到杨锐腰窝的手有些僵硬,手下的肌肤温暖紧致。他低声哄着“但你看,这不是感冒了吗,你就别乱动乱想,好好睡一觉。”

杨锐瞪他“那你还凶我!”徐宏赶紧说我没有凶你,但发着烧的小太爷杨锐完全没在听,任性的自顾自说下去:“徐宏只是喜欢我啊,但是我爱他啊。我就不能趴在我爱的那个人身上吗,我这么抱着真的不舒服。”

徐宏抱着杨锐一脸黑线,什么叫我只是喜欢你,我爱你爱的快忍不住把你就地正法了好吗?别蹭了快蹭到不该蹭的了,再蹭下去我管你有没有感冒先办了你再说。天啊我是不是该下床冲冷水了队长太辣了完全控制不住······

然而,杨锐并不知道徐宏在想什么,他只是觉得很久都没有回应,抬头还看见徐宏一脸僵硬。他委屈落寞地挪开,心想徐宏是真的不喜欢自己了。又看了看徐宏板了一晚上的脸,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徐宏休息了,抱着被子想爬到上铺去睡。

杨锐一动徐宏就神思归位了,一把把杨锐拽回怀里“不给走,去哪儿也不给走。你就老老实实待我怀里睡觉,哪儿都不许瞎跑。”

杨锐头晕的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不开心的撇着嘴“你又不喜欢我,也不让我趴在你身上,我病了还板着脸给我看,我还是自己去睡吧,不打扰徐副队休息了。”

徐宏哭笑不得,刚刚一肚子气都不知道去哪儿了“给趴着给趴着,你病好做什么都行。”

说着搂过杨锐让他舒服的趴在自己身上。

杨锐皱着眉委委屈屈地看着徐宏不说话,拿胳膊撑着不肯压在他身上。

徐宏一把把身上的人压在自己身上“你反正没力气。”

杨锐趴在徐宏身上,撇过头不看他“让我起来,我不喜欢你。”

徐宏笑地很狡猾“不要紧,我喜欢你就可以了,我喜欢队长,我喜欢欣欣,徐宏爱杨锐。”

杨锐抬眼看他“真的?”凑到徐宏脸跟前,认真的盯着“你再说一次,没听清。”

徐宏搂着他温柔地笑“我爱你。”

杨锐烧的不太清楚,反应慢半拍的眨眨眼,突然头一缩,埋在徐宏胸前不动了,把被子扯上来盖住自己。徐宏伸出手环住他,看着露出被子的那只烧红的耳朵,凑上去亲了亲。

杨锐闷在被子里声音超级小:“我感冒了,我还是上去吧,会传染的。”病了之后连呼吸都烫几分,扑在徐宏的脖子上,像他之前捡到的小奶猫,撩人。徐宏搂紧了身上的被子团儿“不可以,就待在这里。”

杨锐身上开始发冷,默默吐槽陆琛的药没啥作用,冷汗已经把衣服沾湿了,贴在身上又冷又粘。他蒙着被子滚到床里边“可是你会被传染的,感冒可难受了,我一个人难受就好了。”

徐宏拿被子把杨锐裹得更紧“但是你不快点儿好我心疼。比感冒难受多了。睡吧,我陪你一起捂汗。”结果一摸,杨锐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不少。“怎么都是汗?起来换一件?”

杨锐摇摇头,安静了两分钟,突然坐起身来一把把衣服脱了然后钻回被子。

徐宏“???你起来把衣服换上!”

杨锐整个裹在被子里,只露着半张脸,声音透过被子传来,带着点委屈的意味“冷。抱着睡好不好,你暖和。”他平时锐利的眉目放松下来,柔软的一塌糊涂,眼圈因为跳着疼已经有点儿泛红,仰着头,要求的理所当然。

徐宏以为他是懒得换,认命地爬起来“我给你找一件干净的衣服。”边起身边说“晚上我抱着你睡,怕你一个人悟不出汗,你不嫌我热就行了。”

杨锐拉住他“不,不换。”

徐宏想着大概是衣服紧了穿着不舒服,哄他“听话,给你找件我的衣服。”

杨锐松开了拉他的手,赌气撑起一点身子,大半个胸膛在空气中露着,身上的皮肤都烧的有点红了“要么就这么睡,要么你下了床就别上来!滚上铺睡去,我以后一个人睡!”

徐宏赶紧坐回床上,想了想伸手脱离自己的上衣递给杨锐“你穿这个行吗,我不去取了。”

杨锐简直要被自己的副队气笑了“我不要!小太爷我今天就觉着不穿睡衣舒服爱咋咋地。嫌弃我你就稀罕谁跟谁睡去!”

徐宏放下衣服“诶好欣欣,我不是怕你着凉吗”

杨锐不理他,他现在又觉得有点发热,侧身把整片脊背贴在墙上“哼!要么关灯睡觉,要么带上你的被子上铺去!”

徐宏把人扣回怀里,摸着背顺毛“我不,我男朋友在这儿,我哪儿都不去。”

杨锐斜他一眼“徐宏我给你5秒钟,五秒钟之后你还不关灯过来睡觉以后就不用过来了。”

“5”

“4”

“3”

“2”

徐宏愣在原地,甚至连圈住杨锐的手都不曾放开。杨锐瞪他“我快数完了!”

徐宏窜出去一把把灯摁灭,钻回被子搂住杨锐,却在杨锐的胸膛贴上来的时候僵住了。该死的至少自己该穿上衣服的,杨锐带着高烧热度的皮肤太温暖,乳首蹭在胸膛上的感觉太鲜明。请问现在去洗冷水澡来得及吗?

杨锐倒是没想那么多,他真的只是发烧了想赖着徐宏。他蹭进徐宏有些僵硬的怀里,皮肤贴着皮肤。他浑身滚烫,而他正好是最合适的凉爽。

就着窝在徐宏怀里的姿势抬起头,烧的滚烫的唇印在熟悉的地方,柔软的声音根本没有半分特种兵的气场,只是情人间最寻常的呢喃抱怨

“我就是想抱着你睡,真是傻子。”

确实是病着,药劲催着杨锐早就困了,他没想等徐宏回应,吻了吻徐宏之后一闭眼,枕在徐宏的颈窝,呼吸很快就变得绵长起来。

徐宏趁着杨锐睡着了温柔的回吻着“队长,明天我要感冒了哦。”

 

 

是的,没有车。因为我和cp太怂了开不起来23333333333333

哪位太太能告诉我怎么写车啊23333333333333333


评论(2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