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何炅蒙着头睡觉,一次撒贝宁陪着他一起【1】

睡眠习惯私设,只是自己理解中的双北,ooc属于我,何炅和撒贝宁属于他们自己。请勿上升真人。

如果有雷点欢迎在评论中指出。

并不是所有人睡觉都像个大字一样摊在床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必须跟烙煎饼似的翻来覆去很久才能睡着。每个人都多少有点自己的睡觉习惯。比如说白敬亭喜欢侧向左边睡,比如说吴映洁喜欢睡觉抱着软绵绵的玩偶,比如说王鸥喜欢听听午夜电台,再比如说撒贝宁喜欢拉好窗帘以免清晨的阳光刺了眼。何炅也有个习惯,他喜欢睡觉的时候蒙着头。

倒也不是说真的把头捂在被子里,他喜欢用被子把全身上下包起来,只留一张脸在外面。头旁边的被子堆得很高,不留神看的话,会以为他把头蒙得很严实。早年间工作太忙,总是需要睡宾馆。宾馆里时时有人走动说话,他睡眠又浅,有时遇上隔音不那么好的宾馆真的是片刻都睡不着,只能自认倒霉。刚开始他只是用被子捂住耳朵,盼着能不被吵醒,多睡一会儿。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发展成了用被子把脸围起来。小胖纠正过他无数次,毕竟蒙着头睡有诸多坏处,他总觉得何炅有一天会把自己捂出问题···不过每次他一提这茬何炅就做出一副昨天没睡好我好困的表情跟他说“恩恩,你说得对。我昨天听你的试着没有蒙头,虽然睡得不太好,但我相信你说的肯定没错。”看着他眼下堆积的青色,小胖只能一次又一次心不甘情不愿的闭嘴。算了,让这位空中飞人睡个好觉比啥都重要,没道理人家好不容易有时间躺下睡会儿,自己还非得让人睡不舒服不是。于是乎,何炅蒙头睡觉的毛病,一直没改掉。

撒贝宁第一次发现这事儿是两个人一起去旅行的时候,当时明侦刚录完第一季,两人都有五天左右没通告,一拍即合的决定出去玩一趟。他们在机场遇见了白敬亭,然后毫无畏惧地顶着小白怨念的眼神登机。坐在飞机上时,何炅心疼道:“真是好可怜啊,赶着回去工作还遇上班机延误。”撒贝宁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确实。我们可以给他寄点儿照片明信片啥的回去。”于是,在横店拍戏的小白每天都会收到好几张带着何炅或撒贝宁大笑脸的照片,多是各类小吃,白敬亭冷漠的放下手机,让助理点了份外卖说是想吃夜宵了。两周后,他收到了一个大信封,里面装着20多张明信片和一张小纸条——“好好拍戏,下次一起——爱你的何老师&你爱的撒老师。”白敬亭嫌弃的把明信片塞到了行李箱里。“啧,还是景区门票的附赠明信片,双北简直了,洞庭湖的老麻雀!。”

扯远了,何炅和撒贝宁订的双人间,毕竟这地儿只待一天也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没必要订多好。两人放完行李之后轻车熟路的打车去了一条巷子。毕竟大家都参加工作那么久了,两人加一块不说全国了,大半个中国还是走过几遍的,各地的小吃哪里正宗些也知道一二。正如小白同学内心的吐槽:这两不是旅游来了是解馋来了。吃饱喝足回酒店之后无非就是洗洗睡了的一般流程。只不过撒贝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何炅在刷微博就是了。撒贝宁凑过去瞅了瞅,无非是在回复一些圈内好友的微博和评论。他歪回床上看电视,心想何炅的好人缘真心不是白来的。大约过了半小时,关了电视蹭了何炅的腹肌轮练了十来分钟,捂着酸痛的肚子把自己砸进软绵绵的被子,好奇的看着何炅。“何老师啊,你这网瘾boy也该睡了吧。”何炅笑着瞥他一眼“你别跟鬼鬼瞎学。困了你先睡吧。是不是灯开着睡不着?”“那倒没事,我有这个”撒贝宁指指自己的眼罩,“不过我真的有点好奇,你这天天刷微博,看啥呢?”“也就是些朋友的微博,再就是新兴起的网络红人或者热词之类的。快本的节目性质在那儿摆着,没准哪天热搜上的人就来录节目了,提前看看,不至于到时候尴尬。”何炅耸耸肩,还是关掉灯。“你先睡吧,没道理出来旅游还让你戴个眼罩睡得这么不舒服。”撒贝宁感慨了一句“敬业的网瘾boy”,又叮嘱一句“你也早点儿睡”就痛快地翻了个身梦周公去了。

第二天早晨,撒贝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宾馆的天花板有点儿犯懵,用两分钟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反应过来这是出门旅游来了。伸了个懒腰准备起床,坐起身发现旁边的床上躺着···额···一只仓鼠?

何炅侧躺着,被子把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就露出张脸。白色的被子裹着他的脸,像极了把自己拱在木屑里的仓鼠。别说,有点可爱。撒贝宁想起了昨天说要给小白多发几张照片,便摸出手机拍了这张仓鼠团子。发送之前又想起了不妥,终究还是没有发送,却也没删。想着喊何炅起床去吃早饭,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何炅在录明侦的时候说每天叫醒他的不是闹钟是尿意,就使了坏心眼自顾自的去洗漱。今天何老师会被什么叫醒呢,撒老师乐颠颠地刷着牙。

事实证明,今天早上叫醒何老师的,是撒老师洗漱的声音。


评论 ( 14 )
热度 ( 146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