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的咖啡机

铁罐迷妹!!!
正副队女孩永不毕业!!!

你知道班主任有多无奈吗?(一)

本来想写个轻松地老师梗小短篇的,写写如果双北是老师的话,会有什么有趣的梗。因为本人是班主任,确实会遇到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所以题目叫“你知道班主任有多无奈吗”,现在看来,应该叫做“你知道不打草稿的话写起来有多刹不住车么?”

我到底啥时候才能写到双北一起教书的可爱小日常啊啊啊啊

私设如山;快乐家族成员提及;人设有可能崩的摧枯拉朽。这都是我的锅,双北那么高的双商所以写的不好的话都是我的错!!!

正文:

何炅硕士毕业之后本来有大把的好工作等着他挑,可他却在横扫了招聘会拿到8个offer之后,回宿舍宣布:我要回H市当老师了。吓得上铺的维嘉手一斜,把养生汤倒了来串门的海涛一身。何炅面不改色的给海涛递毛巾,“哎呀这可怜孩子”,好像刚刚宣布放弃500强高级阿语翻译的不是他本人。维嘉趴下身子,从上铺摸了摸何炅的额头“没烧傻啊这是”,他还想说什么,却突然噤声。看着何炅这么无所谓地笑,他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何爸何妈对儿子放心的紧,从来不曾要求何炅必须回家上班云云,天高海阔随他高兴去闯就是了。那么,能让他抛弃到手的大好前途的,才不是什么教育信仰,只是心病罢了。毕竟,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维嘉这么想着,缩回了身子,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问何炅“去哪所学校?教什么?”何炅揉揉海涛的头发,推着劝了他去洗一洗。然后靠着门抬眼“H市第一中学,教英语”。维嘉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他向来不愿对别人的事发表过多的意见。何况,多年的兄弟,别人不懂,他还能不懂么?

何炅从来随和谦逊,却也从来是心气高的。他认定的事,从来都只有死磕到底的份。那个人进广播部,他就进校电视台;那个人在文艺部干的风生水起,他就在三个月内把外联部经营的声名鹊起;那个人保送研究生,他就以跨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另一所排名不相上下的高校。

这次,那个人愿意回去当老师,他想追去比个高低也是情理之中。

维嘉把枕头垫高一点,想想自己这拜把子兄弟这几年鸡飞狗跳的大学生涯,撇了下嘴。有什么所谓,反正只要何炅不想输,就不会输。反正他有翻盘的资本,啥时候不想干了也有的是大公司要他。当几年老师也好,让学生磨磨这家伙的性子,省的老好的跟个假人似的。反正只要不教我儿子,就让那群小混蛋们好好尝尝这笑面虎一肚子坏水。正想着,枕头旁一黑。何炅阴测测地磨着牙笑“你话可别说绝了,没准哪天你儿子就掉我手里了。看我不整死你娃他爹。”

维嘉这才反应过来,想着何炅吃瘪想得太得意,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作为赔罪,他请何炅撸串。看着刚从招聘会上下来还西装革履的何炅,在大排档温文尔雅地笑着敲诈了他一星期的生活费还顺带拐上了海涛美其名曰:“给涛涛赔罪,谁叫你泼了人家一身汤”,维嘉扯扯自己的T恤,递给他一串刚烤好还冒着油的羊腰子,心想:我就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那天的最后,维嘉记得他们转了三个场子,喝到了凌晨5点,最后溜达到了北大坐在未名湖边等太阳升起来。何炅的西装外套满是酒气,他站起来,一把把外套掼在地上,难得的失态,冲着未名湖大喊“老子是认真的!”维嘉抱着刚买的烤红薯,啃出了一副法国贵妇的姿态,拿兰花指拈起以块儿红薯皮扔到那件皱巴巴的外套上,然后拿何炅还算平整的西装裤擦擦手,然后翻了个白眼。

何炅终于笑地像个二十岁的少年,跳着冲未名湖上露了半张脸的太阳尖叫“我是认真的!!!!!”

那天,接了涛涛的电话赶来阻止何炅和维嘉扰人清梦的宿舍老大汪涵的手机里存着这样一段视频:白衬衣的袖子卷成Polo衫的长度的何炅,迎着晨练大爷大妈们怪异的目光,冲着一颗树用播音腔大声的朗诵着:

خدني بينايديك وديني القمره في السحاب

قلبيبين ايديك عدالك قلبي الف باب

عمريبين ايديك رجعلي العمر فات وراح

نسينيالحزن والجراح وسنين التوهه والعذاب

(最后是一首阿语歌的歌词,大意为:

把我捧在你的手心里,穿过云层送我去明月。

我的心躺在你手心里,陪伴你穿越千重门廊。

我的生命在你手心里,带我回到流逝的过去,

把我带向未知的将来。使我忘记忧愁与创伤,

和失落的过去与痛楚。)



评论(4)

热度(83)