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今晚的夜空,是红色的

你知道班主任有多无奈吗?(二)

于是这一章是小撒视角下发生的事。有几个梗是和上一章对应的。依旧没有开始写教师梗的小日常···我离小日常萌段子还有多远···

谢谢我写的这么无聊你们还愿意看。给你们比心心!爱你们~

你知道班主任有多无奈么?(二)

撒贝宁是个聪明人,也一向欣赏聪明人。北大的生活注定了他会遇见很多不平凡的人,但最特别的,确实只有何炅一人。他第一次见到何炅的时候,是大一竞选校学生会。他站在台上光芒四射,把下面的部长主席逗得前仰后合,却又不住点头。下台后,听见有人说“这撒贝宁还真是挺棒的。后面的人可怜了,这一对比,想出色,啧啧,难喽。”他是有些小得意的,便停住脚步想看看他后面是哪个可怜的家伙。就这么一顿,他确定,台上的那个人,是注定属于聚光灯的。

何炅那天穿着简单的白T牛仔裤,干干净净,斯文淡雅的书卷气。开口也是温文尔雅的感觉,简单的介绍自己,丝毫不拖泥带水。他完美的接住了刚刚被撒贝宁炒热的场子,控场强大,却又让评委们心甘情愿的静下来,走向他所引导的方向。同样被引导的,还有撒贝宁。

撒贝宁承认,他挺想接近这个温柔却很打眼的男孩子。他很聪明,可能能做个知己也说不定呢。撒贝宁这么想着。

一开始办广播部说来也是有缘。那是个星期三,北京的太阳特别好,撒贝宁窝在树荫下的长椅上想着要参加什么俱乐部。

“炅炅,炅炅,你说今年播音系哪个老师的课好过些啊,选修课的老师我都不怎么认识。”一个甜美的女孩子拉着何炅的书包带,像只跳脱的小兔子。

何炅还是笑着,嘴角扬的比那天竞选时还要高些。“好了,娜娜。你一个播音系的都不认识,我哪里会知道。你先别急,我回去帮你问问汪涵。”

“那就拜托你啦~~~”女孩子开心的拍了拍何炅的肩。

唔,播音系吗?他记得那个汪涵应该是播音系大二的学长,看来何炅好像跟播音系的人走得还蛮近的。

鬼使神差的,撒贝宁在广播部的纳新处填了报名表。

后来他听说何炅去了校电视台,还郁闷了两天。原来想错了啊,虽然都是主持人,可是何炅还是更喜欢电视台而不是广播站啊。

后来他跟何炅因为学生会的工作一起吃过两顿饭。饭桌上听何炅跟别人聊起来,说自己有个妹夫是音乐学院的,叫张杰,唱歌特别好听,还看了何炅录得KTV视频。确实是唱歌很好听啊。想想自己唱歌也不错啊,撒贝宁差点脱口而出:走我们去KTV我给你唱两首。喝了口酒之后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冲动,于是想出了一个既能让何炅听到自己唱歌,又十分自然绝不刻意的主意——他去竞选了文艺部部长。文艺部嘛,肯定出去吃饭的时候会被大家拱着唱唱歌什么的,撒贝宁这么想着。其实他想的倒也没错,大家聚餐的时候他确实被大家起哄唱过好几次歌。只不过那几次,何炅都因为外联社的工作,在和别人吃饭K歌拉赞助,所以撒贝宁唱的歌,他一次都没听到过。

大三的时候,汪涵毕业了。组了好大的局。大家疯玩了一夜。本来何炅是不易喝醉的,可是遇上大四毕业,他人缘又太好,几乎是一个局一个局串着跑。到哪儿不得喝点儿呢,所以那天汪涵的毕业局,是何炅当天跑的第四个局了。毫无疑问的,他喝多了。

开始何炅还挺正常的,酒过三巡,其他人开始疯狂的点歌时,他一反常态的坐在角落,目光放空着。撒贝宁点完歌回来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随便找了个角落一屁股坐了上去,心想着要记得一会儿把自己的歌在顶一遍,结果一回头,看见了一个柔软的过分的何炅。他记得那天何炅穿了件宽大的运动衫和白色的紧腿裤。窝在沙发上,头发乖顺的垂着,刘海碎碎的挡着眼睛。撒贝宁给何炅递了杯茶,何炅却笑着端起酒杯跟他碰了,夸张的仰起头,喝了个干净,笑地眉眼弯弯。撒贝宁一个没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果然,手感很好。何炅的眼睛里有微微的水汽,撒贝宁想起维嘉有一次嘲笑何炅一喝醉就抱着别人哭着谈心,像个小孩子。一个小小的念头滑过,好像灌醉他看看会不会抱着自己哭啊。当然,他把这个念头压下去了。怎么能趁人之危呢,撒贝宁鄙视自己。聊点儿别的吧,别一会儿真把人灌醉了。这么想着,撒贝宁开口:跑了好几场了吧,累不累?

何炅接过他举了半天的那杯水,仔细想了想“累啊。不过汪涵哥那么好的朋友,我舍不得他啊,所以再累,他的局我必须要来的。”

果真是醉了啊,说话都不拐弯了。要是清醒的话,肯定会逞能说自己不累的,没准还会扯什么自己是人参娃娃小太阳啥的。恩,何炅还是直白点儿可爱。

“那我呢,我毕业的局你来不来啊”撒贝宁调笑着,伸手倒酒。

何炅想了很长的时间,大概三十秒,也许一分钟。撒贝宁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没听到还是醉倒睡着了的时候,何炅很认真的看向他,眉眼弯弯,水光盈盈的。

“会啊,不管有什么事我都回去的。我舍不得你。最舍不得你。”

撒贝宁的酒杯就那么撒了,毫不意外的浇在了自己身上。他就那么呆愣地坐在,看着何炅手忙脚乱的抽纸巾给自己擦衣服,看着何炅被地上的酒滑了一下。直到怀里多出了一分重量,才发觉自己紧紧抓着人家给自己擦衣服的手,另一只手还姿势怪异的揽着那人的腰。

撒贝宁猛地灌了两杯酒,然后看着何炅“炅炅,我喝醉了。”

何炅乖顺的点点头。

撒贝宁又说“所以,你也不能再喝了。你要照顾喝醉的我。”

何炅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要自己照顾他,撒贝宁已经头一歪靠在了他的肩上。酒精上头无法思考,何炅小幅度的摇了摇头,调整了一下自己肩膀的位置,伸手揽住撒贝宁的肩,顺便遮住了他的耳朵,免得KTV歌声太吵,影响他休息。

撒贝宁就那么装着醉,伏在何炅肩上,心跳的飞快。


评论 ( 6 )
热度 ( 108 )

© 钢铁侠的咖啡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