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铁罐迷妹!!!
正副队女孩永不毕业!!!

三次何炅蒙着头睡觉,一次撒贝宁陪着他一起【2】

对每个人的性格把握还有偏差,存在ooc,如果碰到你的雷点了,欢迎评论指出。无上升真人。

关于何老师喝醉的设定来自于快本上娜姐的原话。何老师家的冰箱描写来自快本有一期突袭主持人冰箱时何老师家冰箱的照片。并不是我胡写的。如果这也能雷到你那我无话可说。

如果一定要说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倒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王鸥:“第二季吧,我看东方快车谋杀案的那一次觉得这两人的关系近了不是一星半点。你看我手机里还专门有双北的相册,隔着屏幕都能闻到秀恩爱的酸臭味。”

白敬亭:“第一季!双北绝对是第一季就勾搭在一块儿的!这两人换着法儿的让我背锅谁敢说他们不是串通好的!!!”

鬼鬼:“唉,双北?我知道我知道,公主嫁到那一集!!!撒撒一直在各种撩何老师!!!明明那个毛领子我也好想摸一摸,但是我一摸撒撒就瞪我。”

魏大勋:“自从厉害了我的馆里何老师帮着撒老师一起怼我,我就知道,我不再是大本营的亲儿子了。”

潘粤明:“额,反正,我来的时候已经在勾搭一起了啊。”

撒贝宁:“什么叫勾搭,我们那叫激情犯罪!”

何炅:(嫌弃的退了一步)“谁跟你激情犯罪,这次你又是凶手吧!”

众人:“又···恩,这个信息量很大了。”

鬼鬼:“什么什么?白白你们在说什么?”

白敬亭:“就是撒老师把何老师拐上床的意思。”

何炅灌了口冰啤酒,打算降降温,小白你脑子可不可以不要转的这么快!撒贝宁夺下他的杯子,“四十的人了,能不能别喝冰的,胃疼了还得让海东给你买药,心疼一下助理不好么!”(小胖式懵逼:我记得何老师的助理是我才对吧,何老师你不要我了吗???)何炅皮笑肉不笑地接过撒贝宁换给他的常温啤酒,心想随便吧,反正大家又不是不知道,伸手勾了一下撒贝宁的下巴以示回应,顺便忽略了大家嫌弃的表情。

话说,小白是真聪明。虽然时间没猜对,但至少,没错过重要信息。何炅和撒贝宁,是在明侦第二季的庆功宴那天在一起的。

第一季结束后,播出反响相当不错。不知何时,撒贝宁也把称呼从何炅,变成了何老师。几年前一起主持时的满身傲气,逐渐被互相欣赏的笑意包裹住,变成了真心实意的赞许。第一季颁奖典礼上,他出场时,何炅一眼看出了他在假笑,调侃的摸了摸他的下巴,当时心里有微微晃一下,不至于惊起涟漪,却足以让一颗种子生根发芽。他和何炅一起拿到最佳虐狗奖时,撒贝宁看着身边满面笑意的人,心想:何炅这个人,接触起来,真的很舒服。

也说不清是谁先把双北cp放在心上的,反正,心就那么莫名的动了,情就那么莫名的生了,事情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第二季最后一期,何炅对着撒贝宁说:“我把你的飘柔换地方了。”撒贝宁隔着眼镜看他,灯光洒下来,何炅和他眼中的世界都是恋爱的粉紫色。单身了那么久的芳心纵火犯,突然就觉得自己被撩了。于是休息的时候他溜进何炅的休息间,带着玩味的笑容,叫他的那一天角色名。“炅炅,你把我的心换地方了。”

何炅有一瞬间的错愕,转瞬就笑开了,不是公式化的笑容,不是为了让他人舒适而刻意扬起的嘴角。他真真实实的笑着,笑意从眼角溢出来。他站起身,挑衅式的给门落了锁,靠在门上看向撒贝宁“对啊。那撒侦探要不要来找一找?”撒贝宁凑上前去,摆出一本正经的侦探面孔,“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保管好了么?”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那个吻。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像是累计了太久的思念,终于有了目标,倾泻而出;像是黑夜中亮起的灯塔,穿过海上的茫茫大雾;像是日出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任然倔强的悬在天边不肯落下的月亮。撒贝宁找到了那颗被换了地方的心,用一个拥抱把两颗心紧紧压在一起。从唇齿间传过来的温度,交换着几乎同步的心跳。他突然想起一个有些烂俗的词——心心相印。

“拿到了就是你的了。保管好,贵重物品,概不退换。”他从何炅的唇边退开,笑地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看在何炅眼里,要多深情有多深情。

庆功宴上何炅有些喝多了,小胖扶着他有些为难,何老师不常喝醉,但又不是我灌醉的撒老师你瞪着我干嘛。小白乐颠颠地上去敬了杯酒,已经喝高的何炅二话不说接过杯子就灌。看着脸色又黑了点的撒贝宁,黄磊了然的笑了笑“唉,小撒你知道吗,炅炅喝醉了可会折腾人了!喝醉酒之后就抱着别人哭。上次有个局,一朋友喝醉了跟他谈心,他最后跟人两抱头痛哭来着。哈哈哈。”散场的时候,撒贝宁很自然的走过去,从小胖的手中把何炅接了过来,塞进自己的车里,又招呼小胖过来开车:“小胖,你把我们送何老师家就行了。我宾馆的房间今天中午退了,正好这家伙也喝醉了,我在他家将就一晚,顺便照顾他做房租。你就不用管了。”小胖假情假意的挣扎了一下,就开心的照做了。天天跟着何老师,这点儿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喝醉了的何炅并不会逢人就抱着哭,不过喜欢抱着人倒是真的。(小胖:不不不,撒老师,何老师只是喜欢抱着你。)撒贝宁把人放在沙发上,交代他去洗澡,自己去给他准备点醒酒的。无奈冰箱打开里面满满的摆着全是酒,根本找不到醒酒汤的材料。撒贝宁无奈的只能给他冲了杯蜂蜜水,又洗了点儿葡萄。等他弄完了,何炅早已经旋风般的洗了个澡,还穿着浴袍露着大片胸膛从他面前晃晃悠悠地走到床边,把自己砸进被子里,再卷成一只软软的被子卷儿。撒贝宁解了领带过去看他时,人已经被被子埋了起来,只露出一张脸,和一点点湿湿软软的头发。撒贝宁想起那次在酒店看到的仓鼠卷,微笑着揉了两把他的头发,又拍了张照,这才把人喊起来打算给他吹头发。没想到何炅睁开眼迷糊的看了看他,便自己掀开被子伸出两只手,“撒撒~”何炅口中的酒气带着点儿牙膏的薄荷味儿,挺好闻的。撒贝宁看着敞开的浴袍,白净的胸膛和八块形状漂亮的腹肌,觉得酒精终究还是上头了。何炅吻上来的那一刻,他迎上来被酒精烧的红润润的嘴角“要我么,我的何老师?”他听见何炅在唇齿之间发出一个模糊又坚定地单字,伸手探向浴袍的腰带。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

第二天早晨,某人的手机闹铃吵得要死,何老师伸手摸到手机,却发现屏保是自己蜷在被子卷儿里的照片。想了想,他贴近身边还在熟睡的人,鼻尖蹭着鼻尖,拍了张自拍,设成了自己的屏保


评论 ( 19 )
热度 ( 138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