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锐宏cp30题之【牵手】

私设全员存活,不知道海军的训练模式,放假时间和陆上基地都是我瞎编的,军盲。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伊维尔行动结束之后,庄羽和石头背转移到军区总院进行治疗,徐宏的情况稍微好些,但还是放了近一个月的假,他在医院呆了几天精神养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去罗星和陆琛的病房里串门,关心看望队友并为他们带来皮皮宏的一手消息(其实是杨锐带来的二手消息了)。陆琛和罗星表示很糟心。

罗星:副队你别说了,我现在只想一枪崩了那个滚了我家白菜的猪,你们七个人都看不住一颗白菜,我对你们很失望。(徐宏:不是队友不给力,只是白菜实在是自己跑过去给猪拱的我们拦不住啊。)副队请你闭嘴,谢谢。

陆琛:同样都是胳膊的伤,为啥副队就可以吊着胳膊乱跑,我就得插这么多管子搁这儿躺着?(徐宏:因为我只有胳膊有伤···)

杨锐比他们更糟心:徐宏成天往别的病房乱跑人医生护士都有意见了,说他不遵医嘱,影响伤口恢复。好歹从身上挖了4枚弹壳出来再加上大大小小的骨折,能不能表现的像点病人的样子???正好赶上杨锐休假来探望战友们。他眼瞅着徐宏就差做单手俯卧撑来证明自己除了打着石膏的胳膊以外没有任何问题了,就给徐宏办了手续,领着吊着胳膊的徐宏回了他们的公寓。公寓是他们年前租的,当时杨锐说就他们两人,也不怎么常住就简单租了个一室一厅的,现在看起来倒是正好,带个大大的阳台方便杨锐种种菜,地方也不大,过两天自己归队了徐宏一个人住也不空。杨锐在阳台上给徐宏安新买的躺椅,想着方便徐宏晒晒太阳,正想喊徐宏给递个螺丝刀,突然一回头发现徐宏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翻着自己写完的任务报告。徐宏再正经再能干,到底也是不到30岁的小伙子,跟庄羽陆琛一样爱玩爱闹的,又不跟自己似的有种菜这么老年人的爱好,让他一个人在家窝半个月,确实也不太合适。杨锐叹了口气,想着怎么才能让徐宏既不往医院跑去刺激陆琛罗星,也不会在家里闷得慌。下午,杨锐打声招呼出了门,半晌,揣了个盒子回来了。

杨锐回家的时候徐宏正窝躺椅上晒着太阳琢磨着明天去买几个盆带回部队给杨锐种的上海青换个盆子。眼瞅着能吃了,等过几天石头他们都出院了,就把菜薅了去食堂开个小灶,杨锐之前种的菠菜长得挺好的,再让李懂和顾顺包个菠菜鸡蛋饺子,杨锐也爱吃。正想着,手里就多了个盒子。徐宏睁开眼,“老婆饼?芝麻馅儿的?”

杨锐把下巴垫在他毛茸茸的头顶“尝尝不就知道是什么馅儿的了?”徐宏的头发长得挺快,因为任务紧接着受伤住院,也有阵子没剪了,不想在部队的时候那么毛刺刺的,蹭着很舒服。徐宏晃晃头磨磨杨锐的下巴,打开盒子“你是不是又瘦了,下巴垫的我——我勒个去”老婆饼的盒子里,窝着个软趴趴的毛团子。徐宏刚刚一声喊把小毛团子吵醒了,睁开水汪汪的蓝眼睛,不满地对着这个大眼睛的两脚兽“咪~”了一声。徐宏把盒子举在脸前,跟小毛团子大眼对大眼,有模有样的“咪~”回去。

杨锐就那么把徐宏圈在怀里,看着一大一小两只大眼睛猫咪互相咪来咪去,觉得太阳暖烘烘的,怀里也暖烘烘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

杨锐的本意是买只小奶猫圈住徐宏,这样他就不会天天想着去医院折腾伤员,还特意选了最安静最温柔的小布偶,陪伴型宠物,也不会让徐宏太操心。结果他忽略了徐宏的奶妈程度,等徐宏抱着猫“喵”了十分钟后突然想起来家里没有猫窝猫砂猫粮逗猫棒,立马兴冲冲的要抱着他儿子去大采购。杨锐看着他的便宜儿子趴在他媳妇那只打了石膏的胳膊上,心率都被吓快了几个等级。

接下来的几天,蛟龙队的微信群被徐宏儿子的视频和照片轮番轰炸,徐宏甚至在临沂舰干部群里发了一段他家向荣玩逗猫棒的视频,还问高云和赵海光他家大儿子是不是天下第一可爱,下的杨锐差点儿把手机掉进猫砂里。是的没错,他家猫叫向荣。因为徐宏说媳妇叫欣欣,猫儿子是媳妇带回来的所以叫向荣。杨锐试图抗议但是被镇压了,最后他安慰自己伤者最大。

等杨锐的假期结束回部队之后,徐宏就只给他一个人发向荣的照片和视频了,解救了天天被萌到吐血的蛟龙众人,不过,视频的内容,好像不单单是晒猫了。

第一天,杨锐看见小猫窝在徐宏胸口的被子上,徐宏抱怨被它扰了好梦,杨锐觉得很可爱。猫和人都是。

第二天,小猫蹭在徐宏的枕边,徐宏刚睡醒的语气有点迷糊,软软的跟小猫磨鼻子。杨锐揉了揉自己的鼻尖,笑地很温柔。

第三天,徐宏的被子盖在腰上,向荣在他的腹肌上睡得正香,杨锐的喉结动了动。

第四天,徐宏穿着大短裤光着上身去给向荣倒猫粮,白色的小猫窝在他胸前的手臂上,和小麦色的皮肤形成对比,徐宏的胸肌轮廓看上去都硬朗了些。杨锐掩饰性的摸摸鼻尖,左右看看。

第五天,徐宏跟杨锐视频的时候正在给向荣洗澡。小家伙不那么乖,水溅了徐宏一身,徐宏抹了把脸上的水,嫌弃的解开被打湿的衬衫,露出六块形状分明的腹肌和一点人鱼线。杨锐黑着脸挂了视频

···   ···

第二十天的时候,杨锐请假陪徐宏去医院拆石膏。然后两人回家收拾徐宏的东西。第二天要回部队了,他们把向荣的东西也打包送到了杨锐妈妈家,下次回家之前,猫儿子得跟奶奶一起生活了。杨锐试图抱抱向荣,但是这小子赖在徐宏怀里死活不理他。被儿子嫌弃的爹郁闷的背着东西反省自己是不是错过了儿子的童年。转念一想,明明是这小鬼霸占了自己的爱人,于是怒从心头起,伸手打算把这只臭猫从徐宏身上捞下来。恩,被抓了。抓的可惨了。

回到宿舍后,杨锐坐在徐宏的铺上,看徐宏给他擦手上的猫爪印子。酒精棉球覆上伤口的时候不自觉的吸了口气。徐宏看他一眼,力度放轻了些。“你说你,跟一只猫吃什么醋?”徐宏笑话他。

“谁吃醋了,你前一阵伤的是胳膊咋还养出自恋的毛病了”,杨锐瞪他,没好气地说“我儿子我不能抱啦?都是被你惯得,儿子现在别说让我抱了,爪子都不给摸一下。”

徐宏仔细的清理完伤口,笑地眉眼弯弯,拉住杨锐受伤的那只手,仔细的十指相扣,握好。“那孩儿他爸的手给你摸好不好?想摸多久都行。”

杨锐没有挣扎,但是耳朵不争气的红了。

徐宏拉起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孩儿他爸的胸肌也给你摸好不好~还有腹肌和人鱼线。”

徐宏被枕头糊了一脸,并在归队第一天就被罚了负重15公斤障碍跑。

蛟二蛟三的队员们看着夕阳下奔跑并笑地一脸灿烂的徐宏,感慨蛟一的副队长真真的爱岗敬业,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评论 ( 11 )
热度 ( 68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